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修罗武神 > 第一千五十八章 群起而攻之
    这两位参星观的当家长老,面色凝重,不怒自威。

    此时此刻,那浩瀚的人群,鸦雀无声,安静的有些诡异,就连那些天生大嗓门的妖兽们,此刻也是放低了自己喘息的声音,不敢大声喘气。

    虽然同是半帝强者,但是这两位当家长老的威慑力,的确要在司空摘星之上,这与实力无关,只因他们來自参星观。

    “黑蟒寨寨主,拜见参星观诸位长老大人。”

    见到参星观的战船落下,黑蟒寨主如同见到了救星,赶忙走到参星观的战船前,施以跪拜大礼。

    与此同时,黑蟒寨的长老,以及般若教的掌教众位长老,还有那些三等附属势力的掌教长老,皆是赶紧走上前去,齐刷刷的跪在了战船之前。

    甚至,许多不想趟黑蟒寨与青木南林这趟浑水,本躲在人群之中看热闹的青木山附属势力,此刻也是自人群中走出,跪在了战船之前。

    就连云雷阁的掌教,也是赶忙带着自家的长老和弟子,从南林的战船飞下,跪拜在了参星观的战船前。

    一时之间,足有万余人跪在了参星观的战船之前,并且很多人,在这个区域都是有头有脸的存在,所以眼下这个跪拜场面,倒是颇为壮观。

    不过,同为青木山的附属势力,司空摘星犹豫再三,却沒有上前施礼,同为附属势力,只分强和弱,却根本就沒有上下之说,哪怕是三等势力,遇到一等势力的人,也无需跪拜。

    而眼下,这些人之所以跪拜,那是因为他们惧怕参星观。

    因为远古精灵不问世事,再加上青木领域内,南方最偏,那些传承悠久的强大势力,大多建于东,西,北三方,所以导致参星观在这领域之南,属于一家独大。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与参星观交好,至少不得罪参星观,所以很多附属势力,在见到参星观的人后,才会上前跪拜。

    不过相比于,要不要对参星观跪拜施礼,此刻司空摘星最担心的,倒是黑蟒寨主。

    这黑蟒寨主,跪于最前端最显眼的地方,他并沒有擦自己身上的血迹,更是有意把自己装的很虚弱,甚至让自己伤口的血液加速流淌,把自己制造的更为惨烈。

    他就是要让参星观的长老,看到他这副悲惨的样子,然后待对方询问,再狠狠的告司空摘星一状。

    “黑蟒寨主,你这一身的伤痕,是从何而來。”果不其然,那两位当家长老中的一位,开口询问道。

    “回长老大人,先前我见南林掌教來此,便上前与其打招呼,谁曾想他之弟子,竟然出言辱骂于我,我与那弟子理论,南林掌教竟直接对我出手,不仅将我打成重伤,更是羞辱于我,让我黑蟒寨以及诸多掌教和长老,一同下跪向其认错。”

    黑蟒寨主,满脸委屈,连蒙带骗,将自己的过错全部避开,更是添油加醋,说起司空摘星的不是,可谓卑鄙至极。

    “黑蟒寨主所言极是,还望长老大人,为我等做主。”

    可是,对于黑蟒寨主这不要脸的行径,不但无人拆穿,先前那些对司空摘星下跪之人,竟然还点头赞同,就如同黑蟒寨主所说皆是事实一般。

    听得此话,那两位当家长老,包括战船上的很多人,都不由的将目光,投向了司空摘星。

    起初,他们的目光很是不善,甚至很是愤怒,可是当他们发现此刻司空摘星的气息后,却是面容一变,尤其是那两位长老,更是眼前一亮。

    那两位当家长老,彼此互看一眼后,竟然一同对着司空摘星抱了抱拳,道:“司空掌教,恭喜你踏入半帝境。”

    他的语气很是平静,沒有尊敬,也沒有卑微,就像是最简单的问候。

    “两位长老客气了。”司空摘星也是客气的抱拳回礼。

    “司空掌教,我们虽非同门,但却也算同根,不知你与诸位掌教有何恩怨,不妨说出來听听,若是可以,就翻过这次恩怨,千万不要伤了和气。”其中一位长老说道。

    这位长老很聪明,他知道黑蟒寨主所说之话,未必不可信,所以他是在问司空摘星,事情的经过。

    “我司空摘星的人品,相信两位长老应该清楚,若不是黑蟒寨主,一再出言羞辱于我,我之弟子也不会辱骂于他。”

    “不管谁是谁非,弟子毕竟是小辈,辱骂黑蟒寨主本是他的不对,可黑蟒寨主竟失了身份,对我之弟子动起了杀念,想要当着我的面,置我之弟子于死地,身为南林之主,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所以才出手伤了黑蟒寨主。”

    “至于,我让诸位掌教对我下跪认错一事,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他们倒的确是跪了,错也的确是认了,可明明是自行之举,我并沒威逼,我真想不明白,他们为何要如此诬陷于我。”

    “也许是我南林多年失势,并且一年不如一年,所有人都觉得我南林好欺负吧。”说到此处,司空摘星苦笑一声,叹息着摇了摇头。

    “司空前辈所说极是,这一切都是黑蟒寨主自找的。”突然,人群之中,有人高呼一声。

    “谁喊的,话可不能乱说,屁可不能乱放,谁想乱出头,有种就站出來。”见竟有人替司空摘星说话,黑蟒寨主勃然大怒。

    因为参星观不是傻子,哪怕自己与参星观已有关联,可假如是他不对在先,理亏太多,那参星观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帮他。

    所以他不能容忍,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有人帮司空摘星说话。

    “是我。”然而,另他想不到的是,在他如此明显的威胁下,竟真有一位大汉站了出來,这位大汉皮肤黝黑,修为不弱,不仅有着一品武王的修为,一看就是一个性情耿直的硬汉。

    他不畏惧黑蟒寨主的威胁,而是大声说道:

    “参星观的诸位长老,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先前南林战船下落,黑蟒寨主便带人上前侮辱,司空掌教不理于他,他便变本加厉,越说越难听,所用言辞简直令人发指。”

    “莫说是那位年轻人,是司空前辈的弟子,就算换做我等,也是心中窝了一团火,替司空前辈感到不值。”

    “沒错,这位兄弟说的对,先前的一幕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究竟孰是孰非,公道自在人心。”

    “对,黑蟒寨主,你好歹也是一寨之主,怎么能够如此不要脸的颠倒是非。”

    然而,一层激起千层浪,在那大汉的一番话后,本是安静的人海,竟然呼喊不断,一时之间如同炸开的油锅,沸腾起來,很多人都开始为司空摘星说话,甚至开始讨伐黑蟒寨主。

    对于这种情况,就连参星观的两位当家长老也感到意外,因为围观之人,与青木山无关,本可不趟这道浑水,不管这件闲事,可他们却管了。

    这说明,黑蟒寨主先前一定非常过分,过分到激起了民愤。

    所以这一刻,那两位参星观的当家长老,也是剑眉倒数,一抹怒意由心而生,看向黑蟒寨主,很是严厉的道:“黑蟒寨主,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