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三千零七十七章 被截
    随着血水不断地减少,那东西不断地升高,从池底升上来的东西也是越来越清晰。

    这是一名身着血袍的中年男子,他双目微闭着,脸色苍白,犹如刚苏醒的吸血鬼一般。

    忽然,这中年男子猛地睁开眼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后他爬出了血池,动作有些僵硬,就好像是刚学会走路的婴儿。

    “这新躯体还真不适应,很僵硬啊,活动一点都不灵活!”

    中年男子爬出血池后,便是坐在一边的石椅上,目光露出怨毒之色,恨恨地道:“该死的卓文,此仇不报,我森奇阴跟你姓!居然害得我使用了血影遁术,我的境界已经从通天主初期跌落到造化主了!这个该死的杂种。”

    此人正是森奇阴,他在星空塔被卓文逼得只能使用血影遁术,以破碎肉身和跌落修为境界为代价,在这血池中重生。

    “我必须要先封锁宗门!等我修为恢复以后,我要那卓文死的很难看!”

    森奇阴阴测测的声音充满了怨毒,在恢复的差不多后,便是起身走到密室门口。

    打开密室大门,只见大门后面,是一个空间更大的密室。

    这密室之中也有一个更大的血池,在血池的中央,有一个血色的莲花座台。

    在莲花座台上,一道笔直的身影,如磐石一般,静静地盘膝而坐。

    这是一名年级颇轻的青年,上身裸露,露出那健壮而富有肌肉的身躯。

    更为奇特的是,青年的眉心之中,有一个金色的竖眼,竖眼中散着金芒,透露着神秘的气息。

    青年端坐在血色莲花座台,气息均匀地呼吸,血池中一股股血气交缠着,犹如一条条活着的血蟒,争先恐后地朝着这青年的体内钻去。

    随着不断吸收这些血气,青年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就好似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脏一般。

    森奇阴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青年,目光闪烁,喃喃自语道:“这帝释天的体质我到现在都没有看透,但他修炼的度竟然这么快,再加上借助我的血池的能量,这段时间修为更是突飞猛进,居然已经踏入证道第三步的创世主境界了!”

    森奇阴目光中有着震惊,他记得他离开十绝阴尸宗前往星空战场之前,帝释天的修为还不过是永恒主初期,现在他回来了,帝释天居然就突破了,这度未免太快了吧。

    还有,森奇阴感觉到这帝释天的道根很强大,比一般的天级道根还要恐怖,恐怕此人修炼这么快,与其体内有极品道根有些关系。

    说起来,森奇阴对帝释天还是蛮期待的。

    无论是心性还是天赋,帝释天都比鬼翎要强大多了,现在帝释天的修为更是过了当初的鬼翎。

    虽然鬼翎因为那卓文而生死不知,但森奇阴已经不再关心那鬼翎了,而是打算将帝释天培养成十绝阴尸宗的接班人。

    帝释天好似感应到有人进来,停止了吸收血池的血气,缓缓睁开双目。

    他的瞳孔呈现暗金之色,看上去很是凌厉而冷酷。

    他站起身来,看见了门口的森奇阴,脚步跨出,掠出血池,来到森奇阴面前,毕恭毕敬地拱手道:“宗主,您是何时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呢?”

    森奇阴脸色略有些不自然,他总不能说,他是被人给几乎打得半死,使用血影遁术如丧家之犬逃回来的。

    “星空战场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也是刚回来,看见你还在修炼,所以就没有打扰你!”

    “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修炼了,我先走了!”

    森奇阴摆摆手,说了一声,便是离开了这间密室。

    帝释天默默地看着森奇阴的背影,目光缓缓的眯起来,略显疑惑。

    因为他在睁开眼的瞬间,看得出来,森奇阴的气息比以前微弱很多,好似受了不轻的伤势。

    帝释天猜测,可能这森奇阴在星空战场中遭遇了什么变故吧,但他也没有多话。

    ……

    卓文跟随着空星宇的队伍,离开了星空战场以后,便是直接前往追日祠。

    他打算在追日祠将那丹霞青阳红搞定以后,就去洪荒天域了。

    他实在是有些担心慕辰雪的安危。

    虽然那凤凰族圣女一再保证慕辰雪不会有性命之忧,但他却知道,被抽离了血脉的慕辰雪,在凤凰族内的生活一定很艰难。

    至于丹霞青阳红,乃是炼制六欲凝灵圣丹的六种通天级神药之一,这东西可是墨言无殇的救命稻草,他自然也不会丢下不管。

    卓文盘膝坐在清幽的房间之中,开始默默巩固刚刚晋级的盘古圣体。

    他的盘古圣体这段时间晋级有些快,在晋级六星以后,直接就再次提升,达到了六星后期。

    现在他必须要稳固一番才行,否则的话,会留下什么隐患。qL11

    而他所在的是一艘巨大的飞行神器之中。

    飞行神器外形酷似巨大的楼阁,在楼阁底部,有着强大的气流喷涌而出,推进着这巨大楼阁的度。

    这飞行神器是空星宇的,追日祠的弟子基本都在这里面有相应的房间。

    而卓文所在的房间,则是这飞行神器中最好的一个房间,是那空星宇给他安排的。

    忽然,卓文感觉到房间在晃动,而且晃动越来越剧烈,最终他感觉外面的飞行神器忽然停了下来,好似急刹车一般。

    强大的惯性,让得卓文的身体朝着前面飞去,不过卓文双脚一蹬地,不动如磐石,直挺挺地站在原地。

    很快,他的房门打开了,走进来的是姜齐晟。

    此刻,姜齐晟脸色略显慌张,目光凝重。

    “姜兄,有人截住了飞船?”

    卓文早在飞行神器出现状况的时候,神识已经探到外面,现在飞行神器的前方,出现了一道无形的阵法涟漪。

    显然,有人在前面提前布下了阵法,目的就是拦下追日祠的飞行神器。

    “走!出去看看!”

    卓文说了一声,便是与姜齐晟一起走出了甲板。

    此刻,空星宇正带着追日祠的数十人站在甲板端,目光凝重地看着前方截住飞行神器的阵法禁制。

    这阵法很是奇特,虚无之中隐现着血光,卓文站在甲板上,还能闻到刺耳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