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狼狈
    时间飞逝,犹如脱缰野马,奔腾而过,又如涓涓细流,悄然无息。

    这一日,天都峰山巅,一道倩影缓缓来至山崖旁,微抬螓首,静静凝视着九峰中央虚空上的冰火两极殿。

    此刻的冰火两极殿,显得极为的宁静,其表面的冰火能量,缓缓的流动着,犹如溪水一般,静静流淌着,不复之前那般的狂暴。

    “两年过去了,辰雪师姐每日都会来这山崖上,静静站着,瞧着那冰火两极殿。”

    “辰雪师姐也是因为那卓文吧,毕竟那卓文自从夺得冰火两极殿的第一之后,便是再也没出来了,现在过去两年了,恐怕……”

    “肯定是凶多吉少了,据说那卓文闯入了第十八层,而当初彦济师叔祖想要进入第十八层,却是被那入口的冰火能量所阻挡,连彦济师叔组都难以进入第十八层,那第十八层肯定发生什么不祥的事情,而卓文又在第十八层……”

    山崖后方,便是天都峰巨大的广场,此刻,广场上,许多天都峰弟子,皆是默默凝视着慕辰雪那道倩影,心中皆是露出怜惜之色。

    两年以来,慕辰雪每一日都会站在山崖上,失神的凝望着冰火两极殿,仿佛她在等待着某人一般。

    而这个人,整个内院都认识,他就是卓文。

    当所有人都认为,卓文陨落在冰火两极殿中的时候,慕辰雪却不相信,她日复一日的前来等待着,而这一行为,在这两年中,俨然成为了天都峰的一道独特的风景。

    许多弟子都是摇头唏嘘,慨叹不已。

    在距离山崖不远处,有着一块凹凸不平的岩石,一道背负长剑的青年,默默地靠在岩石上,长发披肩,他的双眸蕴含着浓郁的无情之意,仿佛万事万物都未曾放在他的眼里。

    不过,当这名青年的目光,落在山崖上,慕辰雪的背影上的时候,其眼眸中的无情之意,犹如消融的冰川一般,一点一滴的融化掉了。

    “是剑慕师兄,他也来了!”

    广场中,顿时有眼尖的弟子,一眼便是瞧见了那靠在岩石边上的青年,皆是小声窃窃私语起来。

    剑慕目光闪烁,最终抬起脚步,登上了山崖,来到了慕辰雪身后,欲言又止。

    慕辰雪缓缓转过身来,美眸盯着剑慕,平静地道:“剑慕师兄,有什么事情嘛?”

    剑慕一怔,旋即露出一丝勉强笑意道:“师傅让我来通知你,九幽大会还有两年就要开始了,他打算召集我们四大亲传弟子,前往摘星阁集合。”

    “是有什么事情嘛?”慕辰雪问道。

    “师傅他打算开启摘星大阵,希望在这两年时间,将我们四人的修为再提高一个层次,这样到了九幽大会之后,也能为我们内院和天都峰争得脸面。”剑慕道。

    慕辰雪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待会儿我会去摘星阁的,我还打算在这里待一会儿。”

    听得此言,剑慕目光露出黯然,只见他低声道:“辰雪师妹!已经过去两年多了,虽然我不想乱说,但事实就是那卓文很可能已经陨落了。”

    慕辰雪面色极其平静,并没有因为剑慕此话而出现任何的动容。

    “我相信,卓文他不会死的!即使是不要说两年,十年、二十年我都会等下去,一直等他出来。”慕辰雪很认真地道。

    听得此言,剑慕目光越发的黯淡,他竟是感觉到一股心痛,心犹如刀搅般的痛。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记得到时候去摘星阁集合。”

    剑慕露出一抹笑意,旋即转身离开了山崖,只不过在转身的瞬间,他的双眸重新恢复了无情,甚至变得有些冷漠,仿佛他心中将最后的一丝情绪给斩断了一般。

    瞧着剑慕那离去的背影,慕辰雪低声叹息一声,她又怎么不知道剑慕对她的情意,只不过她心里早已有了卓文,又怎么可能装得下其他人。

    ……

    距离内院山门数百里之外,有着一片茂密的森林,在森林的东面,乃是神河的中下游位置,湍急的河流,犹如游龙一般,流向神河末端。

    在神河上空,一道身影极为狼狈的逃窜着,樱红的鲜血,犹如雨滴一般,从半空中滴落,将清澈的神河染得血红诡异。

    这道身影,头发颇为蓬乱,衣服凌乱,全身伤痕足有数百道,樱红的鲜血,便是从这些伤口中流淌出来。

    在这道身影身后百米之外,两道身影紧紧跟随着。

    这两人皆是身着金甲铠衣,其中一人背负金色双刃斧,另一人手持金色长枪,这两人身材都极为高大,足有丈许之高,看上去犹如小山一般。

    这两人的气息都很强大,犹如浩大的山岳一般,居然都是高阶帝境武者。

    “吕寒天,你逃不了的,竟敢轻薄我武圣塔的大小姐,简直就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背负双刃斧的男子,声音沙哑地对着前方逃窜的男子喝道。

