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四百二十章 救人
    轰轰轰!

    罗刹王双目变得有些猩红,他轰出拳头的频率更加的迅速和频繁,几乎每一拳都能够掀起恐怖的劲风。

    周围的恶灵都是露出恐惧之色,与罗刹王离得远远的。

    咔擦!

    终于,在罗刹王这近乎蛮横的轰击之下,姚湘君体表的那强大的守护,犹如碎裂的玻璃一般,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看见这一幕,罗刹王目光露出喜色。

    他之所以如此煞费苦心地想要轰碎这守护能量,自然是渴望吞噬姚湘君的血肉。

    当然,姚湘君修为并不高,对于姚湘君的神力罗刹王是一点都不稀罕的,他真正在意的是,那名生死两极境留在姚湘君体内的生死神力。

    虽说姚湘君体内的生死神力大部分都转化成了守护的力量,但还是会有一部分残留在其体内,而罗刹王的目的就是那残留在姚湘君体内的那一部分的生死神力。

    只见姚湘君表面的守护能量出现的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终于在一道清脆的破碎声之中,守护能量碎成了无数的碎片,裸露出了姚湘君那无助而柔美的娇躯。

    姚湘君浑身一颤,在巨大的震动之中,幽幽地醒转过来,随后她便是看见了眼前披着骸骨的罗刹王,以及那张罗刹王巨大的手掌。

    特别是瞧见罗刹王那狰狞的面孔,以及那如遮天般的手掌,姚湘君美眸先是迷茫,随后露出无助和凄苦之色。

    “师傅的守护能量也被破了,今日我命该绝,只是……算了……”

    姚湘君轻声呢喃,美眸却是恢复了平静,她并不惧怕死亡,在很小的时候,她就曾经历过数次死亡,所以她对死亡不陌生。

    只不过,她心中还有着念想,她还有事情需要等待她去完成,她觉得这样死了太不值了。

    不过现在死亡在逐步的接近,姚湘君反倒是平静了许多,她的目光变得迷离,思绪仿佛飘向了远方。

    在昏暗而阴森的乱葬岗里,她看见了一个孤独无助的小女童,在乱葬岗的无数尸体中缓缓地走着。

    小女童只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白大褂,这白大褂太长,拖在地上,很长很长,而小女童走路更是跌跌撞撞的。

    但即使是身处在这充满了死亡和腐烂的乱葬岗之中,小女童却并没有哭,稚嫩的小脸上充满了倔强和不屈。

    哪怕她饿了吃野果、剩菜甚至是死人腐烂的肉,她也从来没有哭,她在这个乱葬岗之中,坚强的活着,也是这乱葬岗中唯一活着的生灵。

    直到有一天,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女子从天而降,她看到了这个小女童,看到了小女童在这乱葬岗所经历的一切。

    于是,白色道袍女子便是将小女童带走了,带离了这个充满了腐烂和死亡的乱葬岗。

    “师傅,对不起了!”

    姚湘君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眸子缓缓的闭上,只是在她即将闭上眸子的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想要睁开双眼去看清这个身影,但却发现她的眼皮很沉重,很压抑,根本无法受自己的控制。

    紧接着,姚湘君发觉她的腰间被一张有力的手臂搂住,她想要挣扎,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却让她不由自主放弃了挣扎。

    “别动,是我,我带你离开这里!”

    低哑而又磁性的声音缓缓地在姚湘君耳畔回荡着,使得姚湘君娇躯一软,彻底的不反抗,任意让这张手臂搂着。

    此刻,罗刹王伸出的那张手掌却是抓了个空,庞大的身躯不由得僵立在了原地。

    方才在他即将抓住姚湘君的瞬间,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他之前将姚湘君抓住带离了此地。

    “混账,居然敢在本座手里抢东西,胆子好大!”

    罗刹王目光落在不远处那仓皇而逃的白衣青年的背影上,目光中嗜血的光芒迸发,猛地踏步而去。

    而恶灵大军则是犹如被激怒的蜂群一般,一窝蜂地朝着卓文追逐而去,那等场景极为的壮观。

    卓文看着后方瞬间逼近的罗刹王,毫不犹豫地祭出了时空转轮。

    “死!”

    而卓文祭出时空转轮的瞬间,罗刹王瞬间追了上来,蒲扇般巨大的手掌毫不客气地掠来,瞬间便是抵达卓文的身后。

    “帝丹龟,只能麻烦你抵挡一下了哈!”

    卓文说完,毫不客气地再次将帝丹龟拿出来当挡箭牌。

    “我……”

    帝丹龟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立马就感觉到恐怖的劲风呼啸而来,它将欲要骂人的千言万语全部都咽了回去后,只得先将帝丹炉放大,挡住这一击再说。

    砰!

    金铁交鸣之音清越地响起,直冲云霄,而帝丹炉剧烈摇晃,身处于丹炉中的帝丹龟,极为倒霉地在这晃动中,剧烈的翻滚着,四处碰壁,心中却将卓文骂了个遍。

    蹬蹬蹬!

    罗刹王不由得被反震力震得退后十多步,目光诧异地看着前方的帝丹炉,道:“帝丹炉?你身上居然有帝丹炉?你是何人?”

    “喂,罗刹王,本龟爷你也不认识了?你是不是把我当空气了?”

    帝丹龟强忍着眩晕的大脑,他从帝丹炉内钻出来,翻着死鱼眼看着眼前的罗刹王,有些不满地道。

    由于罗刹王的注意大部分都放在卓文身上,倒并没有注意到帝丹龟,现在帝丹龟这么一说话,他也注意到了帝丹龟。

    “是你,帝丹龟你居然没死?”罗刹王诧异地道。

    “看来你盼着本龟爷我死啊,本龟爷就是不死,而且肯定会活得比你长久多了!”帝丹龟很是作死地道。

    “哼,你现在就要死!别以为有帝丹炉你就是我的对手,你不过是帝丹火炼丹的工具,除了坚硬一点,你就是个废物。”

    罗刹王冷笑一声,右手成拳,毫不客气地朝着帝丹龟轰去。

    帝丹龟虽然嘴硬,但也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这罗刹王的对手。

    现在见罗刹王又要出手,不由得连连退后,对着身后的卓文道:“你还没弄好嘛?弄好了,赶快捎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