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智破生死门
    “恩,你说的倒也在理,这里就算有危险,但也是考验,考验之后定是巨大的好处。”

    “如今整个大殿你都看遍了,唯一有点意思的就是这精神锻造炉了,若是真的有好处,就只有这一处才对。”

    “你现在准备怎么做,是想要冒险一试,还是全身而退?”蛋蛋笑眯眯的问道。

    “嘿嘿,都走到这里了,我倒想试一试,你敢么?”楚枫笑眯眯的道。

    “哼,不敢不是我性格,进去吧,反正死了也有你小子垫背。”蛋蛋撇了撇嘴,绝美的小脸之上,竟浮现出了期待与兴奋之色。

    “放心,我觉得我的直觉不会错,这里的主人,绝对不会平白无故设下圈套,就如你所说,最多是考验,而已经走到这里了,我会怕他的考验么?”

    楚枫微微一笑,脸上同样洋溢起了一抹期待的弧度,随后脚步向前一踏,便向那精神锻造炉行去,然而还未靠近,只是在其踏入那层结界之际,楚枫便感觉眼前一阵扭曲,四周的景物都开始急速旋转起来。

    而当一切平静之际,楚枫也是不由的眉头紧皱,眼中闪现出了一抹凝重,暗道:“果然这里的好处,没那么容易拿到,不过也罢,这样正合我意。”

    楚枫之所以会这样说,那是因为眼前他周围的一切都变了,眼下已不在大殿之内,而是进入了一个方方正正,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的结界空间内。

    在这空间的两侧,分别有着两道门,而在这空间的中心,则是站立着两个,分别为黑色和白色的木头人。

    至于这空间的地上,则是写着排排大字,而最上面的一排,是三个血淋淋的大字,生死门。

    在这生死门的下面,则写着破解此阵的规则:

    两道结界门,一道生,一道死。

    两个木头人,皆知道哪道是生门,哪道是死门,但一个只说真话,一个只说假话。

    只有一次机会,只能选择木头人中的一个,只能问它一个问题,究竟是生是死,并非听天由命,而是靠你自己。

    “这该怎么问也太难了吧,起码告诉我,这两个木头人,哪个是说真话的,哪个是说假话的啊。”看到这个规则,蛋蛋忍不住骂街。

    “若是告诉你哪个木头人是说真话的,哪个是说假话的,那也未免太简单了吧?”楚枫笑着摇了摇头,觉得对方不可能出那么简单的问题。

    “那现在怎么办,与其问它们两个木头,你还不如直接自己随便选一个呢,反正也不知道它们两个,谁会告诉你正确的答案,你只能问一个,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你都不能信,到头来还不是听天由命。”蛋蛋撇嘴道。

    “那可未必。”楚枫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便走向了那个白色的木头人,来到它的面前后,楚枫又用手指向了黑色木头人,这才对白色木头人问道:“如果我问它,哪道是死门,它会如何回答?”

    “嗡”而楚枫此话一出,那白色的木头人,身体微微一颤,一层生命的气息,竟自其体内散发而出,随后它将手指向左边的那道门,以僵硬且怪异的语气,吐出了五个字:“那道是死门。”

    “谢谢”楚枫微微一笑,随后迈开步伐,径直的向白色木头人所指的死门,快步行去。

    “喂,楚枫你疯了,那木头人说这道是死门。”见到楚枫的举动,蛋蛋被吓了一跳。

    然而,楚枫却犹如听不到蛋蛋在说什么,而是继续向前走去,最终毫不犹豫的踏入了死门之中。

    “嗡”也就在楚枫踏入的一瞬间,周围的一切便再度扭曲变幻,当一切恢复正常之际,楚枫已是回到了那座大殿,并且跃过了那层结界,此刻就站在那精神锻造炉的面前。

    “哇塞,竟然出来了,楚枫你怎么做到的?”这一刻,蛋蛋吃惊不已,想不通楚枫为何一选即中,并且是从死门之中逃出来的。

    “嘿,想不到聪明伶俐的女王大人,也有这么愚钝的时候?”楚枫得意的笑道。

    “诶呀,少废话,本女王懒得去想,快告诉本女王你是怎么做到的。”蛋蛋急不可耐的追问道。

    “这个其实很简单,我指着黑色木头人,问白色木头人,如果我问黑色木头人,哪道是死门,它会如何回答。”

    “如果白色木头人是说真话的,黑色木头人是说假话的,那么白色木头人,一定会指着生门,告诉我那道是死门。”蛋蛋解释道。

    “为什么啊?那白色木头人明明是说真话的,为什么要告诉你假话?”蛋蛋更为不解。

    “因为,我问的是黑色木头人会告诉我的答案是什么,黑色木头人是说假话的,如果我问它,它就一定会告诉我假话,所以它会说生门是死门。”

    “而白色木头人既然是说真话的,它就肯定不会欺骗我,所以它会说出与黑色木头人一模一样的答案。”楚枫解释道。

    “可是,你是怎么确定,白色木头人是说真话的,黑色木头人是说假话的呢?”蛋蛋追问道。

    “笨蛋,如果白色木头人是讲假话的,黑色木头人是讲真话的,那黑色木头人就会告诉我,正确的死门是哪一道,但是白色木头人是讲假话的,它一定不会说出和黑色木头人一样的答案,因为它只说假话,所以它仍然会告诉我错误的答案。”楚枫详细的解释道。

    “诶呀,我明白了,并非你猜出这两个木头人,哪个是讲真话的哪个是讲假话的,而是你这个问题太刁钻了,不管它们如何回答,都会说出错误的答案,而你只要反其道而行之就可以了。”

    “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听到这里,蛋蛋这位女王大人,美得不亦乐乎,就宛如这一切是她自己分析出来的一样,可以看出,疑惑解开,她很是开心。

    而对于蛋蛋的反应,楚枫则是微微一笑,这个女王大人就是这样古灵精怪,但却很是可爱。

    不过眼下,楚枫可没有心思欣赏蛋蛋的可爱之处,因为穿越那道结界后,楚枫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近在咫尺的精神锻造炉,有多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