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枫一步一步前行,他的每个动作,都牵动着在场之人的神经,残夜魔宗的所有人都是面容紧绷,用那复杂的目光,注视着楚枫的一举一动。

    “踏”终于,楚枫来到了封魔剑的近前,如此距离之下,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封魔剑是怎样一件了不起的兵器。

    虽说,封魔剑并没有插在何处,而是这样浮在半空之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想要拿到它,并不容易,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因为这把兵器,具有智慧,得不到他认可的人,莫说是想要使用它,就连靠近它都不可能。

    楚枫回头看了一眼众人,他再度注意了一下众人的情绪变化,尤其是那土行王和柳老的。

    扫视一眼自后,楚枫这才探出手臂,张开手掌,一把握住了封魔剑那乌黑色的剑柄。

    “嗡”掌心握下,顿时一股无形的波动,自那封魔剑中一层又一层的席卷开来,整座大殿都被震动了。

    然而,对于这一幕,土行王等人却是眉头紧皱,脸上布满了不安。

    “喝啊~~~”

    突然,楚枫大喝一声,随后便使劲了全身的力气,想要将那封魔剑拔出,但是奈何,足足过去了片刻,楚枫已是脸色苍白,满头汗水,可却未能撼动封魔剑分毫。

    “呼~~~~~~~”终于,楚枫长舒了一口气,放开了那握住封魔剑的手,转过身来,擦拭了一下汗水,一脸失落的道:“封魔剑果然厉害,不是我能拔出的。”

    “哈哈哈,无情小友不要失落,你能够靠近封魔剑已经很了不起,毕竟这是我宗宗主生前所持有的兵器,你拔不出倒也正常。”而这一刻,土行王则是哈哈大笑,竟显得异常高兴。

    与此同时,玄霄超等人那紧绷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虽然表现的很是隐晦,但楚枫能够看出,其实他们打心眼里,也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土行王大人,我残夜魔宗的弟兄还在外面等候,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柳老说道。

    “恩,该出去了。”土行王点了点头,随后以开玩笑的语气对楚枫说道:“无情小友,一同出去吧,不然当我们重新张开封锁结界之时,你可就要被关在此处了。”

    楚枫微微一笑,便走了出去,楚枫没有收起王兵,反而是将其提在手中。

    因为他觉得,如果土行王他们,要抢夺他这件王兵,就算他再怎么收,也是多余的,在场的这些人,随便一个都能轻易的抹杀他。

    “哈哈,无情兄弟,总算能和你接触一下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偶像啊,你放心,你的光荣行为,我会替你宣传的。”

    在楚枫走出封魔攻杀阵的庇护圈后,幽瞳涵则是赶忙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楚枫的肩膀,那叫一个亲切,就像相识多年的铁哥们一般。

    而对于这幽瞳涵,楚枫也只是呵呵一笑,他看的出来,这幽瞳涵绝对是一个大嘴巴,并且他很乐意让慕容寻丢人出丑,所以想让他隐瞒今日发生的事,那绝对不可能。

    不过楚枫也不怕,他与诛仙群岛早就势不两立,就算没有今日的事,诛仙群岛也不会放过他。

    反正已经这样了,楚枫难道会怕么?实际上,如今的他,也很乐意看到,诛仙群岛难看的模样。

    尽管,楚枫的手中还握着王兵,但是残夜魔宗的人,无论是土行王,金袍九兄弟,还是玄霄超等人,都没有来抢来夺。

    似乎是担心楚枫多想,他们更是连看都不看楚枫手中的王兵,就如同那王兵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丝毫吸引力一般。

    “楚枫,你刚刚明明能拔出那封魔剑,为何不拔?”就在这时,蛋蛋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封魔剑,对于残夜魔宗来说非同小可,你应该看到刚刚土行王他们的眼神了,虽说他们对我并无恶意,但若是我真的拔出了封魔剑,那我就不能保证,他们是否会让我安然离开此处。”

    “既然这封魔剑认可于我,我也不急于现在得到它,何况我能感觉到,那封魔剑非常强大,并非如今的我能驾驭的。”

    “与其在我无法彻底发挥其威力时,冒着生命危险将它拔出,吸引无尽的仇恨,还不如先让它留在此处,待我日后能驾驭它时再来取。”楚枫回道。

    “嘿,你倒是聪明,不过我总感觉这封魔剑不简单,也许……”

    “也许什么?”

    “嘿嘿,本女王不告诉你。”蛋蛋一脸的坏笑,笑的极为甜美,异常开心。

    “你这丫头。”而蛋蛋不说,楚枫也不问,就这样跟随着土行王等人前行。

    但是他却不知道,蛋蛋之所以这么开心,可不止是因为楚枫得到了王兵,乃是楚枫之前说的那句话,那句我若心疼她,便对不起我家蛋蛋……

    这句话,也许在别人眼中不算什么,但在蛋蛋这个丫头的心中,却是非常感动的,因为这表明了,她在楚枫心中的位置。

    来到上面的大殿,楚枫发现原来金袍老七还在此处,只不过此刻的他鼻青脸肿,满身鲜血,显然是被人暴走了一顿,正自己跪在地上,一脸的悔恨。

    “土行王大人,他背叛了我残夜魔宗,将我残夜魔宗的秘密透露给诛仙群岛,这才导致诛仙群岛派来了大量的高手。”

    “虽然事后他也很是后悔,但此罪绝不能轻恕,还望土行王大人定夺,该如何处置于他。”柳老对土行王请示道。

    而土行王不是傻子,从柳老的话语中也能听出,柳老并不希望这金袍老七被杀死,否则他自己就动手了,何需土行王处置?

    但是考虑到,其实金袍十兄弟,完全可以隐瞒金袍老七背叛之事,但却并没有瞒着自己,他也是甚感欣慰,于是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何况今日我残夜魔宗在无情小友的力助下,最终还是赢了,并且赢得很漂亮。”

    “这样算来,若不是他将我残夜魔宗的计划泄露,也绝对无法将诛仙群岛的第八仙第九仙还有少岛主这么多高手引来,诛仙群岛也不会败的这么惨。”

    “但是错了就是错了,惩罚总是难免的,至于该如何惩罚于他,我也不好说,毕竟你们是丘残风大人的直属部下,依我看还是日后由丘残风大人定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