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一千一十四章 血债血偿
    这一刻,除了在地上苦苦哀嚎,满面泪花的两位饮血教男子外。

    这一刻,除了笔直而立,脸色平静如初,嘴角带着淡淡笑意的楚枫外。

    无论是罗莲,赵少秋,甚至是罗爷爷,皆是张大了嘴巴,满面的震惊,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尤其是罗爷爷,因为他可谓是最清楚的,看到了事情的经过。

    可是,实际上,他又沒有看清楚楚枫的出手,因为楚枫的出手实在是太快了,当他反应过來的时候,那两位隐血教的男子,就已经这般模样了。

    只要想想,那两位可是武君强者后,再想到楚枫那恐怖的实力,罗爷爷便不难想到,楚枫的修为,至少在什么境界。

    “你们想死还是想活。”突然,楚枫对那两名男子问道。

    “想活,想活。”那两位隐血教的男子,毫不犹豫的大喊起來,他们两个此刻沒有了一丝嚣张,可以说对楚枫惧怕不已。

    先前那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两个比谁都要清楚,他们可是用自己的身体,体验过楚枫之强大的人。

    所以,他们两个已经确定,楚枫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狠角,在这种人面前,必须顺应,否则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那好,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快点将你隐血教,在鳄兽山脉狩猎的人,全部叫到这里來,尤其是那个挖掉了小茹眼睛的女人。”楚枫说道。

    “这……”听得此话,两名男子为之一愣,有些犹豫,他们不是傻子,能够猜想到楚枫准备做什么。

    可是,他们饮血教教规森严,他们若真这样做了,就等于是背叛师门,这若是传出去,恐怕他们死的会更惨。

    但是算了算眼下的情况后,其中一位,还是忍着此刻的伤痛,对楚枫问道:“是不是,只要按你说的做,你就放过我们。”

    “我只知道,不按照我说的做,你们就必死无疑。”楚枫淡淡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冰冷刺骨的杀意。

    见到这个目光,二人顿时身体一颤,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自他们的灵魂深处蔓延,席卷了他们的身体各处。

    他们两个身为饮血教的弟子,什么样的凶狠人物沒见过,毕竟整个隐血教,就是一个魔鬼窟,那里沒有一个好人,乃是恶人的栖息之所。

    但是,如同楚枫这样,能够凭借一道目光,让他们如此惧怕的,可以说少之又少,甚至说绝无仅有。

    他们也不清楚,为何会被楚枫的一道目光,吓成这样,但他们却深刻的认识到了,楚枫究竟有多可怕,这个年轻人,比那些表面凶狠的人,还要可怕数倍。

    他们这次真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了,他们不敢再有所犹豫,赶忙拿出独有的令牌,开始发出求救信号,引诱那些同门教众过來,哪怕是以背叛师门,害得同教弟子被杀为代价,他们也要保住自己。

    “唰”这一刻,那赵少秋,终于反应过來,他意识到了事情不妙,二话不说,身形一纵,便向锦华城的方向飞掠而去。

    “楚枫,你疯了么,你怎么能够让他们,将隐血教剩余的人叫來,你这是想要做什么。”罗莲开口了,她的语气与先前,有了很大的转变,不再是高高在上,充满鄙视的质问,而是一种满心担忧的不解。

    “这还用问,当然是要他们血债血偿。”楚枫淡淡的回道。

    “什么,血债血偿,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么,你知道他们之中,最强的实力在什么境界么,你知道那个挖了小茹双眼的女子,有多可怕么。”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难道想凭借一己之力,对他们一网打尽不成。”

    罗莲感觉很不可思议,甚至无法理解,尽管见识到了楚枫的能耐,但她却不相信,楚枫真的能凭借自己一人,便将隐血教那么多核心弟子,全部击溃。

    “怎么,你怕了。”

    “你们武之圣土的人,就这点本事,贪生怕死,胆小怕事,就这么点能耐,你还好意思看不起武之圣土之外的人,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楚枫狠狠的撇了一眼,那一脸担忧,甚至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的罗莲,眼中充满了不屑与轻蔑。

    “我……”被楚枫这样一说,被楚枫这样一看,罗莲可谓是又气有恼,但却又无话可说,因为就如同楚枫所说一样,她的确是怕了。

    “怕了,就躲的远一点,小茹的仇,我替她报,你就在一旁看着吧。”

    “不过,我劝你最好别乱跑,否则我可沒功夫去救你。”

    楚枫说完这句话,便将目光投向那两位隐血教的男子,袖袍挥动,那两人便升空而起,随后又摔落而下,狠狠的砸在了院子之外。

    与此同时,楚枫袖袍再度一挥,一层无形的波动,便覆盖了这座院子,在院子之内的罗莲和罗爷爷,沒有注意到楚枫所做的这个细节。

    但实际上,此刻在院子之外,已经看不到楚枫三人了,实际上,那座院子和屋子都已经消失不见,被楚枫隐藏了起來。

    “唰唰唰唰唰”

    在楚枫做完这些之后,远处的天际开始震动,很快的便有数道身影飞掠而來,纷纷落了下來,这些人皆是凶神恶煞,而从他们的穿着打扮能够看出,他们皆是隐血教的人。

    见到这么多隐血教的人到來,并且陆续还不断有人靠近,罗莲再度被吓得瑟瑟发抖,竟不由自主的躲到了楚枫的身后。

    只不过,此刻隐血教的众人,根本看不到罗莲与楚枫他们,只能看到那趴在地上,浑身是伤,满身是血,正痛苦哀嚎的二人。

    “哈哈,这两个家伙,怎么这么惨啊。”见到这两名男子,这些隐血教的人,并未急着上前询问,甚至沒有人上前救治,而是满脸邪笑的看热闹,魔教的邪性,尽显无疑。

    “哟,是谁把你们弄成这样啊。”终于,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了,当那个声音响起之后,围观的人群之中,很快闪开了一条通道,而在那通道的尽头处,一个身材妖娆,浓妆艳抹,画的如同鬼一般的中年女子,从人群之中走了出來。

    这名女子长得很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逼人的杀气,一看就是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剥夺过无数人性命的主。

    但是她最为显眼的,却是脖颈之上的一条项链,是一条血淋淋的项链,之所以说它血淋淋,那是因为,这条项链,竟然窜着一对人的眼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