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百二十八章 突破 二
    “如今之计,当观望为主,巫族此时正值悲愤,战意最强之时,吾等拖延一二,待得他们气势削弱,再做打算。”白泽认真道。

    “善。”太一点头表示赞同。

    如今妖庭派下天兵亿万,妖神近百位,留在妖庭上的妖神不过半数,要想一面维持战况,一面再度设伏,并不是件容易之事。

    太一又稍微询问了下如今各方战况,勉励嘉奖了大战中有大功者,处罚有罪妖族。

    议事便算是结束。

    众妖神散会后,白泽起身和英招走到一起,两者一直都是好友,说话也相对随意许多。

    走出议事殿,两者顺着天庭边缘的白玉围栏,一边欣赏着下方翻滚云海,一边随意闲聊。

    “听说九婴前不久下界了一趟,伏杀相柳失败,受了轻伤,不如你我一起去看望一二?”英招在天庭一直都是个热心肠,和他关系好的妖神不少,其中九婴便是之一。

    白泽也和九婴因为职务,曾相处过一阵,算是朋友。闻言也是笑道。

    “九婴宫就在附近不远,我之前也想着去看看,今日正好有空,一同前去吧,否则过阵子又不知道有什么麻烦事。”

    “只是以九婴之能,对付相柳,就算杀之不成,也不至于受创....相柳虽是顶尖大巫,但实力还要比九婴弱上一筹,我和他打过交道。”白泽微微蹙眉。

    “说得也是,过去看看就知道了。”英招也是蹙眉。

    两者都是顶级妖神,速度极快,转眼便来到九婴宫外,守门的蛇妖见状,不敢怠慢,连忙进去通报。

    很快,宫殿大门敞开,从内里传出九婴的声音。

    “二位兄长,快快请进!”声音有些阴沉,很显然是受伤后心情不好。

    白泽和英招并列,身形闪烁,几下便踏入九婴宫主殿。

    暗黑色的大殿中,一个长着九个头的魁梧男子,正和一独眼女子相对而坐,看到他们进来,男子迅速起身,面上的阴沉褪去。

    “两位兄长,小弟只是受了点轻伤,当不起兄长一同前来看望啊!”

    “既然九婴兄有客人,那么妾身先行告辞。”之前坐着的独眼女子微微一笑,起身朝着英招和白泽屈膝行了一礼,顿时身形炸开,化为黑烟离去。

    “那位是....?”英招疑惑问。

    “是风后飞廉。”白泽认识整个妖庭所有的妖神,直接道出名字。

    九婴不是和飞廉兄长一向不和么?怎么和这位走到一起了?

    英招心头微动。

    他仔细看九婴面容,感应了下他体内妖力,确实如他所说的,只是受了点小伤。

    按下心头的奇怪,英招和白泽坐下和九婴闲聊了一阵,便起身离开。

    走出九婴宫外,英招的面色微微有些沉下来。

    两者都是一言不发,直到走得远了,快要到太阳星宫所在位置,周围都是一片炽热滚烫。

    他才停住脚步,靠在一处围栏上。

    “白泽兄,九婴什么时候和飞廉凑到一起了?他不是一直和飞廉兄长商羊不和?”

    “我也有些奇怪,下界一趟,这九婴也似乎变得有些...奇怪。”白泽善智慧,计谋聪颖,通晓天文地理,对一丝一毫的变化都极其敏锐。

    虽然九婴表面上没多少变化,但他还是感觉到一丝异常。

    “我倒是没感觉,不过最近,天庭似乎变得有些奇怪....不知道白泽你发觉没?”英招不光是战力顶尖的妖神,同时还要负责管理整个天庭的琐碎大小事,是天帝太一和帝夋的得力臂助。所以这方面感觉敏锐。

    “哦?何事?”白泽眼眸眯起。

    “原本妖神都是三三两两,各自按照地域性情成群,平日里几乎不会有什么额外交往,但最近这一年....一些原本不怎么走动的妖神,开始相互联系。甚至几个相互有仇怨的妖神,也开始摒弃前嫌。”英招沉声道。

    “是这样么?”白泽一直是负责天庭的各大阵法运转,所以没怎么注意这方面,听到英招提起,他心头顿时也有些感觉不对了。

    “你这么一说,我前阵子还看到几个原本不对路的妖神走在一起有说有笑。”

    英招点头。

    “这种感觉,就好像....就好像整个妖庭妖神,在开始凝聚成一个个不同的小团体一般。”

    白泽赞同点头:“是有点,不过就算凝聚团体,也无所谓,只要不影响对巫族作战局势就好。”

    “若是只是如此,我也不用多说,就是有些担心....”英招摇头。

    “没什么好担心的,有天帝执掌周天星斗大阵,还有混元河洛大阵,妖庭除非是祖巫亲至,其余动荡皆是小事。”白泽安慰道。

    “说得也是。”英招也跟着微笑起来。

    ............

