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百零八章 冲突 二
    “这是玄都十二金天灵花返华液,乃是一种能让我等妖族脱胎换骨,大幅度提升身体强度回复力的神奇灵液。

    实不相瞒,这也是我光明教真正能如此快速扩张的底气所在。”路胜正色介绍道。

    “为了表示歉意,我愿意将这些返华液赠予贵族。”

    鬼蠕这边听完,顿时有些骚动起来。

    他们之前也和光明教的巨鸟交过手,都想知道这群原先脆弱的鸟妖,是怎么短时间内,就变得如此变态强悍的。

    现在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

    “呵呵....你光明教会这么大方?”鬼蠕冷笑几声。

    “非也,只是秉持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道理,而且,这返华液并不是一次饮用就可见效,饮用的时间越长,效果也越强。若是贵族感觉有效,日后我等还能经常合作不是?”路胜露出一丝微笑。

    “这个倒是....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主意。”这次鬼蠕放心了些,很显然这个返华液只是一种消耗品,而且需要长时间的消耗,才能让族群变得更加强悍。

    “那么,奎东,你去试试。”鬼蠕看向右侧的一头双头鸟。

    这鸟妖浑身一颤,无奈只能应下,双翅扑腾了几下,第一个飞出来,落到那口大鼎面前。

    路胜赶紧贴心的给出用法。

    “只需要小小的饮上一口即可。”

    “是吗?”奎东点头,走过去,鸟头缓缓低下来,仔细观察了下,先闻了闻,没什么感觉,然后翅膀一指。

    顿时鼎里的液体飞出一团,精准的射入他口中咽下。

    “感觉如何?”鬼蠕眯眼看着奎东。

    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见奎东浑身一颤,身体明显开始膨胀鼓起,身上周围开始自然而然的散发出阴冷魂气。

    鬼河一族因为继承了鬼车血脉,所以也有操控阴魂的异能,魂气便是他们最为基础的力量。

    而此时,奎东的身旁,魂气正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增多。

    他又惊又喜,感觉到自己体内苦修了一百多年的魂气,正在短短数秒内,便膨胀变多到原本的一倍多。

    这种修为急速增长的喜悦,让他压根就没注意到返华液中有某些极其微小的东西,悄悄潜伏进入他的肉身体内。

    “我....我.....金丹了!!”忽然奎东猛地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

    大量魂气在他胸膛处汇聚,很快便压缩旋转出一颗鸡蛋大小的黑色珠子。

    鬼蠕等双头鸟看得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这才只喝了一口啊!

    路胜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解释道。

    “其实这返华液,能够无害的将我等妖类体内的潜力,短时间爆发出来。所以才能让这位鸟兄在极短时间内,突破到金丹期。

    但因为这种药效十分霸道,所以一头妖鸟,一年顶多服用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效果弱,全部可以服用十次,前三次效果最好。”

    一番话说得鬼蠕脸上的毛都在发抖。

    “前三次!?好好好!!安布!你去试试!”

    “好!”

    第二个双头鸟上前一步,再度开始尝试服用返华液。

    送去的鼎里,返华液数量不少,完全足够这里的上百头双头鸟服用,但在发现其功效后,鬼蠕赶紧自己也尝试着服用了一次,修为居然从元婴中期,突破到了元婴后期,这简直是让他又惊又喜。

    在匆忙和路胜约定好下次交易时间地点后,鬼河一族匆匆撤离,将剩下的大部分返华液,带回族群。

    至于双方之前的矛盾?

    那点小事完全不用在意。现在返华液的利益太大,让鬼蠕也拿捏不定,必须先回去给族里的大佬们看看,商议好了结果,再来处理和光明教的关系。

    彻底翻脸倒不至于,之前的试探里,光明教背后还是有着一位准圣。

    他鬼河一族背后确实是站着鬼车妖神,但如果是他们主动去招惹准圣层次的高人,那就是在给鬼车招惹麻烦,到那时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自己。

    没有任何上位者,会喜欢给自己惹麻烦的下属。而且一位准圣,就算对于日月宫的妖神而言,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鬼河一族匆匆离开了。光明教的返华液的名头也由此打出去。

    路胜一口气调配了上百盆返华液,这东西非常好弄,只需要他稍微割一点点血滴进去即可。

    滴出去的是本体的血液,因为里面的红细胞太过霸道,所以必须稀释无数倍,才能勉强达到让诸多妖族服用的程度。

    回到白丘,路胜安抚了下情绪不是很好的诸多下属。

    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在被逼无奈下,不得不让出返华液的利益给对方。这对于体验过返华液好处的教众而言,简直就是在自己身上割肉。

