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陈思勇
    卓文接过天算秘书,目光闪烁,露出一丝好奇之色。

    他屡次从孙若雨口中听说过这天算秘书,对这天算秘书推崇备至。

    而且当初他在山谷外遇见的那虚空之眼所逸散出来的神秘力量让他很感兴趣。

    当时他就感觉的出来,那股神秘力量很不凡,隐隐凌驾于天道力量之上,他知道这是那老宗主在施展天算之术所散出的气息。

    现在孙若雨将这天算秘书交到他手上,让他很意外,同时也有些动容,这代表着孙若雨完全信任他。

    “多谢若雨姑娘!”

    卓文一抱拳,便是退到大殿角落,开始翻开这天算秘书,默默参悟。

    不过,当卓文打开这天算秘书的瞬间,他不由得一愣。

    因为这天算秘书里面是一片空白,什么内容都没有。ql11

    卓文从头翻到末尾,希望从里面看到一点白纸黑字的痕迹,但可惜的是,他所看到的全部都是白纸。

    “这东西怎么和丹阵真录一样,一开始都是无字天书啊!”

    卓文有些无语,他觉得他比较倒霉,每次要参悟这种厉害的道法,碰到的全是这些无字天书。

    “麻兄,这天算秘书需要使用宗主令牌,才能看见其中的具体内容!”

    正当卓文郁闷的时候,里间传来孙若雨的声音。

    卓文一听,立马取出宗主令牌,将其放置在天算秘书旁边。

    只见令牌内出一股黑芒,这些黑芒钻入天算秘书内,竟然显化出一个个黑色的字体。

    卓文神色一振,开始翻开天算秘书第一页,仔细研读其中的内容。

    “命犹造化,命犹造天……以算计天下,知祸福冷暖……”

    卓文越看眉头皱的越紧,这天算秘书内的内容实在是太过于晦涩玄奥,这第一页的内容他也只看的一知半解。

    不过,卓文本身乃是阵道神师和丹师,悟性也不低,他强忍着枯燥,一页页翻看着天算秘书中的内容。

    当卓文将最后一页天算秘书的内容都浏览掉后,隐藏在他神魂深处的盘古幡忽然出一声清脆的嗡鸣之音。

    紧接着,卓文现那天算秘书内的内容,被盘古幡以图像的形式在他的神魂中不断的回放着。

    原本卓文单单看天算秘书的文字内容是一知半解,现在盘古幡将里面的内容显化出图像的形式,卓文顿时犹如神助,对其中的内容理解的更容易。

    卓文知道盘古幡是在帮助他来参悟这天算秘书。

    而且卓文想的更深,这天算秘书能引起盘古幡的异动,显然来历不简单,应该是个了不得的道法。

    想到这里,卓文目光充斥着火热,既然知道这天算秘书不凡,那么他更加迫切地将此道法学会才行。

    卓文在宗主大殿内参悟天算秘书的这个时间内,巨灵宗内部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关于孙若雨带回来了的青年,乃是宗主以天算之术算出来的继承人的传言,传的是沸沸扬扬的。

    而且这青年胆大包天,一进入宗门内,就将陈元水的嫡子给暴打一顿。

    这还不够,更是闯入宗主大殿,将陈元水安排在大殿门外的杜长老给近乎打残掉了,下手可谓是狠辣无情。

    一时之间,这个青年在宗门内的传言中,成了十恶不赦,心狠手辣,心术不正的不良人物。

    宗门上下所有修士都在抵制孙若雨带回来的青年,决不允许让这样的人成为他们巨灵宗宗主。

    陈元水更是宣布,打算前往宗主大殿,将那嚣张狂妄的青年给揪出来,绳之以法。

    陈元水的这等宣言,让宗门内大部分修士都拍手叫好,只觉得大快人心。

    第二日,一名老者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宗主大殿门外,在这名老者后面,跟着许多修士,这些全部都是宗门的修士。

    当然,这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过来看热闹的。

    “陈元水长老今日怎么没来?之前他不是放出话来,要将那狂妄的青年给揪出来的嘛?”

    “你没听说啊,陈元水长老好像若有所悟,昨日突然闭关,据说马上就要突破天命主了啊!”

    “哇,真的吗?如果陈元水长老能够成功突破,那么对我们巨灵宗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啊!”

    “可不是嘛!陈长老若是顺利突破,我们巨灵宗宗主自然是非他莫属,至于那被老宗主算出来的青年,呵呵……”

    看热闹的修士远远跟在后面,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的很是热闹。

    陈元水确实是没来,此次前来的是陈思勇长老。

    陈思勇是陈元水的表弟,天赋同样是不错,本身修为已经是混元主巅峰,在巨灵宗只比陈元水差一筹而已。

    陈思勇此次带来了宗门内全部的长老,一共七人,除了陈元水没来以外,宗门内的长老几乎全来了,他们都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此刻,宗门大殿门口,缓缓地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道倩影。

    这道倩影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因为这倩影不是别人,正是老宗主唯一的孙女孙若雨。

    陈思勇一眼就看见了孙若雨,冷哼一声道:“若雨小姐,你可知罪嘛?”

    孙若雨美眸平静,但心中有些紧张,她没想到几乎整个宗门都过来了,就是为了反对他带回来的那个继承人的事情。

    “我何罪之有?”孙若雨正色道。

    “呵呵!你带回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而且纵容这个外人暴打我们宗门弟子和长老,你说你有没有罪?”

    陈思勇冷笑,指着身后两道身影,这两道身影分别是一老一少,其中少的脸颊肿的跟猪头一样,被两名下人搀扶着。

    而老的更惨,连站都站不起来,是被四个下人用担架抬着过来的,一张老脸肿的比那少的更严重。

    若不是这老者努力眨巴着眼睛,别人还以为这老家伙没有眼睛呢。

    后面看热闹的不少修士,看见陈世新和杜宇两人的惨样,都是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孙若雨玉手捂住樱唇,努力想要憋住笑,但就是这个样子,让陈世新和杜宇两人更加的耻辱,口中呜呜地叫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若雨小姐,现在你还笑得出来?这两人都是你带回来的那个青年做的,今日你必须要将那小杂种交出来!”陈思勇脸色不太好看,冷冷地道。

    “麻兄他那是正当防卫,若不是陈世新和杜长老率先招惹他的话,麻兄也不会出手的。”孙若雨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