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甲城中心地带神石广场,此时已是人声鼎沸,不少势力都是簇拥向神石广场外围,都是想要一睹三大家族的风采。

    神石广场中心坐立着五个巨大石台,石台纯粹是由青石板砌成,看上去颇为壮观,而神石广场四大边角都有一个宽阔的平台,此时四个平台上簇拥着不少人。

    其中一个平台上,卓文站在卓向鼎身边,目光不由自主的扫视着广场外围人声鼎沸的景象,不由得咂咂舌,今日的热闹程度也是有点大大出乎了卓文的意料。

    这座平台属于卓家,高足有十米有余,在这平台上完全可以将整个广场的景象都是一览无余,而另外三个平台则分别是属于王家、陈家以及城主府。

    其中城主府所在的平台足有二十米之高,高度足足是三大家族的一倍。

    单单从石台的安排来看,城主府的地位和势力明显是比三大家族高出一截,而此次城主府出席主要是担任裁判的作用,其本身并不会参与三大家族的坊市之争。

    在城主府所在的平台上,卓文也是看见了几位熟人,其中仓木大师和城主之女古月都是对其微微一招手,算是打了个招呼,不过在两人之后,卓文也是瞧见了一脸怨毒之色的古尚。

    对于古尚,卓文并没有在意,虽说上次古月提醒过此人在城主府背景不低,不过卓文背后有着仓木大师撑着,他倒是不怕这古尚乱来。

    城主府平台上,除了古月和古尚两名小辈之外,卓文甚至还发觉好几股气息强大的中年男子端坐在平台上,显然在城主府中地位也是颇高。

    就在卓文即将收回目光的时候,一道阴寒的目光却是引起了卓文的注意,转头望去,顿时发现王家所在的平台上,王猛目光有些阴狠的将卓文给盯着。

    只见王猛嘴唇轻轻挪动几下,随即其脸上满是森冷的笑意。

    “希望你们卓家能够击败陈家,到时候我会亲手将你们卓家打得满地找牙。”从王猛那挪动的唇语中,卓文也是能够解读出王猛所要表达出的意思。

    对于王猛那颇为挑衅的话语,卓文到并没有在意,只是一偏头压根就没有搭理王猛的挑衅。

    “大哥,看来这杂种还是那般的狂妄,等会儿坊市之争开始的时候,恐怕要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王猛身边的王铮也是目光阴寒的瞥了对面的卓文一眼,阴阴的说道。

    “教训自然是要教训,只是我怕卓家实力甚至连陈家都是不如,恐怕连与我们王家交手的机会都没有。”王猛目光闪烁的说道。

    “说的也有些道理,希望等下他们对战陈家的时候,能够撑到最后,不然就太没有意思了。”王铮淡淡的说道。

    卓家平台上,卓向鼎低头对卓文等五人说道:“由于王家上一届是冠军,所以第一轮根本就不需要出战,而是需要我们卓家与陈家对决,赢的一方最后才有资格挑战王家,接下来希望你们表现的好一些争取击败陈家。”

    “这太不公平了吧,第一轮王家居然不用出战,到时候我们卓家与陈家比试过后,已经身疲力乏了,到那时对战王家岂不是很吃亏吗?”卓香儿一听,顿时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这是每一届坊市之争所定下的规矩,我们不得不遵守,毕竟冠军总是有一些特权的。老夫也是知道要想赢王家难如登天,所以我也不奢求,只希望你们能够击败陈家,从而不让我们卓家再次垫底就行了。”

    卓向鼎老脸上也是有着一丝无奈,显然老人对于坊市之争的这规矩也是十分不感冒,不过毕竟这是三大家族共同制定的,三大家族是不能违反的。

    “怪不得每一届的冠军都是王家,这种规定对他们王家实在太有利了。爷爷,你不是说过,我们卓家也曾夺过坊市之争的冠军的吗?有着这种规定,当初我们卓家是怎么夺得冠军的?”

