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百三十章 准圣 二
    “什么东西!”商羊冷哼一声,身上淡绿色水流轰然炸开,瞬间便将脚底杂物炸开。

    地面嘭的一下出现十几米直径大洞。

    “兄长小心!”前面的飞廉此时也是面色大变,一个飞扑狠狠撞在他身上。

    “妹妹你...”商羊正要叫飞廉小心,双手狠狠抱住妹妹,正要发力,忽然无数密密麻麻的紫黑色触须从飞廉的口鼻中狂涌而出,顺着他衣服缝隙迅速钻进去。

    同一时间,两股庞大妖力从另外两侧同时朝他汹涌撞来。

    是那两位妖神出手了!

    商羊面色一变,来不及多想,双手推开飞廉,浑身炸开,化为绿色水流,就要拉开和三者距离。

    “看我太阴玄光!”其中一位妖神微微一摇,身后陡然升起一片冰蓝光晕,瞬间笼罩住商羊。

    “龙火锤!去!”另一位妖神扬手抛出一道金光,只见那金光从天而降,越变越大,转眼化为一把龙头金锤,狠狠砸在商羊所在的雨水中。

    飞廉浑身泛起波纹,阵阵狂风从她身上弥漫开,包裹住正要急退的商羊。

    “哥哥...来吧....加入我们,和主人融为一体吧!!”

    她只剩下一只眼睛的清秀面容此时扭曲成一种狂热的诡异状态。

    “你!!”商羊心头一沉,抬手挡住龙头金锤,身前涌出绿色雨水,化为盾盘挡住冰蓝色的太阴玄光。

    轰!!

    金锤在他手掌心狠狠砸出一个硕大口子,但绿色雨水顷刻间便将伤口愈合长好。

    反倒是冰蓝色的太阴玄光将他释放的水流冻结,化为无数冰块坠落在地。

    “天地自然听我号令,融俎!”商羊身后元神浮现,化为一头淡绿色美丽大鸟。

    大鸟有些类似朱雀,但却没有长长尾羽,且嘴部稍短,其本体刚一出现,天空变天象变换,黑云聚集,有雷声滚滚,细微雨丝从天而降。

    “九玄罡风!!来!!”飞廉乃是掌风妖神,此时一片淡绿色元神神光从他身后缓缓升起。神光中有一鸟头鹿身的奇异怪物仰天长鸣。

    刹那间周围四面无数狂风呼啸齐至,试图将聚集的黑云吹散。

    黑云密布,狂风肆虐,两大妖神疯狂挥动神通攻向商羊,飞廉则在和他争夺天象控制权。

    三者围攻一个,商羊却依旧面色平静,依旧没有丝毫艰难迹象,反而显得游刃有余。

    “那到底是什么?飞廉,我的妹妹,你就是被这种诡异之物临时控制了么?”他伸手一抓,顿时从身上扯下一片紫黑色蠕动触须。

    飞廉三者一言不发,全力催动妖力元神,增加神通威能。

    但商羊依旧面色不变,对应的提升抗衡妖力。

    他的元神神光照到哪里,哪里便陷入沉重迟滞中,所有力量尽数消失,原本的神通仿佛被无数无形之物包裹住一般,动弹不得。

    四大妖神僵持了一阵,商羊一直想要脱离战局,但在飞廉的全力拖延下,暂时无法彻底脱身。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想借此交手,观察寻找能解救妹妹的办法。

    而且他还注意到,周围方圆百里内,似乎有一种无形屏障,彻底将这片区域封锁。

    持续交手了数分钟,商羊始终没有找到任何破绽和解决之法,心头渐渐有些不耐起来。

    “够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都退下吧。”忽然一道声音在他身后数米处响起。

    商羊心神一颤,被吓了一跳,赶紧一掌打出大片腐蚀性雨水,抽身往左一跃,稳稳站定,看向身后。

    在他原本位置的后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身披黑袍,面容遮掩的神秘男子。

    “你是什么人?胆敢对我妖庭大将下手,当真是胆大包天!”商羊面沉如水,身上缓缓泛起一丝杀意。

    其他妖神他不管,但胆敢对他亲妹飞廉下手,那就真的是找死!

    黑袍人转动身体,正面朝向商羊。

    “看起来,你似乎刻没明白现在的局势。”

    商羊忽地冷笑,脚下大地缓缓亮起大片复杂神秘绿光神纹。

    “许久不动弹,看来是不管什么货色都敢随意冒犯我妖庭威严了。”他脚下一踩,顿时地面荡漾开道道阵法光晕。

    黑袍人微微诧异的看了眼地面。

    “原来你之前一直在布置阵法?好心思。”

    商羊双眼缓缓变成绿色,长发急速开始化为绿色气流,下半截是风,上半截则急速弥漫起丝丝电弧。

    “祭天之沐,水来!!”他身后猛地冲出一道绿色神光,神光中赫然是他本体虚影。

    哗...!!

