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姐姐 二
    医院大门是泛着锈迹的黑铁大门,透过门栏杆,路胜看到了里面有年纪很大的护理人员,推着一个个病人在庭院里晒太阳。

    整个医院很少出声,几乎听不到什么大的噪音。就连说话声都细不可闻。

    所有护理人员都表情木讷,甚至有些呆滞。一言不发,完全没有正常护理人的热情。

    路胜拿出手机给父亲王卓打了个电话。

    “我已经在门口了。”

    “我马上出来接你。”电话里传出一个浑厚疲惫的中年男人嗓音。

    路胜稍等了一会儿,很快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带着疲惫的黑眼圈,从门卫室走出来,径直走向路胜。

    “东东,走吧,去看看你姐,然后我们去吃饭。”

    “好。”路胜点头。

    王卓是个很老实本分的上班族,现在是在一处外企公司担任主管,为人忠厚,工作勤勉。

    上级也十分看重他,不断为其升职加薪,原本这一切都是十分顺利,可惜王静的事,彻底拖住了他的升迁脚步。甚至还反过来让原本宽裕的经济捉襟见肘。

    看得出,他年轻时候也算是美男子。

    身材高大,双肩宽厚,一头简短有力的短发,配合沉稳坚定的眼神,很容易就给人一种亲和和信任感。

    “这次出去旅行怎么样?好玩么?”

    “还行。虽然遇到了些事,不过还算顺利。姐姐到底怎么样了?”路胜问道。

    “照顾她的一个护理人员....失踪了....这已经是第三个了...现在已经没人愿意照看她了。”王卓显得十分疲惫。

    两人走上楼梯间,没有坐电梯,空旷的楼梯间里不断传来两人清脆的脚步声。

    “到底怎么回事?”路胜咋读问了句。

    “......不知道。你姐姐...你姐姐也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是你妈妈在照看她。”王卓叹气道。

    上了二楼,在最右侧的尽头处,一间大门紧闭的看护室前,路胜看到了这具身体的母亲——郑欢。

    她正站在看护室门前,通过门上的玻璃窗,往里看望。眼圈还是红的,显然才哭过。

    “东东来了?”郑欢扭头也看到了过来的路胜。

    “医院要我们赶紧带她走。他们不愿意接收了。我尝试了加钱...但...”王卓苦涩的摇头。

    路胜上前靠近,站到窗口往里望去。

    空旷的白皙房间内,一个穿白裙子的黑发女子,正呆呆的站在角落里,手里提着一只白色的小提包,厚厚的长发遮住她的双眼,只能隐约透过发丝看到那双漆黑而毫无生意的空洞双眼。

    “可是我们现在又能把她接到什么地方去?”王卓痛苦的抓着头皮道。

    嘭。

    忽然远处走廊传来一声闷响。

    众多护理人员先是一顿,随即纷纷朝着声音传来方向看去。

    啊!!!

    一声尖叫陡然炸开。

    “死人啦!!”几个护士惊恐的从一间病房逃出来,慌不择路的四散跑开。

    路胜侧过头看了眼那边,又回过头看向看护间内。

    入目之处,玻璃上紧贴着王静那张苍白木然的漂亮脸颊。

    黑发下的那双眼睛正笔直的紧盯着路胜。

    “我讨厌别人说我坏话。”王静平静道。

    路胜看到父母两个都过去看那边发生了什么,就他一个留在门口,索性他也盯着王静。

    “姐?”他试探性质的叫了句。

    王静木然看着他,忽然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然后缓缓后退,一直到房间正中。

    “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喃喃道。

    声音虽然小,但路胜确实听清了。

    “以前你很怕我的...”王静低声道。

    “那时我小,还不懂事。现在我相信你不会害我。”路胜沉声道。

    这点他确实不怀疑,从这个王静身上,他感受到了诡异气息,也感受到了某种莫名的神秘。

    唯独没感受到的,是恶意。

    听到这句话,王静的嘴角似乎翘得更高了。

    “回家吧,我们回家。”此时王卓郑欢终于还是决定下来,带王静一起回去。

    医院办理出院手续速度奇快无比,而且最让人不敢置信的是,他们不光没收王静最近的住院费用,还反过来额外支付了十倍的赔偿金给王东一家。

    骤然发了一小笔的王卓,带着王东和王静一起去商场买了一些女孩子日用的东西。

    然后一起回家,收拾房间,买菜做饭。看起来王静完全没有任何精神病人的迹象。

    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和一般的正常女孩没区别。

    如果不是那份让人毛骨悚然的血腥档案的话,路胜也不会相信这个姐姐极有可能是极其危险的精神病人。

    坐在一边,路胜忽然发现,王静的手腕上似乎有不少的深深疤痕。

    注意到路胜的目光,王静笑了笑,举起手,抓住他的手。

    “弟弟。”

