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三千零二十二章 拉仇恨的胖子
    站在卓文身边的麻玉杰,看着司徒良机探阵手法,不由得露出嗤笑之色。

    不过这胖子还算是收敛,并没有将这等表情彻底表露出来,否则的话,很可能已经引起钟离郝燕等人的注意。

    两个时辰后,司徒良机袖袍一挥,收起了环绕在周围的阵旗,目光凝重地站起身来。

    “司徒兄,怎么样了?”

    瞧见司徒良机露出凝重之色,钟离郝燕和夜奇隧两人连忙迎了上去,其中钟离郝燕更是开口询问。

    异族这边,凤凰族圣女、摩西等人也是凑近过来,想要听听这司徒良机怎么说。

    司徒良机轻吁一口气,旋即沉声道:“这广场周围的大阵很不简单,方才我查探了一番,发现这防御大阵的弱点极为的分散,想要短时间找出这防御大阵的弱点,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听见司徒良机这么说,钟离郝燕、凤凰族圣女等人都是露出黯然之色,略显失望。

    “没事,此阵法一看就不简单,司徒兄也不必有负担,等你休息一会儿,我们再行商议。”钟离郝燕微笑地道。

    司徒良机倒是目光平静,道:“这阵法其实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只要给我足够时间,破解此阵法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闻言,钟离郝燕、凤凰族圣女等人都是目光一亮。

    “我先休息一下吧,等我恢复精神后,我再来试试探阵!”

    司徒良机跟钟离郝燕和夜奇隧打了个招呼,便是不理会其余人,取出一个蒲团,便是盘膝恢复精神。

    探阵是需要阵道神师使用精神力和神识来探查阵法轨迹和方向的,是个很耗费心神的方法。

    钟离郝燕他们也知道探阵的辛苦,都是没有打扰司徒良机恢复心神。

    麻玉杰冷眼旁观,呵呵笑着低语道:“一开始就弄错方向了,就算再努力,又怎么可能破得了阵法?”

    麻玉杰声音已经尽量很小声了,不过那司徒良机显然听觉不错,他耳廓动了动,旋即睁开双目,冷冷地看向麻玉杰这边,道:“你刚才说什么?”

    司徒良机这一声呵斥很大声,顿时引起了人族和异族这两边的注意。

    钟离郝燕和夜奇隧两人也看向这边,目光露出不解,方才他们两人离得比较远,所以他们虽然听到麻玉杰的声音,但并没有听清楚麻玉杰所说的具体内容是些什么。

    现在司徒良机这么一声呵斥,自然是将两人都吸引了过来。

    麻玉杰斜睨了司徒良机,倒是根本不惧,而是冷冷地回望着司徒良机,道:“怎么?我只是随便抱怨一下而已!”

    “你在抱怨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司徒良机目光很不善,看着麻玉杰,语气更是冰寒无比,如寒冬腊月一般。

    麻玉杰耸耸肩,道:“我说的确实是实话,你在探阵的时候,确实是弄错方向了!”

    “在场之中,不仅是我看出来了,我身边的这龙文应该也看出来了!”

    麻玉杰很不道德地将卓文给出卖了,指着身边的卓文,嘿嘿笑道。

    卓文无语扶额,这死胖子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阴险,居然二话不说就将他拉下水来。

    “和我无关,是这胖子说的,我可没说你方向错了!”卓文连忙摆手道。

    司徒良机瞪了卓文一眼,显然是将后者也恨上了。

    “你们两人本来就是一伙的,我们队伍好心接纳你们,你们就是这样来贬低我的?”司徒良机暴怒地道。

    钟离郝燕连忙过来打圆场,道:“司徒兄,他们应该也是无心的,不用太放在心上了!”

    司徒良机深吸一口气,对着钟离郝燕道:“郝燕,我知道你心地比较善良!同为人族,接纳他们其实也没什么,但这胖子还有这个刀疤男,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对我指手画脚,难不成他们也是阵道神师?”

    “而且就算他们确实是阵道神师,水平又能够高到哪里去?过来对我指指点点,算个什么东西。”

    司徒良机喋喋不休,隐隐有誓不罢休的趋势。

    钟离郝燕略有些尴尬,倒是麻玉杰这胖子丝毫不惧,反唇相讥道:“你还真别说,我就是阵道神师,比你这个半吊子可要高超许多了!”ow9o

    麻玉杰这家伙拉仇恨的能力,倒是越来越强大了,这一句话,彻底激怒了司徒良机。

    司徒良机猛地站起身来,对钟离郝燕道:“郝燕,今日我和这两人势不两立,若是你今日不将这两人赶走的话,那我自己就走!”

    钟离郝燕颇为头痛,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呢。

    卓文也很是头痛,狠狠瞪了麻玉杰一眼。

    这胖子自己拉仇恨就好了,居然还将仇恨拉到他身上来,实在是太坑了。

    “你可以滚了!你这点阵道水平,又怎能破得了此阵法!”麻玉杰大言不惭地道。

    钟离郝燕冷冷地道:“够了,你说够了没有?司徒兄乃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创世级阵道神师,你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钟离郝燕此话是对麻玉杰所说的,显然她开始发威了,针对麻玉杰这货的。

    毕竟这胖子嘴巴实在是太臭了,什么话都敢说。

    “哟呵!大妹子,你这是在赶我走吗?我跟你说,你赶我走,那就是人生最大的错误!这阵法对这垃圾可能根本破不了,但对我来说,那就是手到擒来的小问题啊!”

    麻玉杰说完,还自我感觉良好的甩了甩头,并且对钟离郝燕眨了眨那对小眼睛。

    钟离郝燕满脸黑线,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冷冷地道:“我并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而是要你闭嘴?难道你没耳朵的吗?”

    司徒良机站在钟离郝燕身后,讥笑道:“郝燕,这死胖子居然说他可以轻易破掉这阵法,这简直就是笑话啊!真以为他是造化级甚至更高级的阵道神师吗?”

    “至少比你这废物要好多了!”麻玉杰耸耸肩道。

    “可恶!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可以破阵,那你现在在这里废话什么?还不滚过去破阵?”司徒良机气的发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