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百三十一章 角力 一
    啪。

    太一脱掉冠冕,正手捏酒杯轻轻往嘴里倒酒,忽然身前的桌面烛火一下炸裂。

    跳动的火光将他完美无缺的面孔映照得阴晴不定。

    “明诚珏火居然跳动了....不详之征兆。”

    妖庭如今的情况及其复杂麻烦,太一是妖帝,天帝,但天帝也不是完美无瑕,超凡全能。撇开天帝的名头,他其实只是一头实力强大的先天妖灵,三足金乌。

    掌控着世上最强火焰,太阳真火的先天妖灵。

    “传令。”他声音低沉。“让各大战区上报当前状况,任何可疑情况必须第一时间马上通知我。”

    “是。”空旷的大殿中,一个尖锐声音迅速应下,缓缓消失。

    太一伸出手,掌心中骤然燃起一团璀璨的金色刺目火焰,火焰中隐隐有金色鸟类缓缓盘旋鸣叫。

    洪荒太大了,大到他虽然是名义上的天帝,但绝大部分区域,也是没办法管辖照看到。

    有些地方,光遁光全力飞行,也需要至少数年时间。这还是他天生以飞行神速著称,才能达到这个程度。

    若是换成一般妖族,飞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将洪荒飞个对穿。

    就算是名义上的监控,他也没什么办法掌控完美。

    “之前那种火焰波动....十二祖巫,难不成又有什么图谋么?....真以为我不敢动手?”太一面色沉下,手中的火焰越发刺目。

    ************

    ************

    哧!!!

    白金色火焰刚一亮起,便如同燎原般朝周围炸散分开。

    商羊面色大变,想要收回手掌,但已经来不及了。

    大片白金火焰沾染在他身上,如同跗骨之蛆,和大量黑雨相互侵蚀蒸发。无数黑色蒸汽弥漫开来。

    他尖鸣一身,整个人纵身往天空一跃,身体骤然膨胀变大,转眼便变巨到数十米高,化为一头淡绿色羽毛异鸟。

    异鸟振动双翅,上方天空的黑雨顿时更浓更大。仿佛用大盆连绵不绝的往下倾泻。

    但黑色雨水根本没法熄灭商羊身上的白金色火焰,那火仿佛附着在灵魂元神上燃烧一样,被黑雨淋湿了一小会儿后,整个火焰仿佛透明隐形一般,被雨水直接穿透,仿佛无形之物。

    啊!!!

    商羊脚下阵法大放光明,刺目的大阵将他的元神力量再度拔高一大截。

    “万洪!!”伴随着咆哮声中,白金色火焰里轰然炸开大片淡绿水流。

    但如同洪水一般的海量水流,刚一涌出便被朱雀神火包裹住气化。

    路胜平静望着眼前商羊。

    “火,本质乃是净化,是重生。燃烧后的灰烬,才能重做沃土,成为无数新生生物最佳的营养来源。是天地间最纯粹的净化之力。”

    “所以,你跑不掉。”

    路胜猛地抬手,挡在身前。

    正在此时,一道纯绿色光柱,从商羊所在位置狠狠射出。笔直砸在路胜抬起的手掌上。

    光柱炸碎,化为三朵圆轮一样的绿色花朵。花朵缓缓转动,中心有着点点暗红碎钻亮起红芒。

    轰轰轰!!!

    刹那间三声巨响爆开。

    路胜所在的位置骤然发生大爆炸,爆炸中心爆发的不是高温,而是极度的阴冷冰寒。

    “咳咳咳!!”商羊远远跳出,落在远处没有白金色火焰的空地上。他面色苍白,努力弯腰咳嗽着,身上满是刚刚全力爆发的大汗。

    噗。

    一个忍不住,他膝盖一弯,身上肌肉颤抖着跪倒在地,口中哇的一下吐出一大口绿色血水。

    “原本是打算作为后手,留给巫族大巫的伏笔,现在留给你也不错...”商羊涂掉残留血水,面色狰狞的缓缓站起身。但他明显在刚才那一下交手中消耗过大。

    先是挣脱白金色火焰的灼烧,之后更是将自己最大的底牌瞬间释放出三道。

    那是名为太阴玄冥寒雷的一次性法宝。他的原形本体天生便有控制雨水之能,在经过漫长的岁月后,商羊不光是彻底掌握了控雨神通,还利用这能力不断深化,直到如今,掌握这种世间可谓是最为阴毒极寒的恐怖能量。

    当然这种太过恐怖的力量,他也只能缓慢采集,一丝丝的将其编织包裹,制作成一颗颗所谓的太阴玄冥寒雷。

    而在刚才,他在察觉那火焰不对劲的瞬间,果断丢出花了上千年才祭炼而出的三颗寒雷。

    “这下...我看你还不死!”商羊低头再度哇的一下吐出口血,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准圣,只是借用阵法临时达到,这就相当于人类的用力过猛,现在力量巅峰过去了,后遗症开始迸发。

    路胜所在的位置区域,此时一大团幽黑色光球不断悬浮转动着,发出噼里啪啦电流般杂音。

    地面缓缓朝周围蔓延薄薄冰层,将这片区域形成外围凝固,内核转动的诡异景象。

    远远望去就好似一个玻璃墙内封锁着的黑色玩具球。

    光是无意识的能量外泄,太阴玄冥寒雷这种恐怖大杀器,便已经将周围的空间冻结住,无法突破。

    “这便是你最为依仗的,太阴玄冥寒雷?”

