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一千一十五章 谁是魔鬼?
    “是她。”见到这个女子,罗莲更是脸色大变,娇躯剧烈一颤,险些沒昏死过去,可见她对这个女子,有多么的恐惧。

    事实上,莫说是她,就连隐血教的众多核心弟子,对那名女子也是毕恭毕敬,眼中满是惧怕之一,因为这名女子的实力,相对较强,可以说是饮血教众弟子,最强的一位,乃是一位七品武君。

    “是她,挖了小茹的双眼。”见到这名女子,楚枫眼中杀意涌动,不由的对罗莲问道,他想要确定一下。

    “是她,就是她。”尽管很是惧怕,但是想到这女子,挖掉小茹双眼的情景,罗莲仍是气得咬牙切齿,颤抖着抬起手掌,指向那名女子。

    “罗前辈,你们待在此处,不要出來。”说完这句话,楚枫便从院内走了出來,高喝道:“是我做的。”

    “你是谁。”

    突然之间,出现一个人,并且坦言是他将隐血教的人打成那样的,这叫隐血教的众人顿时眉头紧皱,他们并未急着对楚枫出手,反而是向后退去,仔细的打量起楚枫。

    因为楚枫年纪轻轻,但修为却深不可测,至少他们在场之人,沒有一人能够看穿楚枫的修为,再加上楚枫那面色不改,甚至完全沒有将他们放在眼中的气势,更是让他们意识到,楚枫很可能不是简单的角色。

    毕竟这武之圣土如此之大,修武天才也是数不胜数,隐血教虽然恶事做尽,高调猖狂,但却也深知自己在武之圣土这浩瀚的修武世界内,是什么样的角色,在这浩瀚的修武世界内,他们不过是垫底的存在,和那些真正强大的势力相比,他们简直弱小的可怜。

    所以,对于楚枫这种突然间出现的陌生人,他们还是很忌惮的,因为他们的教主,曾千叮咛万嘱咐过,叫他们千万不要得罪,那些有名的大势力,哪怕是一位弟子,也不可以。

    “我是要杀了你们的人。”楚枫双眼微微眯起,将那杀意掩饰下去不少。

    “什么,杀我们,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气。”而听得此话,哪怕隐血教的众人,对楚枫有些忌惮,但却也是为之大怒,一个个眼中杀机毕露。

    “呵,好大的口气,这句话是谁说的。”听得此话,楚枫突然微微一笑,竟将那微眯的双眼,化作了两条灿烂的月牙,并且说话之间,将那满是笑意的目光,扫向了隐血教的众人。

    “这……”而令人意外的是,哪怕楚枫的目光,是那么的灿烂与柔和,可是隐血教的众人,竟然沒有人敢与其对视,甚至凡是被楚枫目光所看到之人,皆是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慢慢的向后退去,哪怕是那名挖了小茹双眼,修为在七品武君的女子,也是如此。

    “这……怎么会这样。”

    看到这样一幕,最为吃惊的要属罗莲,因为她突然想起了,之前楚枫对赵少秋说的话。

    当时赵少秋挖苦楚枫,不仅用词刻薄,更是哈哈大笑,对楚枫的侮辱,表现的极为明显。

    那个时候,楚枫曾问赵少秋,在隐血教的人面前,赵少秋是否也敢如此说话。

    赵少秋沒有回答,因为在隐血教的人面前,赵少秋连说话的勇气都沒有,不过那个时候,罗莲是可以理解赵少秋的,毕竟他与赵少秋,一同面对了隐血教的众人。

    她能够感觉到隐血教的人有多可怕,那种嗜血的杀气,那种凶狠的目光,让她发自内心的为之惧怕,她真的觉得,隐血教的人就是魔鬼,是不该存在于世间的生物。

    可是眼下,隐血教的众人,那些被她视为魔鬼的可怕存在,却被楚枫逼到了这般田地,可以说,在楚枫的面前,隐血教的人不再像是魔鬼,反而成了惧怕楚枫的存在。

    这换做之前,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因为从她第一眼看到楚枫的时候开始,当她知道楚枫是來自南方海域的时候开始,对于楚枫的感觉,就是发自内心的看不起。

    所以她有恃无恐的多次出言打击楚枫,侮辱楚枫,因为她并不害怕楚枫,就算楚枫愤怒又如何,她不觉得楚枫是她的对手。

    但是现在,她发现她错了,她发现自己大错特错,是那么的愚昧无知,原來她之前一直出言侮辱,一直看不起的人,才是更为可怕的存在。

    这个表面看似随和善良的年轻人,竟然是能够让魔鬼都为之惧怕的存在,可以说,他是一个比魔鬼还要可怕的存在。

    至少,那种面对饮血教中人,临危不乱,甚至冷声质问,放声大笑的态度,就已经说明了楚枫的强大,这种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至少她根本就做不到。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她对楚枫已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刮目相看,终于知道先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怎么,堂堂隐血教,伤天害理的事做了不少,结果也还是一群孬种,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敢承认么。”楚枫再度问道,话语之中,已是满含讽刺之意。

    “是老子说的,你能把我怎么样。”突然,一位男子站了出來,拍着胸脯大吼起來。

    他显得很是愤怒,因为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被楚枫这样羞辱,他感觉自己的颜面尽失,毕竟,不管楚枫來自何处,可是一个如此稚嫩的年轻人,他无法忍受被一个比自己小上这么多的人,这么侮辱。

    可是,男子这句话來他便后悔了,他真的是悔的连肠子都青了,因为当他这句话落下的一瞬间,楚枫的目光已是投到了他的身上,而在那看似柔和,但实际冰冷的目光中,他感觉到了两个字,死亡。

    “呜哇~~~~”

    突然,男子惨叫一声,因为他的肉身,竟然猛然爆炸,在一阵波动四散之际,在大片血液飞舞之时,那男子的肉身竟然已经变得血肉模糊,四肢,内脏,全都不见了,除了上半身残存的白骨外,就只剩下了一个满是鲜血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