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值得一帮
    “风扬兄,这些年我在青州,也多亏了你关照,咱们二人的关系,说这些也就太客气了。”

    “只是,你身为麒麟王府,齐氏族长,离开王府这么久,真的没问题么?”布衣老者面带微笑,下出了一个棋子。

    “只要我能踏入天武境,就能够与府主比肩,林氏的那个老东西,就算趁我不在的日子,再怎么打压我齐氏,待得我回去之后,他也只能屈服于我。”提及此事,齐风扬满脸的得意。

    “如今九州大陆,天武境已不再是传奇,但你青州却只有麒麟王府的府主,和凌云宗的宗主踏入了这一境界,也难怪青州会成为九州最弱的一州。”布衣老者摇了摇头。

    “呵呵。”对于布衣老者这颇为讽刺的话,齐风扬也只能是苦笑,而无法反驳。

    想当初青州强者辈出,一直都是九州的最强州,但是当初毕竟是当初,如今青州的落寞是事实,当然,青州之所以会落寞,也是归罪与他们这一辈,太过平庸。

    想到此处,齐风扬也是不由感叹一声:“纵观如今的青州小辈,也是没有太过突出之人,独孤傲云在青州,倒还算是不错,但放在九州大陆的小辈之中,却也略显平庸,难道说是天要绝我青州么?”

    “不会,你青州已经出现一个厉害的小辈了,只要给予他一些时间,定能超越那独孤傲云。”布衣老者淡淡的笑道。

    “恒远兄,不知此话怎讲?”听得此话,齐风扬平静的神情不由一变,赶忙追问道。

    “百曲沟内,可不是只有你我二人,除了你我外,还有一个人在这百曲沟内滞留了大半年。”

    “并且,这大半年的时间内,他可是收获颇丰,盗取妖兽圈养玄药的宝库,横扫整个百曲沟,最主要的是,他还是一位灰袍界灵师,并且只是一个少年,这个年龄,具有如此作为,当真是前途无限啊。”布衣老者再次笑了笑。

    “一个具有灰袍界灵师能力的少年?”这一刻,齐风扬也是无法淡定了,激动的猛然站起身来,因为一位灰袍界灵师,对于青州来说,可绝对算的上是一个人物。

    一个少年?一个少年能够成为一名灰袍界灵师,这的确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让他不得不重视的事。

    不过仔细想想,齐风扬又觉得不对,于是道:“恒远兄,这里可是百曲沟,你说过,除非是蓝袍界灵师,或者实力极其雄厚的天武境,否则在百曲沟的阵法开启后,无人能够抵挡着里的压迫,灰袍界灵师,他怎么能够在此处生存大半年?”

    “哈哈,这不也正是那少年的厉害之处么?说起来,他能够生存下来,还是多亏了风扬兄你的帮忙啊,若不是当日,你将我给你的护身令牌交给他,他也不可能记下凝聚令牌的阵法。”

    “不过就算如此,我也不得不承认此子的厉害,毕竟我那阵法,可是非蓝袍界灵师无法凝聚的,但他却做到了,你说,他究竟算不算是一个厉害的小辈?”布衣老者轻笑道。

    “恒远兄,你是说,那在这百曲沟生存了大半年的少年,是当日那个楚枫?”这一刻,齐风扬才恍然大悟,目光中充满了吃惊。

    “自然就是他。”布衣老者点了点头。

    “我就说那少年是个难得的天才,想不到会天才到这种地步,也难怪会得到御空老人的传承。”而这一刻,齐风扬也终于恍然大悟,感到震惊的同时,他豁然一笑,越发觉得自己当日所举,是正确的。

    “御空老人算什么,不过是位玄武巅峰罢了,终生都未能触碰天武境。他能创造出御空而行的武技,定然是机缘加运气。”

    “那少年比他厉害多了,因为早在半年前,青州便出现了一个神秘的人物,灰袍先生。这灰袍先生不但惊动了凌云宗,也惊动了你麒麟王府,尽管消失了大半年,但如今仍是青州之人,茶余饭后议论的人物。”

    “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灰袍先生,应该就是那叫做楚枫的少年。”布衣老者继续说道。

    “竟然还有这种事,看来那楚枫,还真是一个不安分的小子。”

    听得布衣老者的讲述,齐风扬脸上的笑容则是越发浓郁,内心更是激动不已,因为越是不安分的人,往往越能成为大人物。

    毕竟历代那些顶尖强者,哪一个不是在年少之时,便锋芒毕露,傲视同辈中人?如今青州出现这样一位少年,齐风扬就如同见到了希望,自然狂喜无比。

    “只不过,这小子可能有着一场大劫。”布衣老者突然道。

    “大劫?恒远兄,你这是何意?”见状,齐风扬神情大变。

    “此子与人有场生死战,并且时日将近,其对手乃是玄武城城主之子,并且深得你麒麟王府一个那个林氏老杂毛,林然的厚爱,这大半年为了培养他,可没少祸害你麒麟王府的资源。”

    “而那少年,哪怕天赋不凡,但在青州却没什么背景,所以我觉得,他此战乃是凶多吉少。”布衣老者解释道。

    听得此话,齐风扬眉头紧锁,随后对布衣老者道:“致远兄,我.....”

    “去吧,我知道你这老东西,很希望青州能够出个像样的后辈,这个小子,倒也值得你帮帮。”还不待齐风扬讲话说完,布衣老者便对其摆了摆手。

    “果然知我者致远兄也,致远兄,那我就先告辞了。”齐风扬话罢欲走,不过又在门口处止住步伐,回身拱手道:“多谢风扬兄留此子一命,我代他对你谢过了。”

    “这命是他自己赚回来的,他的天分,值得我放他一马,也值得你帮他一把。”布衣老者微笑道,齐风扬也是相视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向山峰之下行去。

    就在齐风扬离开后,那布衣老者的面容,则是变得凝重起来,目光中满是忧虑,他站在山巅,望着远处的天空,淡淡的道:

    “已经六年了,为何你还是没有出现?天赐神体,应该不会如此默默无闻才是,难道说?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

    这一刻,布衣老者不由叹息一声,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思绪飘向了六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一夜,九天银河之上,出现了九色神雷,震动了整座大陆,却最终霹向了青州。

    那一夜,姜氏皇朝数以万计的皇朝高手,前往青州,誓要寻得神体,然而却又空手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