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八百六十一章 插手
    “小文师弟,你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鬼翎目光阴沉,他收起帝释天的肉身,目光很不善地看着卓文,其眼中的杀意森然而无情,针对于卓文。

    “鬼翎师兄,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吧!这帝释天一开始就已经说了要直接灭了我,我也已经跟他说明,按照他的道理,我也可以反杀他,他并没有反对。”

    “既然已经一开始都已经说过了,这场比试就相当于生死斗,死伤不是很正常嘛?”

    卓文稳住身形,冷冷地看着鬼翎。

    此刻,虚臣神、星靖和姜齐晟三人都是饶有兴趣地看向卓文和鬼翎两人。

    他们都知道那帝释天乃是鬼翎内定的此次会武第一人,也已经约定好让他们指导一下帝释天。

    这才过去没多久,帝释天就被这新人给灭杀掉了,狠狠地打了鬼翎的脸皮。

    而一直慵懒靠在案几上的夜奇隧,也对那卓文升起了一丝兴趣。

    特别是卓文使出了那开天气刃,其光刃之中所透露出的气息,连他都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制。

    虽然这种感觉很小,但他却深知,这是因为这卓文修为不高,若是修为与他一样的话,在使出那光刃,恐怕威力会达到即使是他都不敢小觑的程度。

    “我方才不是让你住手了吗?你将我的话语当做耳边风,依然将释天师弟给杀了,你是没将我放在眼里?”鬼翎冷冷地道。ow9o

    “鬼翎师兄,你叫的太迟了,当时我的攻势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若是你早点叫住我的话,或许我还能停住。”卓文摇头道。

    鬼翎目光戾气十足,他敢肯定,这卓文肯定在撒谎,此子之前肯定是故意要灭杀掉帝释天的,只不过压根就不听他的。

    但他现在也无可奈何,帝释天毕竟已经死了,而这卓文也是十绝阴尸宗的弟子,他身为十绝阴尸宗的第一妖孽,实在不好拉下脸以大欺小。

    “念在你不是故意的份上,我也不与你多计较了,不过释天师弟也不能白死,既然你杀了他,就应该受到一定的惩罚。”

    鬼翎说着,从袖袍中取出一个昏黄的卷轴,将其递给卓文继续道:“这是主从契约,释天师弟与我关系很好,我需要给他一个交代,你将这契约签订吧。”

    卓文接过卷轴,神识在这上面扫了下,目光一冷。

    这卷轴上的条件极为的苛刻,只要签下这卷轴,那么他就一生一世都要成为这鬼翎的奴仆,生死全在鬼翎一念之间,任何事情都无法违抗这鬼翎。

    卓文静静地看着鬼翎,道:“鬼翎师兄,这契约太苛刻了,我恐怕接受不了!”

    鬼翎嘿嘿一笑,道:“小文师弟,你必须要签下这契约,因为你不签的话,恐怕你很难活着离开十绝阴尸宗。”

    “你可能不知道释天师弟在宗门内的地位吧,他乃是第四长老巴经纬唯一的关门弟子,而且宗主他老人家也表示过等释天师弟晋级证道第三步后,愿意给释天师弟一些指点。”

    “或许宗主他老人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据我对巴长老性格的研究,他绝对不会放过你,即使你是殷长老的弟子,同样拦不住巴长老。”

    “鬼翎师兄的意思是,现在只有你能护住我?”卓文呵呵一笑问道。

    鬼翎点头,道:“不错,目前在十绝阴尸宗内,能够庇护你的,也只有我,你也只有这个选择,我想师弟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应该怎么选。”

    卓文将卷轴还给鬼翎,嘴角含着笑意,道:“鬼翎师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关于巴长老那一边,我自己会处理的,就不用麻烦师兄你了。”

    鬼翎收起卓文递回来的卷轴,脸色阴沉,恐怖的气势顿时爆发开来,朝着卓文碾压而来。

    “小文师弟,你确定想清楚了?”

    鬼翎的语气开始变得不善,甚至有些逼迫,那气势也是刻意释放出来,想要震慑卓文。

    “自然是想清楚了!”卓文平静地道。

    “好好好!”

    鬼翎连续说了三个好字,那释放出来的气势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地步,逼迫着卓文。

    若是一般的天命主的话,恐怕早就在这气势之下,跪在地上,承受不住重伤了。

    但卓文虽然略感到压力,但却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严重,毕竟他身具盘古圣体,这鬼翎的气势还不至于影响到他。

    鬼翎也是注意到卓文并没有被他气势所震慑,心中微恼,探出右手,扣向卓文的肩膀,想要让他彻底跪在他面前。

    卓文瞳孔微缩,没想到这鬼翎这么不要脸,居然就这么出手了。

    不过,鬼翎在出手的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他肌肉绷紧,立马退后数百步,目光阴沉地看向卓文侧方远处的一个楼阁中。

    卓文也是注意到鬼翎原来所在的地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普通的杯子。

    而这杯子掠来的方向,恰好是鬼翎目光所看去的那个楼阁内飞来的。

    卓文发现,那楼阁正斜靠着一名慵懒的男子,而这慵懒男子他并不陌生,正是第一妖孽夜奇隧。

    “夜兄,你这是何意?我出手教训我宗门内的师弟,你也要多管闲事不成?”鬼翎沉声道。

    夜奇隧慵懒的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狭长的双眼看着鬼翎,悠悠地道:“鬼翎兄,我觉得你这师弟做的并没有违背会武的规则,不如这样吧,大家一起来喝一杯,一笑泯恩仇吧。”

    “多谢夜师兄!”

    卓文很是上道,知道这夜奇隧是要帮助他,连忙答应下来。

    虽然他不知道这夜奇隧为何要帮他,但毕竟人家帮了他,他自己必须要有所表态才行。

    鬼翎无奈,夜奇隧都开口了,他不能不给后者这个面子。

    鬼翎收起气势后,对着卓文冷冷地道:“夜兄赐酒是你天大荣幸,还不快滚过去敬酒?”

    “鬼翎师兄身份崇高,我想还是鬼翎师兄先滚吧,我在你后面慢慢跟着就可以了。”卓文讥讽道。

    鬼翎已经对他出手了,算是撕破脸皮,卓文还真的没必要再给这家伙好脸色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