    吕寒天双目寒意渐浓,冷冷的道:“你们武圣塔卑鄙无耻,我吕寒天加入你们武圣塔,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居然还因此污蔑于我,你们武圣塔愧对神幽境五大势力之一。”

    “污蔑你?你还真的看得起自己,我们武圣塔还需要污蔑你这种无权无势的小人物,明明是你卑鄙无耻想要轻薄我武圣塔大小姐,最终被大师兄识破诡计。”

    “若不是大师兄的话,恐怕你这禽兽已经得逞了,我们武圣塔当初就不应该将你这等豺狼引入里面。”背负双刃斧的男子,声音变得极冷道。

    “卑鄙无耻的是冷泉那家伙,真正想要轻薄凌烟的是冷泉,难道你们都不会明辨是非的嘛?我一个刚刚加入武圣塔的弟子,怎么可能拥有尸虫丸这等高级丹药?”吕寒天大骂出声道。

    手持长枪的男子冷笑道:“谁知道你是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将尸虫丸弄到手的,我看你进入武圣塔的目的就是我们大小姐,现在事情暴露了,居然污蔑到大师兄头上,真是无耻小人。”

    “今日不除掉你,如何彰显我武圣塔的威名。”

    说着,手持长枪男子一步跨来,速度居然飙升到了极致,一瞬间便是拉近了与吕寒天的距离。

    只见他右手长枪横空甩来,那黄金长枪表面布满了金黄色的光华,犹如利箭一般,划破虚空对着吕寒天的背影轰去。

    吕寒天瞳孔紧缩,大喝一声,直接祭出了自身的铠魂‘血祭封印之门’。

    嗖嗖!

    虚空之上,一座巨大的血色大门,从天际坠落,横在了吕寒天的身后。

    叮!

    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而起,黄金长枪的枪芒瞬间而至,轰在了血色大门之上,其前冲之势顿时止住。

    吕寒天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连连倒退,借助这股反推之力,吕寒天连忙向前逃窜,又是将身后的两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轰隆!

    闷雷般的声音响起,那血祭封印之门,在黄金长枪枪芒之下,寸寸崩溃,而手持黄金长枪的男子接踵而至。

    “真是滑溜的家伙。”ow9o

    手持黄金长枪的男子,仅仅只在血祭封印之门破碎的地方停顿了一会儿,便是再次朝着吕寒天追去。

    吕寒天此刻的状况很不好,虽然过去三年时间,吕寒天修为倒是进步了许多,不过现在的修为境界也就六重帝境,而他身后的两人可是武圣塔的精英弟子,修为皆是达到了七重帝境。

    面对这两人的追杀,对于吕寒天来说,无异于以卵击石。

    三人一追一逃,速度很快,便是接近了嘉神学院山门。

    吕寒天从灵戒中取出传讯玉符,连忙向卓文传讯,他知道现在若是不向卓文求救的话,恐怕就真的要油尽灯枯了。

    不过,让得吕寒天失望的是,卓文的传讯玉符居然丝毫没有反应。

    “怎么回事?卓文的传讯玉符怎么没反应了?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吕寒天略有些焦急地喃喃自语道。

    “只能向无殇、迦南他们求救了。”

    感受到身后两人那庞大恐怖的气息,吕寒天脸色大变,只得用传讯玉符通知墨言无殇他们。

    太璇峰,莲花平台上,一缕缕琴音在平台周围响彻开来,犹如黄莺啼鸣,清脆悦耳。

    在平台中央,盘膝坐着三道倩影,这三道倩影的身前,皆是摆着一块木制案条,在案条上,放着一座檀木所制的古琴。

    叮!

    一道倩影娇躯一颤,竟是不小心将古琴琴弦给弹破,而另外两人也因为这一破音,而纷纷停下了动作。

    “无殇!怎么了?”

    袁宛荷纤纤玉手放下,转身瞧向身后的墨言无殇,美眸流露出一丝疑惑之色,而轻音也是微转头,注意落在墨言无殇身上。

    墨言无殇玉手一翻,在她的掌心,出现了一枚传讯玉符,她沉声道:“有个朋友向我发出求救信号,有人在追杀他。”

    “你朋友给你发送求救信号,也就是说,你那朋友就在这内院附近了。”袁宛荷目光一怔,颇为诧异地道。

    “大师姐,我得出山门一趟。”

    墨言无殇一拱手,收起古琴,急匆匆的离开了太璇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