    刹那间瓢泼大雨从天而降,这雨水带着无与伦比的腐蚀力,每分每秒都能侵蚀包括元神之力在内的一切实物。

    淡绿色的雨水逐渐变黑,无数雨点滴落在地面和路胜等妖神身上,蒸腾起丝丝腐蚀般的黑烟。

    三位妖神身上的妖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削弱减少。

    迟缓,加速消耗,虚弱无力,剧毒缠身等等各种负面状态纷纷出现在三大妖神身上。

    这还是因为他们身为妖神,本身抗性极强的缘故,若是换成普通人,被滴落中一点雨水,就会浑身腐烂而死。

    飞廉张口一吐,顿时一团狂风从其口中喷出,吹开周围雨水,冲向商羊。

    噗。

    商羊整个身体骤然如同水做的一般,自动炸开,化为无数水流散开。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胆敢对我妖庭妖神下手,想来也不是无名之辈。”一个阴沉的声音在周围大雨中回荡,显然是刚才的商羊。

    黑袍人缓缓解开兜帽,露出一张俊美到秀丽的精致面容。赫然正是才从妖庭赶到的路胜。

    如今的天庭,已经有八成以上的妖神,全部被寄生,只剩下这些顶级的存在,还没完全控制。

    九婴得手了,现在就是商羊。

    之后一步步的蚕食,将整个妖庭控制,最后偷袭太一帝夋,夺取混沌钟和河图洛书。

    若是能弄到羲和的扶桑巨木也不错。

    路胜的计划十分周全,毕竟不论是妖庭的周天星斗大阵还是混元河洛大阵,都是需要妖神坐镇阵眼,只要在关键时刻动手,成功率并不低。

    不过在此之前,至少要这具身体达到和东皇太一一样境界,才有都混沌钟的可能。

    毕竟混沌钟可是被称为东皇钟的强悍先天灵宝,号称世间守护第一,攻守兼备,和太一元神相融,极难接触。

    回过神来,路胜愕然发觉,商羊已经将飞廉三者压制的岌岌可危,随时可能落败。

    “明明你的修为功力和飞廉相差仿佛,但准圣境界却能以一敌三还游刃有余....准圣....”路胜仔细观察,发觉商羊动手催运雨水时,明明只是随意散发的一丝妖力,或者一丝元神力,都能引起周围天地自然极其剧烈的反馈。

    就好像,整个周围天地都在帮助他增幅妖力威力一般。

    “原来如此....”路胜微微有些了然准圣的模式了。

    嘭!

    此时一团灿烂绿光炸开,黑色雨水飞溅开,两头妖神痛哼一声被巨力撞飞,摔倒在地,一时半刻居然起不来。

    飞廉被淡绿色透明雨水缠绕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短短片刻功夫,胜负已分。

    商羊负手站在飞廉身侧,面色平淡,注视着路胜。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主使者,你可以死得痛快些。”

    “你以为,解决了他们三个就算赢了?”路胜笑了起来。

    “当然不。”商羊面色平静。“我只是,害怕自己出手太快,你来不及说明真相,就被杀死。”

    他仰头望着天空。

    “你还没发现么?这是祭天之沐,黑雨降世,净化一切非我之物。

    现在的你,已经没办法脱离这里了,黑雨停落之时,就是你身陨之时。”

    “有意思....”路胜同样抬头看向天空黑雨。“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怎么让我身陨。”

    两人同时垂下面孔,四目相对。

    嘭!!!

    商羊刹那间消失在原地,雨水在路胜身后凝聚,化为人形,一爪朝他后颈抓去。

    一只带着金色火焰的手掌稳稳挡在他眼前。

    铛!

    两人之间火光四溅。

    商羊面无表情,再度消失,不断凝聚身体,从路胜身边各处闪现突袭。天空的黑雨依旧在给路胜加持着各式各样负面状态。

    大地上的绿光神纹同样将他束缚在这片狭小区域。

    商羊从未有过此时这般强烈的愤怒,他全身的妖力如同浪潮般滚滚涌动,准圣的境界驱使着这些妖力配合元神能爆发出数十倍之多的强大威力。

    就算是下意识的收敛力量,以免波及周围附近的妖族大军,但这种强大的破坏力,依旧让大地和周围虚空呈现出丝丝空间裂纹。

    嗤嗤嗤嗤嗤!!

    商羊如同最强大的刺客,不断闪现瞬移,围绕着路胜疯狂刺杀。配合黑雨赋予的无数种负面状态,加上他此时调动的庞大本体力量,此时的他,便是当之无愧的妖庭妖师之下第一妖神!

    他曾于万千巫族之中强取巫族大巫首级。也曾独面数十万巫族,以一己之力屠灭。

    更是在妖庭得天帝太一赐予‘洗命神将’之称。

    天地各准圣与他称兄道弟,座下各府邸空置也无人来犯。统领妖军征战四方,无有败绩。

    亿万妖族甚至开始尊称他为妖贤。

    “这天地间,没有我杀不了之人!”商羊再度一个闪烁,元神升腾,骤然缩小凝聚在其指尖,化为小小一团,闪电般朝路胜后背点去。

    “死!!!”

    铛!!

    一瞬间,仿佛时间思维瞬时停滞,商羊刺目耀眼的绿光食指被路胜一把稳稳抓住。

    “感受一下,世间最强火焰。”路胜面露微笑,握紧手指。

    “朱雀!”

    哧!!

    刹那间天地漆黑一片,一点白金色火光蓦然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