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发蓝眸男子爆发出极为恐怖的杀机,这股杀机犹如云雾一般,将整个长河星系都给笼罩进去。

    长河星系在内的无数的修士都是感受到这股杀机,纷纷心中颤栗,竟是个个跪在了地上。

    甚至有些修为不行的修士,更是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全身抽搐。

    “好恐怖的杀机,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强者啊!”

    “完蛋了,我们长河星系居然惹到了这么恐怖的虚天强者,虚天八登巅峰啊,在华夏天域中,这已经是无上巅峰强者了啊!”

    “怎么办?这样的强者,挥挥手就能够灭掉我们长河星系。”

    “我们长河星系戚奇不是也请来一位虚天强者,或许他能够挡得住的。”

    “你想多了,这青年看上去气息不显,或许真的是虚天强者,但面对虚天八登巅峰的强者,恐怕悬了。”

    长河星系无数的修士,都哗然声大作,议论纷纷,只是他们的目光之中却充满了绝望和恐惧。

    戚奇浑身大颤,升起一股悔恨,他知道他不应该将希望全部都寄托在卓文身上的。

    他知道卓文肯定是虚天强者,但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修为就能够达到虚天八登巅峰的。

    面对眼前这蓝发蓝眸的虚天八登巅峰的强者,戚奇知道卓文必输无疑,而且还要搭上性命。

    “想要灭掉长河星系,你问过我了嘛?”

    卓文负手而立,目光平淡地看着眼前的蓝发蓝眸的中年男子。

    他总感觉这蓝发蓝眸男子不是普通的修士,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修为只是虚天八登巅峰,但卓文却能感觉到这男子体内还有一股更深邃的神秘力量。

    蓝发蓝眸男子缓缓转过头,旋即幽蓝的眸子盯着卓文,冷笑道:“就凭你也有资格?”

    而长河星系的诸多修士都是暗自摇头,都觉得这卓文不自量力。

    毕竟蓝发蓝眸男子身上的气息实在太浩大了,犹如长虹贯日,稍微一感受下,就让得诸多的修士心中暗颤。

    而这白色青年身上气息则要逊色太多,甚至有些平平无奇,长河星系所有的修士都摇头叹息,知道这戚奇请来的虚天强者要完蛋了。

    他们知道纵使这白色青年也是虚天强者,但在他们看来,这白色青年顶多也就虚天一登两登之流的,与虚天八登巅峰差距巨大。

    长河星系所有的修士都萌生了退意,他们都想要祭出自己的飞行神器离开长河星系,离这里远远的。

    但这些修士很快就发现,他们这种举动根本就是徒劳,因为那蓝发蓝眸男子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杀机,将他们牢牢锁定,使得他们体内的神力都难以运转,更不用说使用飞行神器离开了此地。

    “哎!完蛋了!”

    戚奇心中一沉,特别是感受到这股恐怖的杀机,他心中唯一的侥幸也彻底地消散了。

    他知道整个长河星系都要难逃此劫,至于卓文恐怕也将陨落于此。

    卓文淡淡地看着蓝发蓝眸男子,目露沉思之色,这蓝发蓝眸男子的修为他并不放在眼里。

    但这蓝发蓝眸男子身上有一股隐晦的气息,却让卓文有些熟悉,但到底是什么,卓文现在反倒是想不起来了。

    “怎么?害怕了?若是害怕了,立马就跪在我面前,磕百个响头,赔礼道歉,然后给我有多远就滚多远。”蓝发蓝眸男子傲然地看着卓文道。

    卓文却是摇摇头,道:“若是你现在赔礼道歉的话,我会饶你一命,否则的话,你将一点机会都没有。”

    卓文此话一出,整个长河星系的修士都是露出苦笑之色,而戚奇更是摇摇头,轻叹道:“这卓文还是太年轻了,面对这样的强者还这般的狂妄,难不成他以为太清是他的仰仗不成嘛?”

    戚奇知道卓文是太清的弟子,但后来戚奇知道卓文离开了华夏天域后,就已经与太清毫无瓜葛了。

    他知道,太清是不可能为卓文出头的,所以对于卓文现在还这般嚣张颇为疑惑,这卓文难道有什么凭仗不成?67.356

    但很快戚奇就苦笑,他知道是他多想了,这卓文再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拥有媲美虚天八登巅峰的实力。

    蓝发蓝眸男子先是一愣,旋即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卓文道:“你要我赔礼道歉,你可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嘛?”

    “你算什么东西?没资格让我知道你是谁?”卓文淡淡地说道,却是再次引起一阵哗然,不少长河星系的修士都觉得卓文太狂妄了。

    “好好好!你果然够嚣张,够狂妄,今日看我怎么教训你!”

    蓝发蓝眸怒极反笑,双手迅速捏诀,旋即一股股蓝色的能量暴掠而出,形成一股股蓝雾。

    只见这一股股蓝雾不断地翻滚着,随后这股蓝雾化作一道怒龙,猛地暴掠而出,朝着卓文掠去。

    当卓文的神识落在这蓝雾上的瞬间,目光微微眯起来,因为这蓝雾并不是真正的雾气,竟然是密密麻麻的无数的蓝色小虫子组成。

    由于这些小虫子体型很小,肉眼很难看清,若是成群结队的这蓝色小虫子聚合在一起,远看还真的容易看成蓝雾。

    “蛊虫?”

    卓文在瞧见这组成蓝雾的小虫子的瞬间,就已经想到了在真龙血池中看见的那血蛊组成的锁链。

    这蓝雾内的蛊虫的攻击方式和那血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蓝色小虫子的威力远比当初他所见识的那血蛊要差不少。

    只是瞬间,卓文的身影就已经被蓝雾彻底包裹进去,难以可见。

    长河星系内发出悠远的叹息,众多修士都知道这戚奇请来的虚天强者在这一个照面就已经被灭掉了。

    戚奇则是满脸苦笑,他心中满是悔恨,为何要请这卓文抵挡这恐怖的强者呢,最终害得长河星系所有人都要死。

    蓝发蓝眸男子冷笑一声,不屑地道:“不自量力的蝼蚁,还以为你有多厉害,连这最普通的一击都接不住……”

    轰隆!

    蓝发蓝眸男子话还未说完,那前方的蓝雾便是爆裂开来,旋即一道白衣青年缓缓地踏出,手持灰色神剑。

    灰色神剑表面覆盖着灰色的能量,这股能量拥有着恐怖的死亡的气息,只见这青年随意地挥出几剑,周围的蓝雾便是彻底地被消灭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