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百零四章 镇场子 二
    “阁下为何不来喝一口共情水,从此往后,你我皆是兄弟!”路胜正色询问道。

    那面具身影缓缓站起身,伸手轻轻取下面具,露出的面孔,居然是一个面容俊秀的白皙男子。

    “本来只是偶然路过这里,没想到,居然遇到这么有趣的言论。”男子双眼里冒着一丝好奇,注视向路胜。

    “能问问你的姓名么?”他轻声道。声音却是如同清泉一般,在洞窟内不断回荡。

    “我叫路胜。阁下是?”路胜神魂的直觉告诉他,眼前此人,实力绝对极端恐怖。

    身为冥罗顶级强者,他有这样的精准感觉,这是身为最强者最基础的自信。

    “我叫红云。”男子微笑回答,“本来是要去远处访友,没想到路过此地,听到阁下这一番颠覆性的强大言论,当真是大开眼界!

    路兄之眼界,见识之宽广,简直让老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红云?”这个名字太过随便了,随便抓来一大把,都有可能是叫这个名字。

    隔壁巢穴里的几头红鹰,远处松林里的红色彩红鸟,或者是更远处巨木顶上的巨松鼠一家,光是路胜知道的,叫红云的,就有四五个之多。

    “路小兄弟见识广博,生而知之,天生不凡,若是有兴,可来我火云宫游访一二。”这男子微笑邀请道,“我红云别的没有,但一口葫芦美酒却是能应有尽有,任君畅饮!”

    “红云兄倒是好性子,随意遇到个谁就可称兄道弟,那岂不是长此以往,你兄弟姐妹怕不是遍布天下了?”路胜却感觉眼前这人有些太过于洒脱了。也不怕别人不怀好意?

    这世界他也有所了解了,虽然不是遍地危险,但也不是什么善地,这种地方可谓是弱肉强食,什么样的环境能生出眼前这种个性之人?

    路胜眯起双目。这等个性,要么是其人太过天真,被人保护得太好,以至于什么时事险恶都不知道。

    要么就是自身太过强大,根本不在乎身旁可能遇到的危险。

    路胜直觉认为是第二种。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红衣看着路胜笔直得毫不掩饰的视线,顿时有些奇怪起来。

    “只是有些好奇。”路胜平静回答。

    “是吗?好奇啊”红云感慨一声,“那时候的我,记得产生第一丝意识,也是因为好奇”

    路胜有些好奇,正要继续追问。

    嘭!!

    忽然一阵剧烈摇晃从洞外传来,仿佛有着什么庞然大物狠狠在撞击外面洞窟地面。

    “不好了不好了!!”几头小妖鸟满面仓皇的冲进洞。“大王!外面有个女妖在叫阵!您快去看看啊!!”

    “女妖?高尼他们呢?”路胜一愣。

    “高尼大人等都被那女妖耍得团团转,根本没办法抓到对方!”一头口齿伶俐的小妖赶紧解释。

    “哦?这倒要去看看。”路胜站起身,他庞大的身躯在洞内只是一个起身,便引发阵阵颤动。

    随着嘭嘭嘭的沉重脚步声,路胜缓缓走出洞外,身后那个红云也跟着一起走了出来。

    白丘洞外的平地上,此时正站着一个身穿白裙,脖子上围着一圈毛茸茸兔毛的漂亮小姑娘。

    她身旁的地上有着好几个巨坑,几头身穿黑色紧身皮甲的巨鸟都被放倒在地,昏迷不醒。

    还有个甚至身上有着一条硕大豁口,鲜血像是小溪,流了一地。

    周围一众巨鸟则纷纷红着眼围着这女孩,似乎随时准备一拥而上,群殴弄死她。

    路胜出来时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哟?终于出来一个主事的了?”女孩一看到路胜,便感觉到完全不同的某种气质。顿时眼前一亮,知道找到正主儿。

    “来者何人?”路胜扫了一眼周围其余巨鸟的伤势,就大概知道眼前这女人处于什么层次。

    “至少是元婴!”他心头瞬间判断出差距。

    元婴和普通修士境界不一样,只有达到这一境界,才能将体内妖气彻底转化质变,成就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能量,那就是婴气。