    返华液送出后,很快路胜便感觉到本体在远处某个地方,多出了一群寄生体。

    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可以控制这些寄生体的肉身神魂,这也是邪神污染的强大之处。

    以前他只是能控制肉身,现在甚至神魂也能控制影响。

    但鬼河一族似乎非常谨慎,服用返华液的个体内,除开鬼蠕外,并没有第二个元婴期妖物。

    不过路胜并不急么,若是对方真能研究出什么,那算他倒霉。

    如果研究不出,那喝不喝也是早晚的事。

    处理好鬼河一族的事后,增木巫族这边也有了回应。

    前去交涉的兰河妖王和命照,再一次和对方干了起来。这次是来真格的了,双方一番激战,各自丢下了几十具尸体后才缓缓撤退。

    兰河妖王麾下整个族群也才上千头妖鸟,现在一下死掉几十头,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

    第二天便冲到白丘来希望路胜支持他和增木巫族大干一场。

    “教主!那增木大巫简直就是狂妄凶残,张口就要我们免费提供返华液,同时还要每年送五十对妖鸟,供他们作为储备粮食!这简直是!简直是!!”兰河妖王身上的怒火几乎都要烧得妖气沸腾扭曲。

    一旁的命照一边翅膀没了,要不是他早已不需要双翅飞天,怕是这趟就真的废了。

    路胜端坐在洞内首座,一言不发,手里捏着个雕刻着朱雀花纹的木头酒杯,面色沉静。

    “教主!”

    “教主!!干吧!”

    “是啊!这群贱人简直是狂妄自大,不知死活!我等光明教实力雄厚,妖部众多,还怕区区一个百来人的小部落!?”

    “撕了他们!”

    一群教众高层纷纷咆哮着。

    “报!”

    忽然一个小妖冲入洞内,手里拿着一快黑乎乎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令牌。

    “禀报教主,增木部落派人送来这个,说三日之内,不照他们的要求做,同时交出返华液配方,就杀上门来,彻底解决光明教!”

    路胜还没动静,其余妖王护法金刚就炸开了锅,纷纷叫骂起来。

    只有路胜,伸手一招,那块令牌,便飞到自己身前漂浮在半空。

    令牌缓缓转动着,正面是一个硕大的句字。背后有着一个鸟身人面的简朴花纹。

    最让他心惊的是,这令牌上隐隐散发出一股晦涩沉重的庞大力量。

    明明重量不重,但在他神魂感知里,却感觉这东西极其沉重,简直像是有上万斤般,周围不断有粘稠厚重的无形物质缓缓散发。

    “那使者称,这是句芒令....若是不照做,下次出手的,就不是增木部落的大巫了....而是这句芒令的主人!”报讯的小妖颤颤巍巍的补充道。

    “或许我们是无意中被卷入了巫妖之争的缝隙里了....”一旁的命照沉声道。

    “巫族绝不会坐视妖族提升实力,发现返华液这种宝药,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拿到手。否则返华液配方被妖庭拿到,那他们就极有可能更加被动。”

    “我们才几斤几两,能引起巫妖二族注意?”路胜摇头失笑,“顶多就是两边下属的一些头目,自作主张相互争斗罢了。”

    “那我们要怎么做?”

    “一个字,忍。”路胜淡淡道。

    “返华液的配方是我们最大的筹码,所以绝对不能泄露,但是一旦拒绝,在现在巫族这边先注意到我们的情况下,任何轻举妄动,都会造成大麻烦。”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和找靠山。”路胜摇头道,“这也是没办法之事,因为我们太弱了....”

    “那...该如何拖延?”兰河妖王无奈问。

    “现在返华液已经被增木巫族知道了,所以无论我们做任何事,都避不开他们的逼迫。”路胜正色道。

    “所以,唯一的拖延办法,就是.....”

    “就是什么?”

    一群妖王神情凝重。

    “我亲自去一趟增木巫族,只要把知道的人都干掉,时间自然就拖延下来了。”路胜正色道。

    “可是....那增木巫族绝对已经通知上级的清木巫族了....”命照一脸呆滞道。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我再辛苦一趟,把清木巫族也灭了,就没人知道我们有返华液的秘密了。”路胜正色道。

    “可是.....可是....”一群教中高层感觉脑子有些扭不过来。

    “可鬼河一族不也是知道了么?万一他们也泄露出去!”

    “没关系,我回头可以再去一趟鬼河一族。只要把知道的人都干掉,我们就安全了。”路胜郑重道。

    “.........”

    一群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