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百五十七章 灾厄 一
    水银之都。

    鹰列帝国首都,水银之都的最高处,凡塞拉塔顶端。

    犹如尖刺般直冲天际的白色高塔上,两个白袍银冠的白发老者,一个盘膝,一个站立,正同时眺望着远处广阔的繁华乐虎国际娱乐。

    “她又出来了。”盘膝坐下的老人低沉道。

    “每千年一个轮回,这次轮回的她,应该才觉醒没多久,让所有触须都缩回来吧。黑幕即将降临。我们最好不要和她发生冲突。”站立的老人平静道。

    “这就是变数。放弃记忆,换来真身一次次轮回不灭,这样的重生真的有意义么?

    一个人连自我的记忆和存在印记都没了,那样真的还是最初的自己么?”盘膝老人叹息道。

    “谁知道呢。但她越来越强了,这个却是事实。”

    “蓝格朗日共和国那边,所有驻扎点全部退回,那块地盘送给她好了。”

    “不送也没办法,毕竟,那种力量可是无法抵抗的不可抗之力。只要是在她身边待久了,就会出问题。”

    .............

    .............

    清晨的阳光缓缓透过窗户,落在卧室的床铺上。

    奶白色的被子乱糟糟的挤成一团。

    路胜缓缓睁开眼,从床上爬起身。随意收拾换了身衣服后,他拉开房门。

    客厅里父母都不在,桌上依旧老规矩的放了一张纸条。而姐姐王静,正坐在沙发上,腰背挺得笔直,身上穿着宽大的白色连身裙,一头黑色长发顺着后背笔直垂下。

    阳光下,白色裙摆反射出有些耀目的微光。

    似乎是听到声音,王静抬起头,对着路胜露出一丝微笑。

    苍白精致的面孔在晨起的阳光里,不知道怎么的,反而给人一种纯净如水晶般的美丽。

    当然,对于路胜而言,这不符合他的审美观。这种脆弱如瓷器般的邪道美丽,根本就没法把玩。

    什么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美丽的东西不给玩,那就别出现在他面前,光看不动,那不是浪费时间么?连吃饭都讲究色香味俱全,光看有个屁用。

    “吃过早餐么?”路胜走到厨房看了看,熬好了小米粥,边上放了几个肉包,摸了下包子皮,有些凉了,看来是蒸了不少时间了。

    “没。”

    王静简短回答。

    “那一起吃。”路胜把包子和小米粥都端上来,摆好,然后给两人一人盛了一碗。

    王静刚刚端起碗,就听到对面弟弟砰的一下放下碗的声音,抬眼看看,对面的大碗已经空了。

    路胜正拿着两个包子,两口一个就塞进嘴里咽下,吃包子跟吃花生豆没什么区别。

    路胜又连续吃了三碗粥后,算是半饱,才站起身收拾碗筷。

    “今天有什么打算么?”路胜平静道,

    王静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任何打算。

    父母一大早就离家,很难说不是为了躲避她。不过也是,像她这样的人,本就不应该有谁愿意靠近。

    任何呆在她身边的人,都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而遭遇厄运。

    这就算了,最危险的是,所有靠她太近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开始厌恶她,憎恶她。

    这种情绪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放大,直到最后,变成意图杀死她。

    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例外。

    没有谁不惧怕她。

    靠近她的人,都会遭受厄运,都会陷入憎恶的怪圈无法自拔。

    就连她的父母也一样。

    很早以前她为什么会被送入精神病院,也是因为父母在那种诡异的力量影响下,差一点就将她活活扼死。

    清醒过来后的王卓两人,惊恐之下,终于决定将其送入精神病院。在那里,王静有专门的思考空间,有专人负责饮食起居。

    王卓两口子也不用整天担惊受怕。

    吃过早餐,两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路胜一天天的不断强化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早已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

    奇怪的是,白雾的人从那天起之后,就再也没来过。

    好在他现在正值假期时间多,也没上课,闭目休息了一阵后,便开始打开手机,查看移山门他们赠予的电子资料。

    王静则很奇怪的坐在窗口边,不时的侧过头,朝着外面望去。

    基本上一天时间,她就能坐上整个白天。

    而自从王静回家后,王卓两人便很少回来,不是去外祖母那里,就是在单位加班暂时回不来。

    他们之前想悄悄将路胜叫走,但被其拒绝了。

    在路胜看来,王静除开沉默了些,其余和正常女孩差不多。没什么好忌惮的。

    时间一点点流逝,几天过去了,渐渐的,父母王卓两个连家都不回了。整个房子里平日就只有路胜和王静两人。

    “喜欢听音乐么?”路胜拿着一个cd机冲王静晃了晃。

    王静沉默的摇头。

    “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吧,过几天我可能要出去一趟,姐你一个人在家里好好休养,没事可以出去周围逛逛,散散心。”路胜和王静住了这么些天,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只是王静总是一身素白的裙子,长发披散垂下,晚上也不喜欢开灯,要是一般人,还真可能被她突然吓到。

