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百一十章 增木 二
    “何方妖孽!胆敢擅闯我增木巫族!”

    一道道青绿色人影从远处疾飞而来,狠狠落在地面,这些人影个个都手持粗大骷髅拐杖,身体沉重无比,落在地上明明没有任何术法神通,但也能将大地砸的沉闷作响。

    “巫师么?”路胜将刀横在身前,微微一翻。

    呼!

    又是一头火鸟从刀刃上猛然飞出,和之前的那头火鸟交相辉映,两者一左一右,朝着这群巫师笔直冲去。

    “这是南明离火!拦住它!”

    一个巫师见多识广,第一时间便认出了这种强大火焰。

    “南明离火!火焰中最强的重生之火!这不是朱雀一族才有的...”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干掉他!”

    几个巫师上前一步,手中拐杖顶端亮起一团团幽绿色雾气,雾气翻滚泛着莹光。

    “去!”

    数团绿光雾笔直撞在两头火鸟上,顿时间绿色和红色相持不下,相互消耗。

    “来自句芒春神之力量,万物复苏之力,将火焰化为重生吧!”

    一个年纪最老的巫师大声吟唱起来。

    顿时间一股无形波动传递到半空中的绿光雾上,绿色迅速开始沸腾膨胀,占据优势,将南明离火渐渐压制下来。

    “看起来还是不行啊....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出力了。”路胜提着刀站在原地有些不满。

    他神通的最大威力已经释放出来了,但却被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轻松挡住。

    “看来血脉传承神通的极限,也就是这样能够了,只能勉强应付一会儿几个大巫之下的巫师合力。真正决定胜负的,还是要看自己。”

    他往前一步踏出,身形电射冲向一群巫师。

    “杀了他!”

    数团绿光雾朝他飞射而去,但被路胜轻松一闪躲开。

    “青木落!”

    带头的老巫师高举拐杖,杖顶骤然炸开一团刺目绿光,绿光中冲出一根硕大无比的绿色巨树,狠狠砸向路胜。

    “这是力量巨大的春木之根!每一根都有同等体积树木的数十倍之重!我看你怎么抵挡!”老巫师释放这一巫术显然也极其费力。

    直径十多米的巨树狠狠砸向路胜,但就在即将接触的一瞬间,路胜手上火焰刀陡然炸开,爆炸力带动他朝着右侧微微一侧,轻而易举的避开青木落。

    “下一个。”

    噗嗤。

    一声轻响,路胜手中再度出现火刀,在老巫师脖颈上一闪而过。

    南明离火完全燃起,将老巫师彻底包裹住,短短两秒便化为一滩灰烬。

    最强的老巫师身陨,其他巫族顿时惊慌失措,乱了阵脚,纷纷四散逃离,轻松便被路胜挥出火焰,一一点燃。

    “这么看来,金丹期对我的实力增幅也并不是很大。也就是相当于在刀刃上增加了点杀伤力。

    海量的妖力根本没什么用,最高只能发挥刚才火鸟的威能,而那点威能,连几个巫师也打不过。”

    路胜心中明了,知道一时半会妖力什么的是排不上用场,索性就提着火刀继续往前。

    增木部落的人一群群的冲出来,有的朝他冲锋,有的则四散逃离。

    但不管是逃离的还是冲锋的,都逃不过被他一把火彻底烧掉的悲惨命运。

    南明离火的强大威力再次体现无遗。无论任何人事物,都只能在火焰中坚持一点点时间,转瞬就会被烧成灰烬。

    作为天地间最强的十大火焰之一,同时又是朱雀一族的本命火焰,这种烈火的威力还会随着纯度而不断提升,只是路胜现在妖力质量不高,只能燃烧出这种威力。

    而且火焰的消耗也极为恐怖,要不是路胜异于常人,凝聚的金丹因为他特殊的体质和滋养,有着海量妖气。怕是释放一点点南明离火,就会被轻而易举的榨干。

    哪还轮得上干掉这么多金丹层次的老巫师。

    赤红带着金光的火焰不断在森林里泛滥蔓延,很快周围的巨木一颗颗的点燃,折断,倒塌。

    路胜提着火焰刀,身形一闪一闪的走进增木部落族地。

    一座座由青绿色树木藤蔓搭建而成的房屋,排列在一起,形成一个硕大的圆环形,这便是增木一组的大本营。

    大巫增木驾驶着大团的绿光雾,从天而降,发出一声怒吼。

    他刚刚外出访友,一回来,便看到这幅惨状,顿时心头怒火中烧。

    “谁!!你到底是谁!!?敢犯我句芒木神麾下部落!!”

    路胜远远看到一大团的绿色雾气,便知道是这地方的大人物来了。

    “听说你们想要我光明教的返华液?”他声音不大不小,刚刚传到被火焰包围着的巫族族地内。

    所有残存的巫族都听到了这句问话。

    “返华液?是你们!光明教!!”大巫增木顿时怒极,抬手便是一片幽绿色雾气,其中满是无数细密的白色小飞虫,宛如一整片绿墙,狠狠朝路胜压过来。

    绿墙刚一脱手,便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转眼面积便已经到了数十米之巨。

    “来得好!”路胜一眼便看出这堵墙不是他现在的神通所能抗衡的。

    不过没关系,他路胜从来不是靠神通干架。

    宗师级的境界,带来的是精准无比的眼光,强大的执行力,以及直指破绽的绝对破坏力。

    这种境界能将一分力,发挥出十分,甚至数十分的作用。只要对手破绽够多够大,那么境界的作用就够大。

    庞大的绿墙看起来强悍无比,但在路胜眼里,仅仅只是一张漏洞大得出奇的绿网。

    “瞬灭武道,临空!”路胜一个弯腰前冲,手里火刀轻轻在绿墙上一刺,硕大的绿墙顷刻间便轰然崩溃倒塌。

    他从无数倒塌的一团团绿雾间掠过,转眼便到了增木大巫身前,一刀朝他斩去。

    “自寻死路!”增木大巫大笑,抬手直接挡在身前。

    铛!!

