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血溅五步
    卓文慎重地接过仓颉所给的伏羲鼎,目光中露出凝重之色。

    此刻,伏羲鼎与之前有着天差地别的变化,无论是外观还是气息,都变强了太多,特别是其中所蕴含的仓颉的力量,这可是半神巅峰的力量啊。

    嗖!

    伏羲鼎落在卓文手上的瞬间,一只黄毛狐狸自鼎口内,骑着神龟猛地掠出,只见这黄毛狐狸盯着仓颉道:“大人,我的主人伏羲你知不知道在哪儿?”

    仓颉淡淡地看了乘黄一眼,道:“你的主人现在是卓文,不是伏羲。”

    乘黄有些不甘心,它目光闪烁,继续问道:“大人,我知道我主人并没死,你能否告诉我主人的情况?”

    仓颉叹息一声道:“伏羲确实没死,当年是他主动放弃伏羲鼎的,因为愧疚,因为没能承担下当年的责任,所以他已经不是你的主人,就算你见到他,他也不会认你的。”

    乘黄浑身一颤,目光露出一抹悲色,道:“当年不是主人的错,只能怪我太差劲了,导致主人没能完成大人的任务……”

    “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卓文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等天铠星的一切事情都尘埃落定后,你自会见到你的主人的。”仓颉摆摆手道。

    闻言,乘黄陷入沉默,对着仓颉一拜,便是重新进入了伏羲鼎内部。

    卓文默默地瞧着这一切,他知道当初伏羲和伏羲鼎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伏羲鼎破碎,也导致了伏羲下落不明。

    “若伏羲真的没死,那么他又会在哪里呢?”卓文缓缓抬起头,目光露出思索之色。

    忽然,仓颉的目光落在悬浮在卓文不远处的那神秘剑鞘,目光中露出惊异之色,道:“湛弼的血溅五步?你是从何处所得?”

    见仓颉问起,卓文自然是将得到神秘剑鞘的过程,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了。

    听完卓文的诉说,仓颉目光满是慨叹之色,道:“湛弼,他是仅次于我的半神强者,而且他年纪很轻,修炼时间也不长,但却能够达到半神,可以说在上古时代是傲视群雄的真正的天才。”

    说到这里,仓颉看着神秘剑鞘,继续道:“此剑鞘乃是湛弼自习武开始,便是一直带在身边,风风雨雨伴随了湛弼无数个岁月。”

    “在那个年代,湛弼还弱小的时候,曾面对比自己强大许多的强者,凛然不惧,拔剑而出,血溅五步,以弱胜强,杀死了那曾想要压迫他的强者,那一战轰动了天铠大陆,而这剑鞘也被湛弼命名为血溅五步。”

    说着,仓颉右手一勾,剑鞘自卓文身边不受控制地掠至仓颉手中,随后仓颉缓缓地摩挲着剑鞘表面的血痕。

    “湛弼是我见过最天才,也是最血性的男子,当初我之所以能够成功封印天神干戈,其实与湛弼的牺牲有着很大的关系,你既然能够得到湛弼的血溅五步,说明你与此剑鞘有缘。”

    说到这里,仓颉从袖袍中取出一柄漆黑如墨的铁剑。

    此铁剑表面光滑如水,散发着锃亮的光芒。

    卓文目光落在这铁剑上,瞳孔一缩,此铁剑他上下打量了许久,发现只是一柄极为普通的铁剑而已,甚至都不是灵宝,而是凡铁铸就的而已。

    “血溅五步当年追随了湛弼无数个岁月,一直都只是普通的剑鞘,而湛弼也一直没有将其炼化成强大的灵宝,甚至是圣器。”

    “一直到湛弼从真仙巅峰晋升到半神的那一瞬间,此剑鞘吸收了湛弼晋级半神是的一丝星神力,此剑鞘发生了蜕变,它直接从一件凡物一跃蜕变成了一件次神器。”

    说着,仓颉右手一旋,握着铁剑剑柄,将铁剑精准地插入剑鞘,随后卓文明显感觉到,在这一刻,那铁剑与剑鞘仿佛产生了诡异的共鸣。

    随着共鸣一股强大到令卓文心神震颤的力量,自铁剑内涌出。

    铿!

    仓颉缓缓地将铁剑抽出,而卓文的脸色却是慢慢的变了,变得骇然和不可置信。

    因为,在这一刻,那普通的铁剑,在抽出剑鞘的那一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原本平平无奇的剑刃,变得更加的锋锐,更加的锋芒毕露,更加的震天慑地。

    当铁剑彻底被拔出的那一瞬间,一抹犹如太阳般炽烈的剑光自剑尖之处涌现而出,刺激地卓文不由得闭上双目,震撼地卓文不由得心脏停止。

    铿!

