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八百五十一章 伤口撒盐
    眼下,楚枫已经发现了寒冰杀阵的奥秘,他若想继续在这里面兜圈子,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直奔焚天圣教的入口,否则若是走入一个死胡同,那可就惨了。

    “呜哇~~~~~~~”

    然而,就在楚枫已经接近焚天圣教入口之际,那石剑宗的宗主,也是终于支撑不住,先是惨嚎一声,随后大嘴一张,吐出一口黑色且散发着臭气的血液。

    与此同时,他也是失去了御空能力,如沙包一般坠落于地,狠狠的甩在地上后,痛苦的哀嚎起来。

    “呃啊~~~~~~~”

    起初,石剑宗宗主,本想在反噬的痛楚来临之际,便立刻自尽,因为他知道服用这么多禁药后的下场有多惨,与其承受那种痛楚,还不如自行了断来的痛快。

    可是禁药的反噬之力,却没有给予他这个机会,当那反噬之力袭来之际,当他那自禁药之中获得的力量消失之时,他已是没有了任何选择的余地。

    此时此刻,他已经丧失了身体的掌控权,只能任由那痛苦的反噬之力,吞噬他的肉身。

    眼下,他能做的,除了承受使用禁药的代价,便唯有发出那撕心裂肺,狼哭鬼嚎般的惨叫。

    “嘿,终于开始了么,哟哟哟,这个模样可真惨啊。”

    发现石剑宗宗主是真的不行了,楚枫也不再继续逃窜,反而是身形一转,走了回来,盘膝而坐在一座凸起的冰块之上,微眯着双眼,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此刻的石剑宗宗主。

    而这一看不要紧,那可真是大快人心啊,足足服用了十六刻超强力禁药的石剑宗宗主,此刻的确承受着,连楚枫都没承受过的痛楚。

    这石剑宗宗主的皮肤,已是血红之色,浑身的骨骼皆是断裂,五脏六腑,满是创伤,此刻的他,哪里像是倒卧在寒冰之上的人,简直就像是一直,在热锅里煮着的猪,惨不忍睹。

    为了让蛋蛋身临其境的看到石剑宗宗主,此刻的悲惨模样,楚枫特意将界灵大门打开,将蛋蛋这位女王大人放了出来。

    “哈哈,该,真是活该,你这老杂毛,让你吃那么多禁药。”

    而看到这一幕,蛋蛋之前的憋闷,也是一扫而空,比之楚枫幸灾乐祸,她更是又蹦又跳,拍手叫好,还特意走到石剑宗宗主的面前。

    “救,救,救我……”

    “求,求求你,赐我一死,赐我一死!!!”

    石剑宗宗主,实在难以忍受此刻的痛楚,早就老泪纵横,见到蛋蛋之后,竟如同见到了救命稻草,很是不知廉耻的祈求蛋蛋杀了他。

    而向来心慈仁善的女王大人,自然不能见死不救,与是她嘴角上翘,在那绝美的脸蛋之上,浮现出了一个怜悯的笑容,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那么快死去的,别害怕,我会让你活久一点的。”

    蛋蛋说话之间,意念一动,便使得石剑宗宗主浮空而起,紧随其后那诡异的暗黑色气焰释放而出,那暗黑色的气焰出现后,竟在蛋蛋的控制下,化作了暗黑色的火焰,平铺在石剑宗宗主的身下,如同烤猪一般,对着石剑宗宗主进行熏烤。

    与此同时,蛋蛋那洁白的玉手微微握起,便用那黑色的气焰,凝聚成了一把小巧的匕首。

    这把匕首很尖锐,并且很怪异,竟在边刃之上,带着无数个小小的钩子。

    “噗嗤”突然,蛋蛋将匕首猛然刺下,深深的刺入了石剑宗宗主,那已经凌乱不堪的身体。

    “呃啊~~~~~~”

    金穗随后,蛋蛋猛然拔出,不仅带出了黑色的臭血,且在那匕首的钩子上,竟然带下了石剑宗宗主身上的大片筋肉,这使得石剑宗的宗主,再度撕心裂肺的惨嚎起来。

    蛋蛋,哪里是在帮助他,简直就是落井下石,伤口撒盐。

    “混帐,你这妖女,你这魔鬼!!!”

    石剑宗宗主本以为,蛋蛋会帮着他解脱,想不到蛋蛋竟然对他进行了更残忍的折磨,但是当蛋蛋说出下面的话的时候,他当真是哭了出来。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妖女,我就是魔鬼。”蛋蛋长得极为甜美,笑的极为动人,与她此刻凶残之举,非常不符。

    “楚枫,你那有给将死之人,短暂续命的丹药么?”蛋蛋笑眯眯的对楚枫道。

    “还别说,我这还真有这种药,你要来干嘛?”楚枫也是一脸的坏笑,明明知道蛋蛋想要做什么,但还是故作不解的问道。

    “不干嘛,想让这老杂毛多活一阵,好让他在临死之前,多享受一下何为痛楚,也不枉费他这么卑鄙无耻的活了一回。”蛋蛋坏坏的笑道。

    “哈哈,好,好主意,喏,拿去。”楚枫哈哈大笑,说话之间,将几粒丹药,抛给了蛋蛋。

    见状,石剑宗宗主,那本是火红如怪物般的老脸,顿时就吓绿了,见过狠毒的,可也没见过这么狠毒的,于是赶忙闭上嘴巴,害怕蛋蛋真的喂食他这为其续命的丹药。

    “唰”

    然而,蛋蛋也不与他废话,手中的匕首化作寒芒一扫而过,竟直接将石剑宗宗主的下巴给砍了下来,然后将那几颗丹药扔入口中,并且运用自己的力量,帮其推送入腹,然后帮其炼化。

    “啊~~~唔~~~啊~~~~~~”

    这一刻,没了下巴的石剑宗宗主,已经说不出话,只能老泪纵横间,不断的发出狼嚎鬼叫。

    这一刻,他真的后悔了,后悔不该招惹楚枫和蛋蛋,早知道会是现在的局面,他当时就不应该想着和楚枫拼命,而是服用一颗禁药后便马上逃跑。

    可是没办法,世间没有后悔药,同样没有回头路,他现在能选择的,便只有承受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对应的代价。

    “真是两个残忍的小鬼,不过做事也要懂得适可而止,不如今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如何?”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异常浑厚的声音,自远处传来,当这道声音响起的一刻,哪怕是这满是符咒结界的寒冰杀阵,也是一阵剧烈的摇晃,甚至在周围的寒冰之上,还浮现出了无数道细小的裂痕。

    与此同时,一股磅礴的威压也是席卷而来,笼罩了这方天地,那股威压,竟是武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