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八百零五章 夏琴凡
    “卓师兄不必吃惊,我是太岁剑派的宗主之女,此次我出来就是为了寻找合适的丹师,替我们太岁剑派参加此次韵丹大会!既然卓师兄你这般自信能进入前五十,所以我想要请卓师兄代替我太岁剑派参加韵丹大会。”

    夏琴凡显然是个急性子,卓文还没开口,她就连忙打断了卓文,抢先将此次的目的给报出来了。

    卓文一怔,旋即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是落下来了。

    他也没想到,他仅仅只是无意感慨,居然就这样简单地得到了参加韵丹大会的名额了。

    这夏琴凡手中既然有参加韵丹大会的名额,显然其口中的太岁剑派应该也是道府级势力。

    “你是太岁剑派的人?”火羽显得有些吃惊地看着夏琴凡。

    “火羽,难道有什么问题吗?”卓文看向火羽问道。

    火羽摇头,道:“这太岁剑派确实是道府级势力,只不过好像因为其宗主数百年前重伤,陷入濒死状态后,此势力大乱,内斗了数百年,好像等级快要下跌成道门级势力了,而且内耗严重,太岁剑派……”、

    说到这里,火羽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倒是那夏琴凡闻言,美眸一暗。ow9o

    “卓师兄,我们太岁剑派虽然比以前衰败了,可能给不了你太多的报酬,但只要你能进入前五十名额,我们太岁剑派只要一个名额,其他名额都归你如何?”夏琴凡连忙道。

    卓文知道,大部分道府级势力为了拉拢更高级的丹师,都会开出很大的报酬,为的就是让这些高级丹师替他们参加韵丹大会,从而取得好名次。

    即使是当初卓文替那雷神苑参加韵丹大会,那雷神苑也给了他客卿丹师的特权,并且还象征性的送了一些不错的神药。

    只不过那雷子萱当初并没有给他名额牌,美其名曰等到了丹阵仙盟再给。

    现在看来,那雷子萱和雷利天早就对他卓文有不轨之心了。

    这太岁剑派虽然是道府级势力,但其实因为内斗,底蕴早就耗光了,恐怕连请一个丹师的报酬都支付不起,怪不得这名额会这般轻易的落在他的头上。

    “无妨,只要我能参加这韵丹大会,不需要报酬也无所谓!”

    卓文落落大方,他目的只是为了名额,以他现在的身家,太岁剑派的报酬他也看不上。

    闻言,夏琴凡露出惊喜之色,连忙对卓文拱手道谢。

    卓文摆手阻止了夏琴凡,道:“夏姑娘,你声称自己手中拥有名额,可否让我看看?”

    夏琴凡连忙从灵戒中取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竹条,将其递给卓文道:“这是进入韵丹大会主场的名额牌,只要持有这竹条,那就拥有参加韵丹大会的资格,卓师兄,你这个拿去吧。”

    “等到你参加韵丹大会后,只要报我太岁剑派的名字就可以了。”

    说完,夏琴凡便是急匆匆地离开了酒楼。

    卓文有些诧异地看着夏琴凡,这夏琴凡给了他名额牌,居然都没有将他带到太岁剑派的驻地,就这样走了,这也太马虎了吧。

    卓文总觉得夏琴凡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在夏琴凡走之后,悄悄在其身上种下了一道神识印记。

    “这名额牌可能是这小丫头偷偷拿出来的,看她那鬼鬼祟祟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小丫头居然这么信任你,就凭你一句话,就将名额牌交给你了。”

    火羽也觉得很神奇,她感觉这夏琴凡对卓文也太信任了点吧,毕竟双方这是第一次见面啊。

    “我跟过去看看,你们三人先回客栈休息吧,还有这几日.你们帮我留意一下煌吉世家的煌吾是否回来了。”

    卓文丢下这句话,便是悄然离开了。

    夏琴凡鬼鬼祟祟地拐过数个偏僻胡同,最终来到了一处普通的客栈,她双目滴溜溜地转着,犹豫片刻,便是悄然走入这客栈之中。

    只不过当夏琴凡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一张厚重的手掌探出,一把将夏琴凡的右手扣住。

    “夏琴凡,你是不是偷偷拿走了一个名额牌,为何我这里只有三个名额牌了?”

    这是一名身材极为壮硕的中年男子,他瞪着双目,冷冷地看着夏琴凡,声音很大。

    在这中年男子身后,跟着数名气息强大的修士,看向夏琴凡的目光都很不善。

    夏琴凡冷冷地道:“蒋墨,你凭什么怀疑我?”

    名叫蒋墨的中年男子,冷哼道:“名额牌一直都放在我的房间,在名额牌丢失了一个后,我在其他人身上都搜了一遍,发现都没有,而你恰好又出去了,除了你,还有谁?”

    “夏琴凡,宗主在闭关之前可是将你托付给我照顾,我尽我所责对你可是多加照顾,但你却这般的顽劣,我太岁剑派以后若是交到你这样的顽劣之徒手里,那必将让太岁剑派蒙羞,现在快给我交出那个名额牌。”

    夏琴凡气的发抖,冷声道:“蒋墨,你别太过分,名额牌是我父亲争取到的,你有什么资格分配,现在我跟你说明白了,那个名额牌我已经交给别人了,一个真正能够进入前五十的丹师,比你找的那些垃圾丹师要好太多了。”

    夏琴凡此话一出,跟在蒋墨身后的几人脸色都不太好看,甚至有些气急败坏。

    显然这几人应该就是准备代替太岁剑派去参加韵丹大会的丹师了,现在夏琴凡在他们面前说他们垃圾,他们脸色能好看才怪了。

    “你难不成能找到玄机级丹师,或者是永恒级丹师?别开玩笑了,这种等级的丹师你请得到吗?快点说出那丹师的名字和位置,我现在就去讨回来。”蒋墨冷笑道。

    夏琴凡别过头,压根就不理会蒋墨。

    蒋墨气急败坏,扬起右手,就欲要对夏琴凡脸颊扇去,不过却被一道沧桑的声音阻止了。

    “蒋墨够了,既然那名额牌已经给出去了,那就不用追究了!到此为止吧!”

    在客栈内,走出一名佝偻的老者。

    这老者病怏怏的,看上去命不久矣的样子,不过其双眼却极为的明亮。

    在此老说话的时候,那蒋墨眉头微蹙,倒是讪讪地收起了右手,对着那老者拱手道:“原来是太上长老啊,既然太上长老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追究了!”

    病怏怏地老者点点头,便是拉着夏琴凡缓步进入了客栈之中。

    而躲在暗处原本准备出手的卓文,则是缓缓地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