    仓颉猛地将铁剑重新插入了剑鞘之中,那股自拔剑的瞬间所产生的锐利的恐怖气息,瞬间收敛,大殿重新恢复了平静。

    “这就是血溅五步的真正奥秘嘛?化腐朽为神奇的奥秘嘛?”卓文心脏砰砰乱跳,目光却震撼地盯着仓颉手中的那神秘剑鞘。

    “湛弼平生只出五剑,一步代表一剑,当五步五剑尽数出完后,他不会再出手,因为胜与败已经在那五步之中分出来了,当年面对天神干戈,湛弼出了第六剑,也是他以性命为代价的最终一剑,这一剑刺伤了天神干戈……”

    仓颉目光中的追忆颇为浓烈,甚至在这抹追忆中,还有这一抹钦佩。

    卓文心中也不由得升起敬佩之情,他虽然从未亲眼见过湛弼,仅仅只是看过其头颅,但能够以半神之境,击伤天神级别的存在,这是需要何等强大的天资和实力才行。

    “卓文,此剑你拿去吧!”

    仓颉右手一抛,将剑鞘以及其中的铁剑抛给卓文,继续道:“血溅五步,极限是五剑,当你欲要出第六剑的时候,你所付出的便是生命,所以万不得已之下,第六剑不可出。”

    接过血溅五步和铁剑,卓文目光变得慎重,旋即对着仓颉点点头沉声道:“前辈放心,这些晚辈都晓得。”

    轰隆隆!

    仓颉微微点头,刚想说话的时候,仓颉脸色大变,脸上青筋暴起,露出痛苦之色。

    与此同时,大殿周围遍布的恐怖黑色脉络,更是疯狂的涌动,而大殿也是随着黑色脉络的疯狂,而剧烈的颤动起来,无数的碎石自大殿顶部跌落,掀起恐怖的尘埃。

    “卓文,快走,记得一定要带着噬的幼体前来,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王座中,仓颉低吼一声,袖袍一挥,一股无形的狂风呼啸而来,随后卓文只感觉全身轻飘飘的,便是倒卷离开了大殿。

    当卓文再次睁开双目的瞬间,他已经出现在了噬的左眼之外。

    在卓文离开大殿后,一道黑袍男子缓缓地掠至仓颉所在地大殿,他默默地凝视着面目狰狞的仓颉,道:“仓颉前辈,我按照约定前来了。”

    仓颉双目时而清明,时而疯狂,看的黑袍男子眉头微蹙。

    “你要的东西我为你准备好了,拿去吧,记住此次定要助卓文夺得噬的幼体……”

    仓颉咬着牙,袖袍一挥,将一块黑色晶体递给了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接过黑色晶体,略微打量了番后,便是对着仓颉一抱拳,随后右脚一蹬,离开了大殿。

    “第一山神呢?”

    卓文盯着那即将闭合的噬的左眼,四处环顾,并没有发现第一山神的身影,眉头顿时紧蹙而起。

    嗖!

    当噬的左眼闭合的前一瞬间,一道身影猛地自左眼掠出,卓文定睛一看,正是第一山神。

    第一山神掠至卓文身边,上下打量了卓文一眼,旋即看向噬躯体上的那道伤痕道:“卓文,现在我们也该进入这噬的身体了吧?”

    卓文深深看了第一山神一眼,之前第一山神与他一起进入左眼内的,但两人却是被分开了,原本卓文以为第一山神会比他早点出来,却是没想到还要迟些。

    虽说第一山神的这一行为并没有任何疑点,但卓文却隐隐感觉到第一山神应该进入左眼应该是另有目的。

    “嗯!我们进入里面吧。”

    卓文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而是脚掌一踏,瞬间掠入了那伤痕之内。

    第一山神默默地盯着卓文的背影,目光微眯,低声笑道:“小家伙的观察力倒是敏锐之极啊!”

    当卓文和第一山神通过那道伤痕,进入噬的躯体内部后,顿时感觉到一种如入泥沼的感觉,仿佛周围有着许多的无形的力量挤压着两人的身体一般,那种沉闷的感觉可并不好受。

    “这噬的身体与星空的环境极为的相似,但那种来自于星空的恐怖的阻力却是要小很多,一般天仙以上的武者都能够承受得了这种阻力,只不过在这种环境内,速度却是会被削弱许多。”

    第一山神全身暗金之芒迸发,仿若金甲战神一般,周围的恐怖挤压之力,瞬间被他抵消。

    而卓文也是使出了大圆满圣体,倒也是堪堪承受住周围挤压而来的恐怖阻力。

    卓文环顾周围,发现前方有着许多星光闪烁,只不过这些星光大多数都比较暗淡,仿若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会熄灭。

    卓文并没有急着行动,而是神识以网状的方式朝着前方蔓延而去。

    卓文修为虽然只是天仙后期,与真仙相比有着极大的差距,但卓文的神识却不同,因为他的识海中拥有着原始符箓,这原始符箓内存在着颇为浓郁的本源之力。

    依靠着本源之力,卓文的神识可以达到回溯本源的境界,所以他的神识是可以像之前在上古磐石内领悟道意的时候一样,可以无限的弥漫向无限远的地方。

    只不过,这种的代价颇大,至少卓文若是使用这种方法的话,恐怕要耗费不少的本源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