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一千零二章 谁给你的胆子
    “老猿,想当初的你是何等的威风,明明只是一个外族妖兽,但在我楚家的地位,却还要远在我等族人之上。”

    “当年,只因我大哥的一句不敬之语,你便当着我族众人的面,掌了我大哥足足三千个耳光,害的他觉得颜面尽失,自废修为,断送了一生的前程。”

    “那时的你,可想过你会有今日?可曾想过,来自斗战猿族的你,有朝一日也会跪在我的面前?”那楚崆峒冷声说道,语调讽刺至极。

    “楚崆峒,二十年前,你可敢与我说这种话?”老猿猴爆喝一声,与此同时,浑身的猴毛竟然根根直立,一层磅礴的力量,也是从其瘦弱的体内爆发而出,老猿猴竟然扛着那金色的光芒,站了起来。

    “给我跪下。”然而,老猿猴刚刚站起身来,那位的金芒便增强了数倍,竟再度将老猿猴压迫的跪在了地上。

    “哼”做完这举动之后,楚崆峒冷哼一声,道:“二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我自然不敢这样与你说话,但是如今是二十年后。”

    “老猿,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怪你跟错了主子,若不是你死活跟着你的主子,也不至于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在此处受这种苦。”

    “我知道,当年的你心高气傲,觉得你来自斗战猿族,血脉优质,实力通天,哪怕是我楚家的禁地,也奈何不得你。”

    “不过现在,你知道你错了吧?你这倒退的修为,这无力的身躯,就已经说明了一切,这里不仅能吞噬我楚家之人的修为,同样能吞噬你的修为。”

    “楚崆峒少说废话,你若想为你大哥报仇,那就直接杀了我,何必在这拐弯抹角的说些娘们话?”老猿猴讽刺的的喝道。

    “嘿,杀你?那也未免太便宜了你,想当年你们主仆在我楚家那般嚣张,如今竟然想要一死了之?简直是做梦!!!”

    “我就是要你们活着,要你们主仆在这里残存下去,直到你们成为连一丝修为都没有的废物,再让你们为当初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至于现在,我就是要折磨你,那坟墓内有波动,我知道你肯定是藏了什么人,你们主仆不能离开此处,便想通过外人帮助你们对不对?”

    “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们就永远别想耍手段,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在这里受活罪吧。”话到此处,楚崆峒冷笑一声,一层金光便自其身体抽离而出。

    那金光出现后,竟然化作了锄头与铁锹,来到楚枫所在的坟墓前,这是要破开棺木。

    看着那飞掠而来的金芒铁锹与锄头,楚枫并未惧怕,相反在他的脸上,涌现出了难以形容的愤怒。

    先前,那位与老猿猴的话语,楚枫全部听到了,尽管二人只是交谈了寥寥几句,但是楚枫还是听出了一些端倪,这位叫做楚崆峒的人,似乎是楚枫家族之人,并且他与楚枫的父亲和老猿猴,有着不小的恩怨。

    当初,他实力不济,不敢对楚枫的父亲和老猿猴如何,如今楚枫的父亲与老猿猴,显然是遭受了什么,实力大不如从前,所以这个卑鄙无耻的楚崆峒,便趁机来对付自己的父亲和老猿猴。

    楚枫虽然不想死,但却也分时候,当自己父亲的尊严遭到挑衅之时,楚枫着实不能忍,所以,也就在那金芒锄头落下的同时,楚枫也是站起身来,想要破棺而出,就算明知必死,他也要与那楚崆峒战上一番。

    “嗡”然而,另楚枫想不到的是,就当他刚刚站起身来之际,这座棺材内的阵法竟然酝酿完毕,正是运转起来。

    这一刻,楚枫只感觉周围的景物一阵天旋地转,很快的,他便失去了知觉,陷入了昏迷之中。

    “轰~~~~~~~”

    而就在这时,那由恐怖金芒凝聚的锄头与铁锹已是一同落下,夹带着毁灭性的力量,直接将那埋葬棺木的土壤轰散,并且也将那座玄石棺材的棺盖轰成了粉碎。

    只不过,当那棺材盖被轰碎之后,棺材内没有楚枫,同样的也没有传送阵法,只有一具小巧的婴儿骨骸,躺卧在巨大的棺材之中。

    那骨骸由特殊的布料包裹着,金芒闪闪,但是骨骸却并不明亮,甚至有些暗黄,显然已死去了不少年头。

    “怎么会这样?先前明明感到有波动。”看着那空空荡荡,只有一具婴儿骨骸的棺材,楚崆峒也是一愣,对这个结果感到很是意外。

    “楚崆峒,你这个畜生,竟敢拆开我家挖开我家少爷的坟墓,轰碎我家少爷的棺木,让他年幼的灵魂都不能安息,我跟你拼了。”这一刻,老猿猴愤怒的咆哮起来,那刺耳的声音,使得这座领地都是剧烈颤动。

    而这一次,对于老猿猴的怒吼,楚崆峒竟然并未反驳,而是有些没底气的说道:“不过是破开棺木罢了,又没有伤及它的遗骸,何况我是奉公办事,我觉得这棺材内有动静,查探一番也是理所应当,毕竟,此处是我楚家的禁地,不能让外人擅入。”

    “不过,既然这口棺木内没有异动,那我也就既往不咎,先放你们主仆一马。”

    “日后你们最好老实的看守此处,切莫有任何非分之想,否则就算我会放过你们,他们也不会放过你们。”

    话罢,那楚崆峒便收起了压迫老猿猴的金色光芒,与此同时他周身的金芒也是变得异常,层层诡异的波动,开始浮现而出,他这是想要离开此处。

    “嗡”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无形的力量,突然从天而降,笼罩在了楚崆峒的身上。

    “呜哇~~~~”

    那无形的力量太可怕了,简直可以毁灭一切,强到难以形容,总之在那力量的面前,哪怕是楚崆峒也是惨叫一声,竟如烂泥一般趴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呃啊~~~~~~~”

    并且,那股无形的力量越来越强,这使得那楚崆峒的惨叫也是越来越惨烈,甚至,在那波动的压迫下,楚崆峒身上的金芒开始扭曲变化,渐渐散去,就如同肉身将被瓦解一般。

    “轰”

    在那无形力量的压迫下,终于一声轰鸣响起,楚崆峒身上的金芒竟然全部消失,而此时此刻,楚崆峒也是露出了真容。

    原来,他并非高达十几米的金甲战士,而是一个身穿华丽长袍,但身高不足一米五的中年男子。

    并且,这楚崆峒不仅身高矮小,长得更是丑陋无比,猥琐至极,最主要的是,此刻在他那丑陋的脸上,竟然布满了惊恐的神情,甚至只是这一瞬间,大片的冷汗,就已如雨水一般,自其脸上渗透而出,流淌而下。

    “不仅欺压我的人,还敢破开我儿的棺木,如今更是想就此离开。”

    “楚崆峒,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

    就在这时,一道淡如轻风,却摄人心魄的声音,突然自那领地的深处,缓缓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