    ............

    光山。

    路胜手中把玩着一颗漆黑色鸡蛋大小的圆形小球,球体内部隐隐流转着大量朦胧黑雾,同时其中还有一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九头怪物,不断游弋嚎叫。

    周围大量的朱雀神火已经被他收敛回来,只剩下一点点防护火焰环绕自身。

    大量的寄神力,源源不断从黑色珠子内涌入路胜手掌。

    “不愧是传说中鼎鼎大名的九婴凶兽,这内丹中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庞大寄神力!”路胜面带讶然的吸收着源源不断的寄神力。

    这颗内丹,是他属下妖神刚刚送来的,九婴的心核。

    作为妖庭最顶级的妖神,九婴原本是去伏杀相柳,没想到在半路上被自己人偷袭埋伏,挣扎之下无奈被寄生,成了路胜麾下妖神一员。

    也是第一个被寄生的最顶尖妖神。

    虽然围杀的妖神有七个受了重创,但这一切都值得。

    路胜如愿拿到了九婴一直在体内祭炼无数年了的心核内丹法宝。九婴作为能操控水火的上古凶兽,历史几乎和朱雀一族差不多久远。

    路胜瞄准他的内丹法宝,就是打算尝试一下,这些年代久远的妖神,自身祭炼的法宝,看有没有寄神力存在。

    而出乎他预料的是,九婴的内丹不光有寄神力,而且很多!

    “这么看来,或许只要有历史的诸多妖神,或者活得够久的存在,都有可能有庞大寄神力积存。”

    不知道过了多久,路胜一把松开九婴内丹,查看了下得到的寄神力。

    “居然有一亿!?”他微微有些愕然。“早知如此,我又何必到处去找那些巫器法宝?”

    “这洪荒当真是处处是寄神力!”路胜欣喜之下,马上想起了自己寄生的诸多妖神。那些妖神虽然大多是不出名的,但活得久的也有不少,或许还能收割一批寄神力!

    想到就做,路胜迅速通过本体下令,要所有妖神轮流将自己妖丹内丹送到他这里来。

    数日后,一位位妖神潜伏着纷纷进出光山。他们停留的时间都不多,加上速度极快,都带着极强隐蔽术法一个个到来,倒是没引起什么动静。

    这些妖神几千万几千万的贡献,虽然不如九婴这等顶级妖神多,但耐不住数量多。

    而路胜手里的寄神力,也很快终于史无前例的增多到了三十亿之巨!

    准圣之机,就在此时!

    ...........

    ...........

    轰隆。

    天空闪过道道雷光,不周山上方的天之洞边缘已经开始有彩色物质缓缓弥补起来。

    天河河水的倾泻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缓。

    光山周围河流湍急,大雨瓢泼不停的已经下了十天。

    路胜负手站在山中一洞口,静静望着外面飘摇纷舞的细长雨丝。

    南明长生录,已经推演到了第九十九转第九重,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极限。

    他如今的朱雀原形,也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庞大程度。

    就算古之朱雀先祖在世,也绝不会是他的对手。如果朱雀一族中有谁称量最强,那么他便是当之无愧的朱雀王。

    “朱雀王....我喜欢这个称呼。”路胜平静伸出手,接住几滴天上落下的雨水。

    水滴落在他手掌,仿佛只是落入常人掌心一般,在其皮肤上缓缓滚动。

    “那么今日,就让这个称谓名符其实吧。”

    路胜面露微笑。

    沉静片刻,他轻轻一握手掌。

    嘶...

    掌心指缝的水滴顿时化为白金色火焰,火焰从指缝挤出,丝线般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朵完美虚幻的火焰之花,缓缓挺拔开放。

    花蕊中静静匍伏着一只白金色精致朱雀。

    朱雀缓缓抬头,双目中骤然燃起纯金色火焰。

    “开始。”

    路胜伸手一捏,猛然将朱雀握在手心,

    昂!!

    利剑般的白金色火焰从他手中炸开,冲天而起。仿佛天地间骤然打开一道通往白色火焰世界的裂缝大门!

    “来吧!燃烧吧!!”路胜张开双臂仰天狂笑。

    轰!!

    无数白金色火焰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海潮般蔓延炸开。

    无数生灵岩石山体土壤,尽数在火焰中气化消失。

    空间不断裂开,如同蛛网般蔓延裂纹,无数空气灵气顺着裂缝泄露进外层虚空,这是世界元气在泄露!

    ***********

    ***********

    紫霄宫。

    空旷无垠的大殿正中,鸿钧缓缓睁眼。

    “传吾谕旨:分封路胜为南明朱雀大帝,掌天净神炎。号南明天净之主,统管南方一切有形无形之火。”

    一道紫玉符诏自行在其身前凝聚形成,转瞬便飘出紫霄宫,朝着下界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