    火焰刀狠狠站在增木小臂上,却发出金木交加的沉闷声。增木手上皮肤仅仅多出了一天白痕,冒了一丝白烟,便彻底恢复正常。

    路胜却是被巨大力量反震的倒飞出去。

    “好硬的肉身!”他不惊反喜,轻飘飘落在远处树干上,站定不动。

    终究他所修行的妙元心经,只是普通的修行心法,就算经过他的不断推演强化,也只是从普通,提升到优秀。

    而优秀功决,对面增木大巫绝对不缺,再加上他本身就境界比路胜高出不少。

    一交手起来,增木占据上风自然是必然。

    要不是路胜宗师境界还在,甚至连靠近近战都没资格。在远处就被巫术解决掉了。

    “你这么硬的肉是怎么修来的?能告诉我么?”路胜饶有兴趣的看着增木问道。

    “修来的?当然不是,这是天生生而得来的,是木神句芒最大的恩赐!是血脉深处最强的体现!你这样的区区妖神血脉,是不可能明白我巫族之伟大的!”增木大笑。

    “天生的么?”路胜顿时明白了,这玩意原本压根就不是修行所得。

    “你身为大巫就已经这么硬了,那祖巫岂不是比你硬到不行?”他转念又问。

    “祖巫之能,胜过我万千!你区区一小妖,也敢妄自评论祖巫?当真找死!”增木暴怒着狠狠朝路胜扑来,他肉身强大无比,速度快如闪电。

    既然知道巫法对路胜无用,他索性直接上来肉搏!

    以他的肉身,不要说金丹期小妖,就是元婴期,也没法真正重创他。

    有着春神木神句芒祖巫之血脉,他还有着强大无比的再生复苏之力。受创了几个呼吸就能恢复正常。

    路胜也自然不闪不躲,冲上去近身厮杀。

    火焰刀不断在增木大巫身上斩出一道道白痕,但连白痕都很快便自动愈合。

    路胜连斩无功,还不得不及时闪躲对方攻势,大巫之体的力量也惊人恐怖,是他现在这具身体的至少三倍以上。

    一掌打来,他不是闪躲就得用火焰刀挑歪方向。

    速度他其实也跟不上对方,只是因为境界高出太多,所以能提前闪避出招。

    两人近身搏杀,周围无数南明离火不断飞溅,不时其他巫师发出的绿雾攻势抵消。

    “放弃吧,只会躲闪的杂毛鸟,居然胆敢擅自杀伤我增木部落,看来日月宫的妖神没有教导你什么叫量力而行!”大巫增木狂笑起来,身体迅速开始膨胀变大,转眼便达到原本的五倍多体型。

    他小巨人一样的手掌朝着路胜轰然砸下,速度力量居然比刚才还要快上许多。

    路胜一个躲闪不及,没来得及适应突如其来的加速,顿时中招,被一掌狠狠打中头胸。

    轰隆!!

    他整个人被狠狠砸入地面,形成一个深达十多米的土坑。

    “死了么?”增木大巫缓步走到土坑边缘,往下望去。

    坑内烟雾弥漫,火焰烧焦泥土石头,溅射开大量灰尘,彻底遮挡住视线,什么也看不清。

    路胜静静躺在坑底,双目茫然的望着上空。

    “所以说,我在玩些什么啊?”

    “尝试着用绝对劣势的身体,去战胜绝对优势的对手?”

    他忽然回想起自己曾经弱小时,那时候的自己,实力弱小,正确的选择从来都是回去苦修,将实力提升到碾压对手后,再来解决一切。

    “虽然一开始没有预料到大巫的身体会这么强悍,但现在这幅样子.....真是...难看啊....”路胜抬起手,竖在自己眼前。

    “算了....既然妙元心经暂时没法解决对手,那就用朱雀血脉吧。”

    轰!!

    刹那间深坑上方,增木大巫一只大手狠狠朝着这里碾压下来。

    那铺天盖地的黑手,仿佛要将整个天空彻底遮盖一般。

    “死吧。”

    “朱雀!”

    刹那间路胜双目一睁,整个人身体骤然燃烧,化为一团灿烂赤红火鸟,冲天而起。

    既然人形解决不了,那就恢复真正本体,妖族真身的力量从来都是化形之身的十数倍。

    庞大的火鸟冲开巨掌,在半空中舒展双翼,俯瞰下方增木大巫。

    “你....!!”增木睁大眼睛,退后数步看向路胜。这等纯度的朱雀血脉!简直难以置信!简直就像是,就像是朱雀在世!!

    “很抱歉,我玩腻了。”路胜眼神漠然。

    留给增木最后印象的,是一只金色狰狞的尖锐利爪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