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四百四十章 线索
    白衣女子怔怔地看着眼前出现的陌生男子,她没想到这男子居然胆子这么大,不仅毫无征兆地跃入亭台上,而且还将那妖娆男子给踢飞。

    要知道那妖娆男子虽然作风比较让人恶心,不过在六欲宫地位可不低,乃是六宫中香欲宫的大弟子,名叫谈才,在六欲宫中可是一呼百应的存在。

    不过,白衣女子也不敢小视眼前忽然出现的男子,此人能够踢飞谈才,实力不弱。

    虽说这其中也有谈才没有防备的原因,但谈才实力不弱,即使是没有防备,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别人轻易得手踢飞的。

    亭台下方众人,全部都陷入了长久的寂静,众人的目光在亭台上的卓文和下方狼狈站定身形的谈才之间转来转去,纷纷猜测这出现的陌生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在六欲宫内,敢这般无视谈才,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即使是亭台上的弹琴的白衣女子,恐怕也不敢对谈才如此大动干戈吧。

    一阵阵的窃窃私语之声,不断地在亭台下方响起,而落在不远处的谈才,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目光阴沉如阴云。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家伙,竟敢在此地放肆,你简直找死!”

    谈才冷哼一声,双脚在地上一跺,就好似一个赌气的少女一般。

    若是一般的美少女做这样的动作的话,必然是赏心悦目的,但换做谈才这样的男子,则是让人有些反胃无语。

    “看来谈才师兄真的生气了,此人接下来要倒霉了!”

    “嘿嘿,此人也是不知死活,也不知道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从来都没见过此人?”

    “……”

    亭台下方众人对于谈才的怪异表现早已习以为常,他们并没有感觉谈才的动作有任何的不妥,反倒是都在谈论莫名出现在亭台上的卓文。

    卓文压根就没理会谈才,而是目光认真地看着白衣女子,一字一句地问道:“这首曲子你是从何处学来的?”

    白衣女子美眸一怔,她以为眼前这男子与谈才一样,都是来找茬的,没想到竟然只是问她所弹的曲子的来历。

    “混账,敢无视我!”

    后方,谈才见卓文这般爱理不理的样子,冷哼一声,直接对着卓文背后便是出手。

    卓文目光中露出一丝不耐,猛地朝着后方轰出一拳,与谈才的掌势轰在一起,旋即拳掌交错在一起,恐怖的罡风席卷,随后众人骇然的发现,谈才惨叫一声,直接跌落出去,重重地砸在了不远处的地上,身形狼狈。

    谈才实力虽然不错,但也就虚天八登中期左右的修为,这样的修为在卓文眼中,实在是不咋样。

    别看卓文修为也就虚天七登巅峰,但他的实力可是完全可以打爆虚天九登以下的修士。

    白衣女子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随后她这才认真地打量着眼前的陌生男子。

    这男子表面上的修为也不过是虚天七登巅峰而已,居然这般轻易地就将谈才给轰飞,此人实力不简单啊。

    而亭台下的修士,个个呆若木鸡,显然他们也没料到谈才这么轻易就被击败了,这也太快了点吧。

    “啊!你这狗杂种,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账东西!”

    谈才发出尖利的惨叫,立马祭出了虚天桥,恐怖的神力暴涌而出,看上去极为的威武不屈。

    亭台下众人都是露出忌惮之色,他们知道谈才是真的愤怒了,这是动真格了。

    祭出虚天桥的谈才,压根就不管这园林的禁制是否承受得住,猛地朝着卓文这边掠来。

    白衣女子俏脸微变,不由得出声道:“谈才,这里是我的园林,你想要破坏掉我的园林不成?”

    谈才此刻哪里会听白衣女子的话,他现在已经被暴怒充斥了头脑,现在只想一心教训一顿眼前的白衣青年,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子向他跪地求饶。

    不过,谈才还未接近亭台,一道巨大的如山岳般的黑影猛地降落在他的头顶,随后狠狠地向他压迫过去。67.356

    谈才目光大变,连忙祭出虚天桥欲要挡住那黑影。

    可惜的是,虚天桥一把被那黑影砸飞,直接将谈才给轰入了脚下松软的泥土下面。

    原本打算远离园林的其他人,个个呆若木鸡,原本他们以为使出全力的谈才,至少也能与这陌生男子来一场龙争虎斗的。

    但事实简直是狠狠扇了他们一个耳光,这哪里是他们期待的龙争虎斗,简直就是碾压。

    “真是聒噪!”

    卓文不耐烦地说了一句,旋即看着眼前有些愣神的白衣女子,再次道:“你还没回答我呢?”

    白衣女子忌惮地看着卓文,沉声道:“这曲子是我自学的,并没人教的。”

    “那你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学会这首曲子,你一定是在哪里听过,告诉我!”卓文追问道。

    白衣女子柳眉微蹙,冷冷地道:“这个就无可奉告的,这曲子我在哪里学来,与你也无关吧?难不成你要严刑逼供不成?”更多精彩乐虎国际国际阅读请到书*丛*网:

    卓文眉头微蹙,却是并没有动手,而是拱手歉意地道:“姑娘,方才是我冲动了,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你弹得这首曲子,和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以前弹的一模一样,所以睹物思情……”

    见卓文态度谦和下来,白衣女子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淡淡的道:“这位朋友,这首曲子的来历我确实是不能说,我曾经答应过弹曲之人,这首曲子绝对不会和她搭上关系,就算是有人问,我也不会说的。”

    卓文点点头,也没有去继续追问,而是冷静了下来。

    既然他在这六欲宫内听到了《凤求凰》,那就说明墨言无殇很可能曾经来过这六欲宫。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提醒,真正的弹曲之人还在六欲宫内,只不过到底在哪里,我却是不能说。”

    白衣女子说到这里,看向卓文的目光带着一丝怜悯和叹息。

    卓文也瞧见了白衣女子眸子中的那丝怜悯,他心中有些奇怪,显然不知道白衣女子为何要露出这等表情。

    而白衣女子的这句话,同样是让卓文心中难掩激动,显然墨言无殇应该还在六欲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