    婴气比起金丹前的妖力之类,强出不止一筹。

    路胜心头沉吟,他如今只是筑基期顶峰,距离元婴,至少需要跨越整个金丹期才能达到元婴期。打是打得过,但万一被对方逃掉

    原本以为白丘只是个游散势力,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点后台。

    他却是不知道,要不是刚好凑巧,遇到白丘的族长清苑必须要参加一场重要舞会,这个小地方就算被人灭掉几十年,也不会有谁替她们报仇。

    “我叫九九,因为家中刚好排行第九十九,所以就取来做名字了。”漂亮女孩看到路胜后,顿时露出一丝更灿烂的笑容。

    “那么九九姑娘,所来此地,是为了什么?”路胜直言询问。

    “我是来找清苑的。”九九收敛脸上的笑容,露出一丝丝郑重之色。

    “清苑?”路胜顿时一愣。

    “是啊,我家主上即将大宴,歌舞可是还需要之前的排舞,清苑便是其中一位舞者。”九九直言道。

    她手指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转动一块淡金色正方形令牌。

    那令牌厚重无比,但在她手指间依旧如同穿花蝴蝶般轻松自如。

    “舞者?”路胜心头微沉,之前的清苑明明是一位金丹妖王,现在居然只是对方大宴上的一名舞者。

    “怎么样?清苑呢?叫她出来吧。”九九认真道。

    路胜微微皱起眉来,正要说话。

    忽然他身后的那个红云却是上前一步。

    “在下火云宫红云,可是日月宫中的那位大宴?”他随口问出一句话,却是让九九瞬间将注意力从路胜身上转移到他身上。

    “火云宫??”九九面色微变,正要动手的念头瞬间便被她强压下去。

    她的眼神也同时带着丝丝谨慎和小心的看向红云。

    啪。

    她手里的令牌瞬间止住,缓缓收回袖中。此时她再看向边上的路胜时,眼神已经的呵斥变了。

    “既然是火云宫仙长在此,那么,此次是我等冒昧了”

    路胜在对方收回小令牌后,心头的一丝丝威胁感很快便消失。

    “那么九九就此告辞。仙长所在行踪,不知九九能否告知我等主上?”她出乎预料的对那叫红云的男子格外尊重。

    “有何不可?我与你宫中朝华妖王也是至交,顺带帮我给他带个好。”红云衣服老好人的笑容表情,对着九九温声道。

    “晚辈知晓了。”九九认真点头,然后再度看了眼路胜,转身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飞去。转眼便化为一团白雾消散在天际。

    路胜从头到尾都没有动手。

    现在的他才筑基期顶峰,要想和刚才那女孩交手,获胜容易,但要彻底灭口很难。他现在还在打基础的阶段,并没有时间涉及任何神通术法。

    而且,如果真动手,对方手里那块令牌,反而是给他威胁最大的一个。

    “日月宫居然又要大宴了”红云望着远去的白雾,嘴里嘟嘟喃喃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路胜等到九九彻底离开,才抱拳朝着红云行礼。

    “这趟多谢红云兄相助。”

    他也没想到,灭掉区区一个白丘狐族,居然能惹来这等层次的对手。

    他现在,可还没想这么快就惹上这等麻烦。

    还好这个来历神秘的红云出面惊退了对方。否则就算是他亲自出手,也会很麻烦。

    “这次人情我记住了。”路胜认真道。“有机会,我会还你。如果你遇到麻烦,可以用这个召唤我。”

    他信手丢过去一根自己曾经的蓝色羽毛。

    这东西被他炼制成属于自己的信符一类的法器。属于一次性使用。

    他尝试过,无论多少距离,只要捏碎羽毛,他就能第一时间感觉到触动。

    红云接住羽毛,有些哑然失笑。

    相助?他乃天地间第一朵红云成道,身为准圣级别的强大存在,更是曾在紫霄宫听道,怎么可能会用到区区一个极小辈的人情

    何况,若是他真遇到麻烦,又岂是这小小鸟妖能帮得上忙的?

    不过这是对方的好意,他还是珍而重之的将其收了起来,他能看出这是对方第一次褪毛留下的羽毛,这对于很多鸟妖都有着重要意义。但对方却毫不犹豫的丢给了自己一根。

    这是将他当成是朋友了啊。

    他这人别的不喜欢,唯独两样,朋友和酒,便是最爱。

    既然是朋友的心意,那便无论如何也要好好收起。

    “好好好,有朝一日,若是遇到麻烦,定会找你相助。”红云笑道。

    虽然他完全觉得不可能有这么一天。

    路胜点点头。

    “既然你接了我的人情,那么,索性好人做到底,你帮我多镇镇这里吧。我需要额外再做些准备。”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眼前这个红云,很有可能就是他记忆里,曾经在地球上看过其经历的那个悲催红云

    “啊”红云顿时愣住,他只是路过这里,不是真的就打算留下来帮忙。

    “你算不算朋友?”路胜现在可是真没什么镇场子的战力帮忙,好不容易拉到一个不错的老好人,自然是先用起来再说。

    何况这广阔世界,估计也就只有这一位朋友遍天下的红云老祖,才会这么平易近人,只因为他的一个奇怪理念,就留下来混进来旁听。

    其余这层次的大佬,个个可都是排场无比大,以他现在的层次,就损想接触,也差了太多火候。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如我所想,是我之前猜测的那个地方的话那就有意思了”路胜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