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百三十七章 燃烧 一
    光芒之中,一把暗红色古朴精致的巨大长剑,缓缓浮出血池。

    红色的光芒映照在路胜微笑的脸上,反射出晦涩妖异的荧光。

    “这把刀,看来又能用很多年了...”

    “.....额,主人,这是南明离火剑....不是刀。”一旁妖族忍不住提醒道。

    “你看错了,他就是刀,只是长得像剑而已。”

    “剑其实就是刀的一种,可以换着用。”路胜微笑,“何况,它只是伪装得比较好而已。我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本质。”

    “可我确实不是刀....是剑....”南明离火剑颤动了下,发出嗡鸣声。

    “迷失了自我的刀灵么?”路胜微微摇头。“你只是没有认清自我罢了。”

    “可我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就记得我是剑......”剑灵还想说话。

    “那都是谎言!”路胜断然道。“其实你的真实身份是把双刃刀,剑什么,都是用来哄骗于你的说法。”

    “是这样吗?”剑灵有些迟疑。

    “是这样,你该庆幸遇到了我,让我帮你揭开了真实身份!”路胜洒然道。

    “可我还是感觉........”

    “你的感觉是错的,就像刀,从不认为自己是凶器,总把事都怪在握刀的人身上,但实际上他们就是凶器。刀制造出来,就是为了切割。他们就是凶器,没什么好说的。”路胜提高声音。

    “原来.....我其实是一把刀么...??”南明离火剑有些糊涂了,他本身便只有简单的灵智,此时确实被路胜一通话弄得迷糊不清了。

    路胜见状,连忙加大心理引导术作用。

    “放心吧,我绝不会辱没你,从今往后,你就是我路胜最强之刀!为了帮助你恢复正常,以后我就叫你,我帮你换个名字吧。”

    他正色道:“你乃朱雀一族流传下来的绝世神兵,威能无穷,非朱雀王不能使用。既然如此,从今往后,你就叫,朱王刀好了。”

    “朱(猪)王刀么...?”

    周围一群妖族相对无言。

    “好了,就这样吧,收集仪式继续进行,我需要更多的妖族,更强修为的大妖。”路胜平静道。

    他在尝试制造寄神力,制造这种他一直依赖极度依赖的东西。从一开始,他便对这种奇异的东西,或者说能量,感到新奇。但一直没有空闲真正去探究它。

    但现在,在这个洪荒新世界内,他有着足够的权势和时间,去尝试,看看能否人为的制造这种特殊的高等能量。

    路胜走到池边,伸出手,轻轻探入血池。

    荡漾的粘稠血水淹没了他的食指,顿时间一股浓郁的寄神力飞快传递进他的身体。

    “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拭目以待了。”吸光里面的寄神力,路胜收回手,起身转身离开。

    “恭送主人。”

    众看守的妖族纷纷躬身。大量的触须从他们的身后涌出,如同章鱼一般朝着路胜朝拜。

    走出妖神宫,路胜深吸一口气。

    他不知道刚才吸到的这几百万寄神力,是才制造的,还是原本就在这些献祭的妖族身上的。

    但等到血池成型,固定住周围的妖族祭品数量后,他会一口气吸干所有的寄神力。

    如果在那之后还有寄神力产生,那就意味着,人造寄神力是可行的。

    咔。

    忽然路胜面色一动。

    脑海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咔嚓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裂开一样。

    他闭上眼,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里,你那些如同杂草一样随时可以延伸过去的寄生体,突然少了几个。

    “是被人发觉了?还是...发生意外?”路胜不得而知。不过不要紧。该做的安排,都已经做了。

    他仰头看向头顶,金色的太阳星缓缓释放出刺目耀眼的阳光,虽然比起射日之前黯淡了一些,但一样能维持住正常的光照。

    *************

    *************

    “就是这种火焰!”

    白泽宫中,端方面色苍白,死死的盯住白泽手里拿出的一点点白色粉末。

    这粉末似乎是某种火焰焚烧过后,残留下来的灰烬。

    白泽眉头紧蹙,看了眼不远处的妖师鲲鹏。这东西是从他那里弄到的。

    说不清来历。但却让端方出乎预料的肯定了答案,那就是,这种火焰的主人和那些被控制的妖神,有着一样的气息。

    白泽宫大殿角落里,还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奇形怪状的妖族尸体。

    这些都是妖师鲲鹏带来的,他杀死了这几个奇异妖族,尽管他们生前乃是极强的妖神,但在妖师面前,并没有什么反抗之力。

    “这几个家伙,居然设下埋伏,试图偷袭我。被我发觉后,直接斩杀。听到你们也被伏杀,就送过来对比下,看是不是一批,没想到....”

    妖师面带冷笑。

    “居然有不怕死的敢对妖庭妖神下手...当真找死!”

    “不....不是找死...”白泽微微摇头。“妖师或许无所谓几个妖神围攻,但如果数量增加一倍呢?”

