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八百零七章 韵丹大会现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晃就是三天时间。

    这三天时间,帝丹炉还从未出现过炸炉。

    卓文目光露出喜色,以往在炼丹这环节,他坚持最长的就是三个时辰后,帝丹炉就因为火候不均而炸炉。

    但这次却没有丝毫炸炉的迹象,他知道成功在望。

    又是两天过去,炉盖上氤氲着玄妙的青黄之气,浓郁的药香弥漫房间,袅袅如仙境。

    闻着这股药香,卓文有种飘然飞仙的感觉,吸一口,五脏六腑的浊气都被驱散了一样。

    第六天,炉盖开始不规律的晃动,旋即澎湃的药气冲开炉盖,一道啸声响起,在房间内回荡。

    只见在帝丹炉内,暴掠出十二道光华。

    这十二道光华仿若通灵,竟是朝着十二个不同的方向暴掠,欲要逃离。

    砰砰砰!

    不过,卓文早已在房间内设下了重重阵法禁制。

    十二道光华撞击在禁制上,出咔咔的异响。

    卓文冷哼一声,大手一张,朝着那十二道光华抓去。

    那十二道光华想要抵抗,但终究只是丹药而已,虽然通灵,但却并没有玄机主的实力。

    当然,就算是十二名玄机主出现在卓文面前,卓文也不惧,依旧能一掌镇压。

    收了十二道光华,卓文右手一摊,在他的掌心,静静地躺着十二颗滚圆的丹药,光华万丈,散不凡的气息。

    “真没想到玄机级神丹居然已经通灵了,成丹瞬间,竟会出现如此异象。”

    卓文目光散神采,这是他第一次炼制玄机级神丹,所以对于成丹异象颇为兴趣。

    而成功炼制出太玄增元神丹的那一刻起,卓文的丹道水平也得到了质变般的升华。

    以往心中种种关于丹道的疑惑,在这一刻,无师自通,冥冥之中自行意会。

    咚!

    这一刻,外面传来悠远的钟声,响彻耳畔,直入心间。

    卓文站起身来,他知道丹阵仙盟的韵丹大会即将开始。

    打开房门,火羽、童启梅三人已经在屋外等候多时。

    三人见卓文终于出来,眉宇之间露出一丝轻松之色。

    “卓兄,此次韵丹大会主场在丹阵塔前面的广场上,现在我们该出了!”火羽道。

    卓文点头,在临走之前,向火羽问道:“火羽姑娘,那煌吾回煌吉世家队伍了吗?”qL11

    火羽点头,道:“在你闭关三日后,煌吾确实是回来了,不过他一回来就闭关,我想他伤势不轻。”

    说起煌吾,火羽三人就想起了雷神苑的雷利天,看向卓文的目光越的敬畏。

    当初在卓文的大世界中,他们是亲眼看见卓文灭杀掉雷利天的。

    雷利天是雷神苑苑主,创世主中期,在东道域算得上是老一辈强者,在他们眼中是天上谪仙般存在,只能让他们遥遥远观。

    但这样的强者,却死在了他们的眼皮底下,当初他们心中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煌吾的伤势,卓文很是清楚。

    当初煌吾与雷利天生分歧,被雷利天打得重伤,最终被迫燃烧精血逃遁,可谓是雪上加霜,伤上加伤。

    煌吾想要恢复伤势,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办到的。

    卓文猜测,煌吾现在的实力,恐怕也就比半步创世主强些而已。

    若是他再次遇上那煌吾的话,卓文不需要依靠后羿神箭,即可全面压制,甚至镇杀煌吾。

    一行四人来到丹阵塔附近,现周围人潮如龙,熙熙攘攘,犹如大杂烩。

    虽然在丹阵塔附近闹哄哄的,不过卓文在仔细观察了一番后,现周围的修士基本都是有规律的聚集成一个个队列。

    而卓文所在的此处算是最没规律的,他知道他这里是散修聚集地,乱糟糟的。

    环顾四周,卓文倒是现了好几个熟面孔。

    比如煌吉世家、雷神苑还有太岁剑派。

    其中煌吉世家队伍中,卓文看见了一脸阴沉的煌吾,在煌吾身边跟着煌善。

    反观雷神苑队伍,则是一片沉寂,雷子萱带着一众高层,都是愁云惨淡。

    因为自从雷利天一个多月前追那卓文之后,便是彻底失踪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再加上雷利天的生命烛火熄灭,关于雷利天陨落的消息不胫而走,在雷神苑众人中传的沸沸扬扬。

    雷子萱不是没去找过煌吾询问雷利天的去向,不过却被煌吾恐怖的杀意给吓退了。

    若不是这丹阵仙盟不允许私斗的话,雷子萱根本不怀疑那煌吾会对她出手。

    她很想知道一个月前到底生了什么,但煌吾却根本懒得给她解释。

    而那卓文,在雷子萱眼中,已经是过去式了,她下意识地忽略了那卓文。

    在雷子萱看来,一个多月前,卓文肯定是死了,即使那雷利天有可能遭遇不测,她也没有将雷利天的下落不明的原因归咎在卓文的身上。

    这也不怪雷子萱忽略卓文,主要还是卓文的境界太低了,连与雷利天一战的资格都没有。

    而太岁剑派中,蒋墨冷冷地看着那跟在太上长老身边的夏琴凡,讥讽道:“今日就是韵丹大会了,不知道夏小姐找来的那丹师真的可以进去前五十嘛?”

    “若是进不了前五十,夏小姐,那你就是太岁剑派的罪人,按照太岁剑派的律法,侵害宗门利益者,要遭受雷车碾压,即使你是宗主之女,也不例外。”

    蒋墨此话一出,太岁剑派队伍众人无不动容。

    雷车碾压是太岁剑派最严厉的刑法,雷车重达万钧,直接碾压在身上,即使是证道第二步修士都承受不了。

    夏琴凡若是遭受雷车碾压,必死无疑。

    太上长老目光散出幽冷之光,他看着蒋墨,道:“蒋墨,不过是一个名额而已,使用雷车碾压是否太过分了?”

    蒋墨对着太上长老拱手,皮笑肉不笑地道:“太上长老,你可不能包庇此女!有道是君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若无规矩不成方圆,这宗门律法每个人都必须要遵守。”

    “若是太上长老觉得不满意的话,到时候可以回门派向詹师兄讨说法,我想詹师兄自会给我一个公道的。”

    太上长老眉头微蹙,特别是在听到詹师兄这个名字后,罕见地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