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4章蓝发男子

    卓文点点头,淡淡地道:“那戚兄给我一份无极太墟的路线吧!”

    “卓兄,悟生境强者都陨落了,你还打算去?”戚奇吃惊地看着卓文。

    “悟生境强者很厉害嘛?悟生境强者陨落在无极太墟,不代表我卓文也会陨落在无极太墟。”

    卓文语气虽然淡漠,但目光之中满是自信。

    卓文现在可不是当初刚刚出来天铠星的小小天神,现在他已经是大梵天的天域之主,更是斩杀过数名悟生境强者,在这八大天域能够威胁到他的寥寥无几,他卓文何惧之有呢?

    戚奇暗自摇头,觉得卓文有些狂妄自大了。

    虽然当初卓文所做的事情极为轰动,但也知道卓文是依靠太清的道意力量,而且那时候也仅仅只是伤到血神而已。

    血神乃是血神殿殿主,与那北坞殿殿主北坞真人还是有些差距的,卓文当初连血神都杀不了,自然远远比不上北坞真人。

    虽然时隔数百年,戚奇知道卓文应该会有所进步,但再进步也最多晋级虚天而已,至于悟生境,那等超凡脱俗的境界又怎么会是几百年能够进入的呢?

    看见戚奇的表情,卓文就知道后者根本不信,不过他也不在意,淡淡地道:“戚兄,我只要无极太墟的路线。”

    戚奇见卓文不听的劝告,索性就不再说了,旋即从灵戒中取出一枚玉简,将其递给卓文道:“卓兄弟,这玉简里面记录了无极太墟的大概路线,还有我记得那无极太墟已经被天域诸多势力封锁起来了,可能是里面发生大事了,你自己小心点。”

    接过玉简,卓文眉头微蹙,他查看了下,这玉简中的路线实在是太粗略了,若是按照这个玉简中的粗略路线前进的话,恐怕不一定能够真的抵达无极太墟,应该会有所偏差。

    卓文所需要的是具体路线,可不是这种粗略的路线地图。

    不过,好在这地图上记录了大概路线,卓文只需要大概推演一番,应该就能够轻易抵达无极太墟。

    “多谢戚兄!”

    卓文抱拳说完,便是默默地看着戚奇,他知道戚奇应该有事情有求于他,现在他讨要了路线,自然不会拿了路线就拍拍屁股走人,他并不是这种人。

    果然,戚奇说出了自己现在的困处,关于那位虚天强者让他们长河星系滚蛋,欲要霸占这长河星系的事情。

    卓文目光露出奇异之色,长河星系可以说是华夏天域最边缘的地域了,算是整个天域排名最靠后的星系了。

    不要说是虚天强者了,连真神都少得可怜,居然还会有人看上长河星系,而且看上长河星系的居然还是一名虚天强者。

    难不成这长河星系有什么秘密不成?

    想到这里,卓文强大的神识便是辐射而去,顿时将整个长河星系都包含进去。

    戚奇感受到卓文那庞大的神识,双腿一颤,差点就要跌倒在地上,惊骇地看着卓文,心中如惊涛骇浪般不平静。

    “好强大的神识,这卓文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神识?”

    在这股神识之下,戚奇犹如被剥光一般,身上毫无秘密可言。

    大约一刻钟后,卓文收回了神识,眉头蹙起。

    方才他用神识里里外外地将长河星系检查了一遍,发现这长河星系并无奇异之处。

    “你是打算让我帮你赶走那虚天强者嘛?”卓文回过神来,看着戚奇道。

    戚奇脸上更加的恭敬,连忙道:“是的,希望卓兄弟看在当初在这长河星系生活过一段时间,还请出手帮忙一下。”

    “知道那虚天强者的具体实力嘛?”卓文漫不经心地道。

    戚奇脸色尴尬,道:“戚某实力卑微,所以……”

    卓文点点头,道:“那行,我帮你这个忙,那强者在何处?”

    戚奇更尴尬地道:“我也不知道那强者在何处?只知道十天后,那强者将会再临长河星系,到时候恐怕……”

    卓文淡然道:“那我就在你这里等十天吧!”

    戚奇闻言大喜,连忙弯腰躬身。

    十天时间,卓文基本住在戚奇安排的最顶级豪华的府邸之中,而长河星系主城也有许多修士知道戚奇请来了一名虚天强者坐镇。

    原本因为虚天强者要他们搬走的恐惧,也是平息了许多,毕竟他们长河星系也有虚天强者坐镇,自然不惧那曾威胁他们星系的那名虚天强者。

    这十天来,戚奇很聪明地没来打扰卓文,直到第十天后,戚奇来到卓文府邸之外,弯身恭敬道:“卓兄弟,已经十天了!”

    戚奇说完,府邸门无风自动地打开了,一道白衣青年缓缓步出。

    只不过白衣青年并没有看戚奇这边,而是看向主城外面的星空,嘴角微翘道:“你说得那名虚天强者已经来了,而且还是一名虚天八登巅峰的高手。”

    “什么?是虚天八登巅峰的高手,怎么可能?”戚奇浑身一颤,不可置信地叫了出来。

    长河星系连虚天强者都没有,而虚天八登巅峰已经是天域顶尖强者了,这样的强者戚奇连见面的资格都没有,毕竟戚奇在这样的强者面前根本就是蝼蚁。

    卓文没有回答戚奇,而是一步踏在虚空,静静地悬浮在长河星系的上方,承受着星系无数修士的目光。引起不少的哗然之声。

    星系所有修士都知道,这独自悬浮在星系上的白衣青年,应该就是戚奇请来的虚天强者。

    此刻,卓文目光平静,但心中却没那般的平静。

    虚天八登巅峰的修士自然没被他放在眼里,他奇怪的是,堂堂虚天八登巅峰,居然还要抢夺长河星系这等极为偏僻的星系,实在是太古怪了。

    想到这里,卓文越发觉得长河星系里面隐藏着什么东西,只不过他用神识并没有探查出来。

    嗖!

    不一会儿,剧烈的破空声自星空深处掠来,犹如划破星空的流星一般,很快这道流光就停在了长河星系不远处。

    “哼!戚奇,老夫给你以及长河星系活命的机会,但你们却并没有把握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流光逐渐敛去,露出了里面的身影。

    这是一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拥有一头蓝发,那双瞳孔也是湛蓝色,连身上的衣服也是蓝色的。

    此刻这蓝发蓝眸的男子,目光布满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