    好在路胜以前杀人都是按星球来算,自然不会被这点小事吓惊吓,叫了她几次不要晚上乱跑,但都不听,索性就不管她了。

    到了正午。

    两人坐下吃饭,饭是在外面餐厅定的外卖,色香味俱全,本来王卓两人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自己弄吃食。

    不过路胜身怀几百万现金,在吃上自然不会委屈自己,当即便在周围附近找了一家味道不错的餐厅,定下作为长期饭票。

    “你之前说,要去哪?”王静回想起早上,听到路胜说要出门,顿时抬起头,清澈漂亮的大眼睛平静的盯着他。

    她喜欢这样的感觉,每天平平静静的吃饭,休息,看电视,睡觉。身边有个能陪伴自己的人,不惧怕自己的人。

    这些天的观察下来,弟弟王东不知道怎么的,似乎连那种自然而然的厄运异能也不对他产生作用。

    这让她原本提着的心,渐渐落下。

    虽然只是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但她已经喜欢上了这种平平淡淡的日子。

    “外地。”路胜简短回答。

    “我要一起。”王静平静道,端起碗筷慢慢吃着。

    “我是去办正事。”路胜认真道。

    “.....”王静一言不发,精致白皙的面容垂下,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连你也要离我而去么?

    她身上隐隐流动起一丝丝诡异黑气,一种残忍暴虐的念头顿时涌进她脑海。

    “我之前惹了一些麻烦,有人要来找我,所以我的得出去解决下。”路胜简单的概括道。

    “一起。”王静淡淡道。

    ‘就这么急着想要抛弃我么?’

    她心头的黑气越来越浓。

    路胜有些头疼。

    “算了,一起就一起。我先去买点日用品。一会儿就回来。你要什么喝的?酸梅汁么?”

    王静身上的黑气瞬间散掉,她喜欢酸梅汁,微微点头,看着路胜放下空碗,拿了件外套便推门离开。

    嘭。

    房门关拢。

    路胜无语的走进电梯,按下一楼键。

    王静的情况渐渐变得让他有些头疼,这个便宜姐姐身上,似乎有着类似怪异一样的本质,但似乎又和怪异不同。

    他暂时没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

    不过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欢自己这个弟弟。

    下到一楼,电梯门缓缓打开,路胜走出楼梯间。

    嘭!!

    一个花坛从天而降砸在他头顶上。

    花坛破碎,锋利的瓷片被右侧的墙壁反弹了下,狠狠从路胜脖子大动脉上一划而过,只留下一道细细白痕。

    “艹!我才洗的头!”路胜想着事情,被这么一下突然砸到,顿时赶紧让开,低头使劲拍着头顶上的泥土。

    他恼火的朝上面望去。

    根本不知道是哪一家砸下来的,而且以他如今的身体素质,居然还没能躲开这突然袭击,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不过路胜也是习以为常了,这些天里,他已经不止一次遇到这种事了。

    把头发上的泥土拍干净,他继续走出楼梯口,沿着人行道出了小区。

    滋!!

    忽然一辆小轿车失了控一样从身后侧面朝他撞来。

    路胜往左让了几步,小轿车笔直和他擦身而过,狠狠撞在一颗歪脖子大树上,再也不动了。

    路胜看了下时间,确认了大路两侧都没车,才快步穿过马路。

    路过一个井盖时,井盖突然毫无征兆的垮塌下去,路胜一只脚在边上一踩借力,轻松稳住身体,继续往前走路。

    很快来到一处路边的小超市前,他随意挑了几样喝的,加上王静要的酸梅汁,然后又拿了一些女孩子用的日用品,香皂沐浴露什么的。

    “结账。”他走到柜台前。

    柜台里是个头发乱糟糟的年轻人,迅速给他算了需要的钱。

    付了钱,路胜走出小超市,身后顿时传来细微的叹气声音。

    “小心!!”

    忽然身后那年轻人大叫起来。

    路胜抬头一看,超市上方挂着的广告牌,居然笔直的无声无息砸下来,广告牌下方两个字母下半截的尖锐角刺,正对着他狠狠落下。

    嘭。

    一阵乱七八糟碎屑散开。

    路胜毫发无损的站在中间,前面是刚刚掉落下的广告牌。

    就在刚才一瞬间,他只是往前闪电般跨出一步,千钧一发的躲开了广告牌的穿刺。

    “要是换成正常人,怕是死了不知道几次了。”路胜眉头紧蹙起来。

    在老板的连续不断道歉鞠躬下,路胜提着免了单的商品,朝着自己住处方向走去。

    他有些奇怪,虽然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意外,但这才多少时间,短短十分钟内,他就遇到了这么多次意外。

    这简直就是厄运当头,霉神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