    “我喜欢。”

    她连续说了两句话,但手却紧紧握住路胜的手。

    “姐....”路胜完全没应付精神病人的经验,按照王东的记忆,这个姐姐以前完全没存在感,只有周末偶尔会在医院,隔着玻璃远远看到她。

    按道理说,王静没有任何暴力情况,一直都是这么安安静静,从不乱叫挣扎什么的。

    但她到底是什么时候被评定为精神病的,这个就连王卓两人也回答不上来。

    似乎在她身边接连出现血案后,慢慢的就将其定性为精神病,关押进精神病院了。

    “吃饭了!”王卓端着菜走出厨房,将菜盘子一一摆到桌上。

    郑欢也一边解开围裙,一边走出厨房。

    两人刚一出来,便第一眼看到了王静握着路胜的手。

    “静静!你在干什么!!快放手!放手!”王卓面色瞬间扭曲起来,惊恐的冲过来,一把把王静的手松开,拖着路胜到远处的椅子上坐下。

    王静手背都被抓红了,但她脸上依旧泛着淡淡笑容,似乎完全没被刚才的事影响到。

    “没事的爸,姐只是握住我的手而已,我们没什么事。”路胜有些莫名道。

    “这就好,这就好!”郑欢也是吓到了,俏脸煞白的走过来,一把抱住路胜就开始哭。

    “吃饭吧。”王静站起身,一身幽灵一样的白裙,走到餐桌边坐下。

    路胜安慰了下莫名惊恐的父母后,也拖着他们一起坐好,好好吃饭。

    一边吃,他一边仔细感知王静身上的情况。

    很奇怪,他完全没从这个姐姐身上感知到任何已知的能量。没有荒芜之力,没有魂力,也没有其他异种能量。

    看起来王静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

    但直觉告诉他,这个结论是错的。

    匆匆吃过饭,王静居然还破天荒的给路胜夹了几夹肉,脸上从头到尾都带着淡淡的笑容。

    嘀嘀嘀....

    忽然王卓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

    他连忙起身去接电话。

    不一会儿,他脸色发白的踉跄走回来。胸膛不断的剧烈喘息。眼神甚至都不敢去看王静。

    “怎么....怎么回事??”郑欢在一旁颤声问。

    “......”王卓沉默了下,抽了一张纸巾擦额头上的汗水。

    好半响,他才缓缓憋着嗓子回答。

    “第三精神病医院.....着火了...静静住的那一层....连护理长在内的十三人....没一个逃出来....”

    静。

    死一般的寂静。

    哐嘡。

    郑欢手里的筷子一下砸到碗边缘。她顿时如梦初醒,赶紧捡起筷子,却已经再也没了吃饭的心思,低着头完全不敢看王静。

    路胜听到消息,也是惊了下,随即看向姐姐王静。

    王静面色温和,同样微笑的看向他。

    沉默了会儿。

    “对了,姐姐现在才二十出头吧,是该入学还是直接出去工作呢?”路胜直接打破安静,用一种不大不小的正常音量开口道。

    王卓和郑欢两个没回话,都是低着头,身体在发颤。

    很明显,他们在怕。

    身为父母,却害怕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不得不说是世界上最大的讽刺。

    既然父母不愿意说,路胜也不强求,而是看向王静。

    “姐你想去上学还是去找工作?”

    “我.....就在家里,哪也不去。”王静微笑着看着他。

    哐嘡。

    王卓一下子站起身,拉着郑欢离开餐桌,走进卧室,然后不一会儿便传出细细的压抑哭声。

    餐桌上就只剩下王静和路胜两人。

    安静了一会儿后。

    王静一直微笑的盯着路胜看。

    “你....怕不怕?”

    “为什么要怕?”路胜反问。“你会害我么?”

    “不会....”王静回答。

    “那我怕你做什么?”路胜看了眼桌面上的饭菜,然后再看看对面王静面前的饭碗。

    “你还吃不?不吃都给我。”他一把抢过王静面前的饭碗,全部倒进自己大碗里,低头便开始使劲狂塞起来。

    王静顿时一怔,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桌面上的菜,除开自己碗里的一些外,其余都被弟弟塞完了....

    而最让她惊喜的是,这个弟弟....居然不怕她。

    没有任何偏见,没有任何恐惧,仅仅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正常姐姐对待。

    这种感觉,她从未感受过的这种感觉.....

    就好像,一下从阴冷潮湿的角落里走出来,一道纤细的阳光笔直照射到自己身上。

    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