    卓香儿一撇嘴,随即略有些好奇的看向卓向鼎,而卓香儿此话一出,顿时勾起了其他小辈的兴趣,都是目光希冀的将卓向鼎给盯着。

    “其实那一次的胜利全靠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我们卓家昔日的天才卓晓天。”此时站在卓向鼎身边的卓悲天却是忽然揉了揉卓香儿的脑袋,淡笑的说道。

    而此话一出,其他小辈目光顿时不由自主的转向那站在卓向鼎身边一言不发的卓文,他们可是知道那卓晓天可是卓文的父亲,他们也是没想到卓文已经算是够变态了,他的父亲居然也那般的变态,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父亲,坊市之争应该是五局三胜制度吧。即使当年三叔实力很强,可以击败王家的同辈,难道我们卓家其他四人也有着那般的实力吗?”卓香儿略微嘟嘴的说道。

    见卓香儿问起,卓悲天也是略有些尴尬,要知道当年的坊市之争他可是与卓晓天一起出战的,只不过结果让得他有些黯然而已。

    “其实那次对战王家,我们卓家除了三弟那场胜利以外,其他四人都是惨败,而我就是那惨败的四人之一。”

    “惨败?既然惨败了,我们卓家又是怎么胜利的?”卓香儿此时再次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问,既然惨败了又怎么最后夺得了冠军了呢?

    而一言不发的卓文也是被吸引了注意,那双清澈的目光也是深深的凝望着卓悲天,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坊市之争其实有两次机会,第一次机会就是你们所说的五对五的五局三胜制度,若是有一方败落的话,那么败落的一方有着一次复活的机会,那便是复活之战,而这所谓的复活之战就是败落一方可以派出一名最强者去挑战胜利一方的五人……”

    说到这里,卓悲天目光之中有着一丝激动涌现,说道:“其实这种机会等于是没有,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而且王家五名小辈又都是精英,一人战五人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但是三弟却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复活之战。”

    “难道说三叔一打五最后打赢了?”卓香儿美眸有着震惊,不由自主的惊呼道。

    “对!十几年前,三弟可以算得上是藤甲城真正意义上的年轻一辈第一强者,即使是城主府的那些心高气傲的小辈也是默许了三弟的这等称号,若是三弟没有失踪的话,我们卓家还不至于沦落成现在这样子啊。”

    说到这里,卓悲天脸上有着一丝遗憾浮现,显然对于卓晓天的莫名失踪有些耿耿于怀。

    而卓悲天的话语顿时让得不少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这些小辈们的脸上都是露出激动的神色,他们也是没想到以前他们卓家居然出了一个这么猛的天才,一人单挑王家五位精英,最后还赢了。

    即使神色平静的卓文,在听到自己父亲以前那等热血的事迹之后,心中也是不由得触动,紧紧捏了捏拳头,卓文心头暗道:“总有一天我会把父亲找出来的,还有青龙殿我也不会放过的。”

    就在众人处于震撼的情绪之中的时候,忽然从城主府所在的平台上掠出一道有些苍老的身影,只见这道身影脚尖轻点就停在了神石广场的中央。

    这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那一双浑浊的眸子总能时而爆发出耀眼的精芒,显示着这老者的不凡。

    “陈家和卓家出战的小辈出列!”一道经过元力催发的雄浑的声音顿时从老者口中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让得整个神石广场的所有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老者此话一出,神石广场外围的众多人群顿时变得嘈杂了起来,显然他们知道此次的坊市之争正式开始了。

    “你们跟在我身后,我来护送你们去广场中。”

    卓向鼎在听到老者的声音之后,袖袍一挥,一股澎湃的元力顿时将卓文等人托起,随后卓向鼎在前带路将卓文五人都是带到了广场中央。

    与此同时,陈家所在的平台上也是有着一位双鬓发白的老者托着陈家的小辈落入广场之中,这位老者双目犹如鹰隼一般锐利,在其盯着别人的时候,总是有着一种盯着猎物的错觉一般。

    卓文知道这位老者应该就是陈家家主陈胜了,听说此人性格颇为古怪,喜怒无常。

    “卓家主,许久不见,看来修为颇有见长啊!”陈胜目光锐利的盯着卓向鼎一眼,随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卓向鼎一拱手,淡笑的说道:“陈家主也是不赖啊,想来最近修炼挺勤的啊。”

    “嘿嘿!过奖过奖。”

    陈胜敷衍了几句,随即那双锐利的目光转向卓文,在其目光深处有着一丝森寒涌动。

    “这位就是最近在藤甲城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卓家小辈卓文吧,天赋确实不错,不过为人有些嚣张了,要知道太嚣张的人,下场都不怎么好的。”

    目光虚眯,卓文能够感受到陈胜身上的淡淡杀意,显然这老头应该是因为上次他将陈婷给打了的事情耿耿于怀。

    而恰巧在陈家的五个小辈中,陈婷赫然在列,此时陈婷清秀的脸上颇有些怨毒的望着卓文,那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仿佛巴不得将其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