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七百三十五章 给我跪下
    “就是,还真以为依仗一个外人,就能在四海书院无法无天了不成?”与此同时,其他几位弟子,也是没有好气的说道。

    因为,这是巴结王龙的好机会,他们都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最主要的是,若是不向着王龙说话,他们也怕遭受到王龙的惩罚。

    “王龙,既为同门,本是应该相互照应,你身为师兄更是应该以身作则,怎么能因为一点食物,就这般动怒呢?”就在这时,蓝曦开口了,她已经看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所以着实看不下去。

    “这……”蓝曦一开口,那些刚刚斥责姜无殇的人,都是不由闭上了嘴,王龙他们不敢得罪,蓝曦他们同样不敢得罪。

    “蓝曦,这话你说的不对,身为师兄,的确应该关照师弟师妹,但同样的我也该教会他们规矩。”

    “这姜无殇不懂规矩,我教他,有何不对么?”王龙出言反驳,但是心中却暗道:“臭娘们,越来越过分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面,搏我的面子和我唱反调,等你中了我的催 情药,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一刻,王龙并未真的生气,反而很是高兴,因为他明恋了多年的女子,终于快要成为了他的胯下之物,这让他只要想想,便不由暗爽,下面自动挺起。

    而对于王龙的这般说法,蓝曦也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毕竟所有弟子见到他们三人都要行礼,这是院长大人亲自定的规矩,虽然她可以拒绝别人对她行礼,但王龙若要享受这一特权,哪怕是她也没有资格阻止。

    “你还发什么呆,还不快给我大哥行礼?”见蓝曦不再说话,王越赶忙指着姜无殇喝道。

    而姜无殇虽然心有不甘,但这的确是四海书院的规矩,所以只好走上前去,对着王龙施以一礼,说了句:“拜见王龙师兄。”

    “哈哈”见姜无殇服软,王龙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又指着姜无殇道:“记住了,以后每次看见我都要过来行礼,这是规矩!”

    “好一个规矩,那不如让我教教你规矩如何?!”而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声音响起,与此同时四道身影,也是自宫殿内走了出来。

    这是两男两女,张天翼在最后,苏柔苏美在左右,中间为首的正是楚枫。

    “楚枫?他竟然在?什么时候回来的?”见到楚枫,那两男一女的弟子,面容不由大变,吓得不轻。

    他们先前之所以敢那般说姜无殇,是因为知道楚枫不在千年古城,但万万也想不到楚枫原来已经回来了,这让他们又惊又恐。

    毕竟,昨日泰寇狂揍秦羽的情景,如今还历历在目,连那秦羽得罪了楚枫,下场都如此凄惨,又何况是他们呢?

    “别怕,有王龙师兄在,你们怕什么?”

    “何况,此处是千年古城,泰寇又不在,他要是敢张狂,以王龙师兄的性格,有他好果子吃。”见状,刘振伟偷偷传音道。

    “也是啊!”听得刘振伟的话后,那两男一女,都感觉有些道理,不由得有了底气,再度挺胸抬头的站到了王龙的后面。

    可是谁曾想,见到楚枫后,王龙也胆怯了,虽然他不怕楚枫,但是他真心怕泰寇,所以他什么都没说,大袖一挥,冷哼一声便欲离去。

    “站住!!!”然而就在这时,楚枫却是爆喝一声。

    “你想怎样?”王龙回过头来,以鄙夷的目光看着楚枫。

    “你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么?”楚枫表情平淡,随后补充道:“你刚刚说规矩,所以我现在要教你规矩。”

    “教我规矩?真是笑话,你一个四海书院之外的人,也配教我规矩,你凭什么?”王龙冷笑不断。

    “不凭什么,就凭它。”楚枫面色不改,但说话之间却拿出了一块令牌,正是泰寇的身份令牌。

    “这……”看到这块令牌,所有人都是不由内心一颤,秦羽可就是因为这块令牌,才被打的那么惨。

    “泰寇前辈说过什么你们忘记了?没关系,我可以重新告诉你们一遍。”

    “见到此令牌者,就如同见到泰寇前辈,凡是遇到我者,都要对我行礼参拜。”

    “知道什么叫参拜么?就是对我行跪拜大礼”楚枫说话之间,面容突然转冷,双眼也是并射出两道寒芒,看向刘振伟等人道:“全都给我跪下。”

    “唰”

    此话一出,那两男一女二话不说,直接就跪倒在地,因为他们最怕的就是泰寇,如今楚枫直接拿泰寇出来说话,他们更是怕的不行。

    毕竟连秦羽那种身份特殊的弟子,泰寇都敢暴打,如果是他们惹怒了泰寇,恐怕被杀的可能都有,那可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活阎王啊。

    “你怎么回事,是要违抗泰寇前辈的命令么?”楚枫指向了那满脸犹豫的刘振伟。

    而刘振伟虽然与姜无殇张天翼等人过节很深,但是他也害怕泰寇啊,并且他知道泰寇若是想弄他,这区区王龙是保不住自己的。

    所以,尽管心不甘情不愿,他还是缓缓的屈膝在地,最终半跪在地,对楚枫施以参拜大礼。

    这一刻,还在坚持的,便唯有王龙和王越两兄弟了,他们虽然也怕泰寇,但是毕竟身份不同,并且他们不怕楚枫,所以让他们给楚枫这样一个外人施以跪拜大礼,他们着实做不到。

    见王龙与王越不跪,楚枫则是早有预料,一边摆弄手中的令牌,一边说道:“泰寇前辈跟我说过,他会在四海书院多住些时日,待得千年古城的历练结束后,让我去他那里禀告。”

    “看看是否有人敢挑战他老人家的威严,违抗他下达的命令,而只要敢有违抗者,不管是谁,他都非要扒了那人的一层皮不可。”

    “看来如今,这违抗命令的人,已有两个了。”

    楚枫的这番话,听得王龙兄弟心惊肉跳,因为他们很清楚,泰寇绝对说的出做得到,但是要自己向楚枫下跪,他们又着实做不到,于是王龙指着楚枫,以威胁的语气道:“楚枫,凡事留一线,你做事不要太过分。”

    “做事也分人,对待你这种人,完全没必要。”楚枫也是收起笑容,指着王龙和王越,厉喝道:“我只问一句,你们跪还是不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