    “那又如何?都只是土鸡瓦狗罢了。”鲲鹏一如既往的高傲。

    “那如果再多十倍呢?”白泽又问。

    鲲鹏面色微变。

    “这不可能!天地间能拿出数十位金仙的势力,也就我妖庭和巫族!”

    “没什么不可能。”白泽得出了自己的答案,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巨象,更何况这些可不是蚂蚁,而是货真价实的妖神。

    数十位一起上,就算是鲲鹏,也会力有不逮。

    “这不是车轮战,若是有数十位妖神联手,以大阵结合,力量混元为一,那么无论我们再强,就算是准圣,也很难正面抗衡。”白泽就像述说一个事实般,平静说明道。

    “那又如何?你到底想说什么?想说这个背后操控一切者,能够调动这么大的力量?”妖师鲲鹏冷冷道。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事实确实如你所猜的那样。那家伙,确实能调动这么多的力量。”白泽淡淡道。

    “荒谬!”鲲鹏压根不信,“白泽你是最近查案查得脑子傻掉了还是怎么的?这等愚蠢妄言,说出来除了徒遭人笑,还有什么用。”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一旁一直沉默寡言的端方,忽然伸手捏起那些白色粉末。

    “我可以顺着这种火焰的气息,找到它的主人。”

    白泽和鲲鹏两者闻言,同时一震。

    “你确定?”白泽微微睁大双眼。

    端方点头,郑重道。

    “绝对确定!”

    “那就动手!”鲲鹏冷笑起来,“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能操控妖神效劳!”

    “动作尽量快,我们必须要在那家伙没反应过来之前,找到他!”白泽赞同点头。

    “好!”端方狠狠点头。“我感觉那股气息非常近。如果没猜错的话....”

    ************

    ************

    铮铮铮铮!!

    一阵急促的琴声连绵不绝,仿佛金铁交加般,从朱雀宫一处偏殿传出。

    小宁低头全神贯注的弹奏着琵琶。

    雨萱侧躺在木榻上,有女孩在轻轻帮她按摩头部。

    其余族人纷纷端坐在下方两侧,听着乐曲,吃着佳肴仙果,不时有人起身相互追打打闹,气氛异常活跃。

    朱雀一族难得的开了一次宴会。

    路胜盘坐在左侧的一个中间点的位置,正端着一壶仙酒慢慢给自己倒满酒杯。

    嘭!!

    忽然一声巨震从远处宫殿群传递过来。

    宴会微微一滞,小宁抬头看了眼雨萱,用眼神询问是否还要继续。

    “或许是某处妖神宫的阵法破损了,没关系,继续吧。”雨萱也是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即安慰道。

    乐曲声继续演奏起来。

    嘭!!

    突然间,宫殿大门被一股巨力狠狠撞开。一群身上环绕着强横妖力的妖族大步走进宫殿。

    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缠绕着元神气息,竟然全都是强横到极限的妖神。

    走在最前面的,赫然便是端方和白泽。以及妖师鲲鹏。

    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这段时间妖庭从下界重新招募的新的妖神。以前没能招募是条件不够,现在急需战力,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在哪?”白泽看向端方。

    端方嗅了嗅鼻子,视线在一片呆滞的朱雀一族众人身上扫过,很快便停留在了路胜身上。

    注意到端方的眼神,白泽同样也盯住端着酒杯一脸愕然的路胜。

    “请问你们...”雨萱一下从木榻上起身,看到这群人身上缠绕的元神气息,表情顿时变得极为凝重。

    “雨萱见过妖师,白泽前辈,以及诸位妖神同僚。”她很快走下高台,恭敬朝着鲲鹏等行礼。

    “英招,是不是你杀的?”白泽压根就没理会她,而是直勾勾的盯住路胜,走上前一步,寒声道。

    这句问话蕴含的信息量,让雨萱面色大变,朱雀一族也纷纷捂嘴传出惊呼。

    英招的死并没有宣扬开来,一直都只是隐瞒着众人,现在却被白泽当众讲出。

    顿时众人这才想起,确实最近已经有一阵没听到过英招总管的命令了。

    顺着白泽的视线,雨萱的注意力才落在了坐着的路胜身上。

    小宁手里的琵琶一下哐的跌落在地。她俏丽的小脸吓得花容失色,浑身都在轻微颤抖。

    不只是她们,朱雀一族所有参加宴会的族人,此时此刻,视线全都集中在了路胜身上。对于这个相貌俊美,气质温和的下界同族,她们一直的印象都很不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扯入这等麻烦事里。

    “诸位前辈,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雨萱忍不住开口解释。

    却不料白泽等妖神看也不看她,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依旧坐着的路胜。

    和周围的愕然,惊讶,震撼,完全不同。

    路胜端着酒杯,闻言,脸上的愕然也慢慢平静下来。

    “没想到,你们动作这么快。”他一口将杯子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别纯粹的美酒或者高度酒,他更喜欢这种带着酒味的果汁。

    虽然妖族将这个叫酒,但他执意的喜欢将其叫做果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