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咒土七子
    “现在的话,我的确无法与江七杀抗衡,不过再过些时日,那可就未必了。”澹台雪很是自信的道。

    听得此话,楚枫心中一动,虽然澹台雪的实力,与江七杀的确有些大,但是他能够从澹台雪的语气之中听出,她并非是在开玩笑,而是有着至少五成的把握才对。

    这个女子太强了,强到深不可测,难以捉摸。

    “你放心,你的那些朋友不会有事,这次来到东方海域的人,算上我共五个,除我之外,另外四个,分别叫做江七杀,吴昆仑,赵越天,还有狂百年,他们四个都是咒土门的弟子。”

    “而在咒土门,有七位弟子很是特殊,他们是咒土门掌教寻遍大江南北,亲手挑选的七位天才弟子,被称为咒土七子。”

    “咒土七子,是咒土门掌教亲传弟子,地位极高,在整座咒土门,所有的弟子不管实力有多强,年龄有多大,见到他们七位,都要叩拜行礼,甚至连长老们,对他们都是毕恭毕敬,不敢得罪。”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咒土门未来的掌教,就将在他们七个之中产生,就算做不成掌教的,也可以成为手握大权的执法长老,从他们进入咒土门的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前途不可限量,成为咒土门未来的掌管者。”

    “而江七杀,吴昆仑,赵越天,狂百年,便是咒土七子之中的四位,所以你应该知道,对于咒土门来说,狂百年的性命有多重要了吧?”澹台雪笑问道。

    这一刻,楚枫略感吃惊,他知道江七杀他们来自咒土门,却没有想到在咒土门之中,地位如此之高,这也就难怪,他们高傲无比,目中无人,并且又战力超群了。

    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天才中的天才,真正的人中之龙。

    “事实上,抛开宗门地位不谈,狂百年的性命对于江七杀等人来讲,也同样重要,因为他们几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如手足,感情极深。”

    “在江七杀他们的眼中,恐怕你们整座东方海域所有人的性命,都不及他狂百年一个人的性命重要,所以我以狂百年来威胁江七杀,他是绝对不会乱来的。”

    “至于那诛仙群岛的人,有江七杀在,他们也绝对不敢拿你的朋友怎么样,至少狂百年在我手中一天,他们就会安然一天。”澹台雪再度开口,她似乎也看出,楚枫很担心紫铃等人。

    “多谢。”楚枫对着澹台雪深深的抱拳施礼,因为眼下他心中最大心结,最为担心的事情,的确就是紫铃等人的安危,不过听过澹台雪的这番话后,他的担心也的确减轻了不少。

    因为他觉得澹台雪不会骗他,并且他也能够看得出来,江七杀根本就是在利用慕容命天等人,所以未必会因为诛仙群岛与自己的恩怨,便对付紫铃等人。

    尤其是在自己的师弟被挟持之后,江七杀就更不会伤害紫铃她们了,就如澹台雪所说,紫铃她们,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不过道谢之后,楚枫又问道:“请问,咒土门,在武之圣土算是怎样的势力?”

    楚枫觉得,他与咒土门注定要结怨,不因别的,只因为江七杀等人来自咒土门,这就注定他与咒土门,要势不两立,所以他需要熟悉一下,咒土门的实力。

    “有武帝强者镇守的宗门,你说是怎样的势力?”澹台雪淡笑着反问道。

    “什么?武帝?!”听得这两个字,楚枫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

    而秋水拂烟,更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甚至惊呼出声,随后很是不可思议的问道:“武帝?你是说在武之圣土,真的有武帝强者存在?”

    武帝,无论是在东方陆地,还是东方海域,都是神话一般的存在。

    在东方陆地和东方海域,关于武帝的事迹数不胜数,但是无论哪一件,却都只存在传说之中,在这片海域和土地,早就没有了武帝的身影,那是一个神话,那是一个界限,是如今的修武者,无法达到的高度。

    所以,对于东方海域的人来说,武帝简直是神。

    神一样的人物,竟然在武之圣土存在,这自然叫人吃惊。

    “武帝,当然有,只不过就算在武之圣土,武帝强者也并非很多,而凡是有武帝强者镇守的宗门,便是整个武之圣土,都赫赫有名的大势力。”

    “这回,你应该知道,咒土门是什么样的势力了吧?”澹台雪淡然一笑,随后又道:“楚枫,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一定是在想着,日后报复咒土门吧?”

    听得此话,楚枫眉头微皱,他的确是这样想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澹台雪看了出来,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子太恐怖了,简直什么都瞒不过她。

    “我听闻过你的事迹,知道你是一个有仇必报之人。”

    “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咒土门可不是诛仙群岛,武之圣土也不是东方海域,你可以在东方海域胡作非为,但是若想在武之圣土惹是生非的话,你可就要掂量一下你自己的本事有几斤几两了。”

    “也许,在东方海域,你是最耀眼的一颗新星,但是在武之圣土,如同你这样的家伙,可是数不胜数。”

    “不过,凡是敢仗着自己有几分天赋和几分胆识,便敢嚣张跋扈,任意妄为者,大多数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澹台雪冷笑着说道,话语之中,颇具几分讽刺意味。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中自有斟酌。”楚枫对其抱了抱拳,虽然澹台雪的语气不太好听,但楚枫能听出来,这是善意的提醒,所以楚枫并未生气,而是略带感激的问道:“不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向江七杀他们动手?”

    “怎么?你想帮我?”

    “不必了,你这个修为,根本帮不上忙,但是你若想看热闹的话,到时候倒是可以来。”

    “把这个放在身上,到时候我会去找你。”澹台雪,说话之间,将一个精致的玉佩递给了楚枫。

    楚枫知道,这个玉佩是一个定身符,这上面应该留有澹台雪的印记,楚枫将它随身携带,澹台雪便会找到自己。

    “那我就静候你的消息了。”收起玉佩后,楚枫对澹台雪道。

    其实,他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澹台雪,可是,一是他与澹台雪不熟,二是眼下情况危急,此处也并非闲谈之地,看样子澹台雪又不打算与他们同行,所以楚枫便忍住好奇,不再多问,选择尽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