    一个平和的声音从黑球核心处缓缓传出。

    商羊浑身一颤,抬眼死死望去。

    只见黑球内部,一只白皙细腻的手掌缓缓按在内壁上。

    “还真是,吓我一跳。”

    嘭!!!

    刹那间漫天透明碎片飞散,整个黑球连同无形外壳,同时炸碎。内里的黑色能量和寒流还没来得及扩散溢出,便被核心处涌出的大量白金色火焰淹没。

    哧哧哧哧!!

    四道白色火柱冲破封锁,如同真正的火龙般冲向四面。

    其中一面便是呆住的商羊所在位置。

    情况紧急,他骇然回过神来,怒吼一声勉强抬手祭出自身本命内丹。就算是妖神,内丹也是一身力量的核心所在,也是最强所在。

    轰隆!!!

    一条粗达数十米直径的白色火龙,带着蛮横的冲击力,狠狠撞在商羊内丹上。

    他整个人被巨力撞得高高抛起,内丹裂开一条细纹,在天空中骤然燃烧起来。他的身体飞出上千米,最后狠狠撞在一片巨石林里。

    一根根巨石石柱纷纷倒塌,烟尘弥漫中,白色火焰顷刻间将整个这片石林点燃。

    大火迅速燃烧起来,石头纷纷融化,气化。形成一片高温地狱,将商羊死死锁在中心。

    啪....啪.....啪...

    细微的清脆脚步声,不断从外围靠近。

    路胜身披金红色羽衣,周围有着流苏一般的金色火焰环绕飞舞,刚才的那三颗寒雷居然对他没有丝毫伤害。

    “结束了。”他抬起手,包围商羊的火焰自动散开一道缺口,一道完好无损的人影从外围缓缓靠近,顺着缺口走进去。

    那人影赫然正是飞廉。

    “哥哥....我来..爱你了...哈哈哈...”飞廉眼睛血红,鼻孔嘴巴耳朵,身上,凡是有孔的地方,全部都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涌出紫黑色触须。

    大量触须落在地上,没有被残留的高温伤害,反而更加兴奋了一般,速度加快的朝着动弹不得的商羊涌去。

    “天帝....会为我报仇!!”商羊睁大双眼,身上骤然激荡起道道扭曲波纹。

    他想要自爆。

    但紫黑色触须速度奇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触须猛地一跃,瞬间将其全身覆盖。

    啊!!

    一阵痛苦的惨叫从触须中传出。

    路胜面色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虽然如今邪神力不足,但之前寄生在部下身上的触须,也繁殖了足够的数量。只用来寄生,不用来正面动手,数量还是够用的。

    惨叫声渐渐暗淡衰弱下来。

    路胜抬起手看着自己双臂。

    “下一个,就是准圣....”他轻轻吐了口气,转身就要离开。

    轰隆!!

    陡然间天空头顶黑云急速密集,刚刚商羊释放的黑雨不光没有消散,此时更是更加浓密。

    雷声滚滚,电光闪烁。大片黑云剧烈翻滚着,其间夹杂着丝丝紫色电纹一闪而过。

    “嗯?”路胜皱眉仰起头。

    他忽然感觉到正快要被彻底侵蚀寄生的商羊,一下有了莫名的庞大反抗之力。

    他似乎...快要突破准圣了?

    路胜眯了眯眼,转过身看向被无数触须淹没的商羊所在位置。

    “这算什么?主角开挂?还是临时爆种?”

    迄今为止,商羊和他以前寄生侵蚀的所有妖神都不同。他是最强的一个,也是最接近准圣的一个。

    同为天庭最强妖神之一,恐怕只有妖师鲲鹏能稳压商羊一头。

    而现在,侵蚀商羊的举动,似乎引起了这片宇宙的某种细微对抗。

    路胜默默注视着紫黑触须覆盖的烈焰高温区域,一言不发。

    大量的莫名其妙能量,正通过某种神秘的通道,源源不断的涌入商羊体内,帮助他抵抗来自元神和身体上的侵蚀。

    而且这种能量的来源和渠道,路胜根本摸不着头,连发觉都发觉不了,自然就更加没法截断。

    他感觉到,这些能量带有极其强烈的排斥性,针对他邪神力触须的排斥性。

    仿佛压根就是针对邪神力触须制造而出的产物。

    “这难道是这方宇宙的排斥?”路胜眼瞳里红光一闪,就要上前出手。

    忽然他神色一动,神魂深处的本体微微一颤,一股灰暗的,充满绝望和恐慌的诡异力量,顺着他的本体朝外急速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