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值一提
    “应该不是天赐神体所造成的异象,因为我听闻,当年花谷紫家的紫铃降生时,的确有过异象,并且很多人都看到过,只是那异象虽然惊人,但却并没有像今日这么恐怖。”

    “是啊,我也听说过,天赐神体的异象只是一种天赐神体降临于世的预兆,威势虽强,但却不会这般威慑他人,造成天灾降临般的错觉。”

    “可刚刚所现的怪异雷霆却不是同,不仅威势惊人,那种恐怖的气息,更像是将要这方天地毁灭一般,实在令人想象,便后怕不已啊。”

    这些冰雪平原的大人物,此刻脸上仍挂着些许冷汗,对先前的一幕念念不忘,若不是碍于石剑宗宗主的不让他们离去,想必在那雷霆浮空之际,他们也早各自飞起,逃命而起。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那雷霆实在太恐怖了,恐怖到他们惧怕不已,难以抗拒。

    所以,哪怕那雷霆巨兽已然不见,但也根本无法安心,因为他们不知道那雷霆会不会再现,再度出现之时,他们是否依然能够活命。

    事实上,此刻这种不安,几乎充斥了整座石剑宗,连这些各个大势力的顶尖人物都是如此,那些小辈弟子,自然更为惶恐。

    “诸位说,先前所现并非天赐神体的预兆,那你们说那究竟是什么?”

    终于,那久久未语的石剑宗宗主,笑眯眯的开口了,相比于在场的其他人,他倒是显得颇为淡定。

    只不过没人知道,他这淡定是硬装作出来的,因为眼下众人恐慌不已,他必须安抚人心,既要安抚人心,首先就要先安抚自己,所以他必须装作很淡定,唯有这样才可服众。

    “石宗主,按你所说,先前的一幕真的是天赐神体?那这么说来,在我冰雪平原,岂不是真的有一位神体降世?”

    “可那若真是天赐神体降临的预兆,最终也应该有个提示,告诉世人天赐神体降临在了何处才对。”

    “据说当年花谷紫家的那位天赐神体,就是有提示,所有人都看到,那在九天之上的紫色巨铃从天而降,随后又化作紫色霞光,笼罩紫家上空盘旋许久,最终落入紫家之中,这才有了紫铃。”

    “但是刚刚的恐怖雷霆却并非如此,它下落之时,就宛如要毁灭此处的一切,虽然最终消失了,但消失的异常诡异,没人知道它去了哪里。”但对于石剑宗宗主的话,却也有人表示质疑。

    这是一位骨瘦如柴,身材矮小的和尚,这和尚非常的老,皮肤不仅满是皱纹和斑痕更是松松垮垮,宛如脱离了肌肉一般,简直就像是一个,已经入棺的死人。

    而他是一位七品武君,修为并不在石剑宗宗主之下,在这冰雪平原也是一位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叫做平静和尚。

    “平静大师,所言也有道理。”听得这和尚的话后,众人也是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眼见着有人跟自己唱反调,石剑宗宗主则是眉头紧皱,很是不悦,但却也不知该如何辩解,只好将目光投向身旁,那位黑发老者。

    这名黑发老者可不简单,他不仅有着八品武君的修为,更是坐着此处的主座之上,而他身上的所穿的服侍,更是让在座之人又敬又怕,因为此人乃是诛仙群岛的人。

    如今,冰雪平原众多顶尖人物,齐聚一次,基本上都是看在这位的面子上,而并非真的看在石剑宗宗主的面子。

    “是谁规定,天赐神体降临于世,那预兆就不能蕴含威慑之势?”

    “又是谁规定,天赐神体降临于世,就必须告诉世人,它最终投落哪家的?”那黑发老人平静的开口了,但平静的语气之中,却满含威慑之意。

    “额……”

    “这……”

    而他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无言,没有人再敢争辩那雷霆异象,是否是天赐神体,不是不知如何争辩,而是他们不敢。

    “哈哈,燕大人说的对,那多半就是天赐神体,否则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异象。”

    “可是就算天赐神体又如何?那花谷紫家倒是出现过一个天赐神体,可是除了拥有美丽的容颜外,她在修武方面,似乎并无太大的造诣。”

    “所以传说终归是传说,就算真正的出现,也未必有传说那么厉害。”沉默片刻之后,更有人开口附和,赞同那燕大人的说法,马屁拍的很是到位。

    “是啊,莫说那天赐神体,没传说中那么厉害,就算真的那么厉害,又能如何,如今在东方海域,传闻最厉害的天才就是楚枫,此子也的确是惊才绝艳,掌握着许多传说中的手段。”

    “可是当日,不还是被石宗主追的落荒而逃?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哪怕是绝世奇才,也是不堪一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附和,甚至还拿当日石惊天追杀楚枫之事做例,以此来贬低天才之名。

    “没错没错,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只是可惜未能亲眼所见,石宗主,不如你给我们讲讲,当日的情景究竟如何可好?”

    “对对对,石宗主,快给我们讲讲,那绝世奇才,是否真如传说一般了得,又是如何被你打的落荒而逃,如猪狗一般”

    此刻,众人那紧张的情绪得到缓解,不明真相的他们,竟拿楚枫之事做笑料,甚至还请求石剑宗宗主,讲述当日楚枫出糗的一幕。

    而对于众人所问之话,那石剑宗宗主,则是先饮了一杯酒,随后又擦了擦嘴,这才得意一笑,摆了摆手道:“那楚枫不堪一击,不值一提。”

    “是不值一提,还是不好意思提起啊?”

    “你是怕说出实话来,让在座之人耻笑吧?”可就在这时,一道满是讽刺之意的声音,却突然在下方的弟子之中传来,引得在场之人,皆是大惊。

    “放肆,哪个如此大胆,竟敢胡言乱语?”听得此话,石剑宗宗主顿时大怒,猛然一拍桌子,便站起身来,指着广场某处,高声问道。

    见状,众多弟子皆是吓得面容大变,浑身发抖,一个个连连闪退,深怕被那胆大之人牵连,急着摆脱干系。

    而在这种情况下,那片人影密布的广场上,很快便变的空荡荡,只有一道身影,还站立在那里。

    这是一名年轻人,他不但波澜不惊,反而面带笑意,正笑望着宫殿之巅的石剑宗宗主,道:“老杂毛,想不到你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