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一口鲜血顿时从陈彤儿口中喷出,此时脸色变得苍白无力,美眸之中却是有着惊诧之色弥漫。   .

    只见此时卓文一跃而起,全身血光爆发开来,一道颇为巨大的猿猴虚影在其身后凝聚开来,随后猛地一个千斤坠,膝盖带着万斤之力朝着石台废墟下的血蟒七寸处坠落而去。

    轰!

    巨大的响声轰然而起,随后巨蟒凄厉的惨叫声也是在整个广场之中响彻回荡,而强大力量所掀起的浓厚烟尘也是将整个石台的情况遮蔽的有些模糊,让得围观的众人都是看不清石台内的真实情况。

    不过不时回荡的凄厉惨叫声也是让得众人听得全身发寒,他们知道恐怕在卓文那暴戾的千斤坠之下,血蟒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烟尘渐渐散去,一道挺拔的身影也是终于浮现在众人的眼前,当众人见到这道身影的真面目之后,皆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虽说不少人都是有所猜测,但是真正看清楚这道身影的面目之后,依然让得所有人都是有种处于梦中的感觉。

    挺拔立在石台废墟之上的正是卓文,而在其脚下百丈之大的血蟒已是遍体鳞伤,最后哀鸣一声最终化作了血色光点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赢了?”

    卓向鼎目光直直的盯着石台上的那道身影,声音之中也是有着一丝哆嗦和颤抖,这场胜利所代表着什么他很清楚,他知道这一届的坊市之争他们卓家再也不在垫底了,而家族的坊市也算是保住了。

    在一片沉寂之后,卓家所有人都是齐声欢呼了起来,所有人都是脸上带着深切的狂热和兴奋,十几年以来的垫底终于在这一刻被打破了。

    石台废墟之中,陈彤儿胸口急剧的上下起伏,脸上也是越发的苍白,望着不远处那道依旧挺拔犹如松柏的身影,她知道她彻底的败了。

    “没想到使出了血蟒冰魄掌都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强?”贝齿轻咬红唇,陈彤儿略微有些不甘的道。

    城主府所派来的老者此时也是有些诧异的望着已经成为废墟的石台,深深望了卓文一眼,最终也是宣布了此次的结果。

    “卓家,卓文胜!”

    话音刚落,整个广场顿时响起了如轰雷般的掌声,所有人都是脸色兴奋的将卓文给盯着,这场战斗对于这些人来说确实十分精彩,而卓文的表现也是将所有人给征服了。

    砰!

    陈家平台上,陈胜猛地一拍手边的茶几,澎湃的元力顿时将茶几给拍的粉碎。

    “卓家卓文!”陈胜的目光极其的阴沉,在其目光深处有着一丝杀意涌动。

    而陈胜身后的陈家子弟都是噤若寒蝉,他们知道家主已经动了真怒,同时这种结果也是让得这些陈家子弟有些目光呆滞,身为陈家子弟,他们可是很清楚陈彤儿的实力有多么的恐怖。

    但即使是这样,陈彤儿依然在最后被同境界的卓文击败,这确实让得不少卓家子弟心情低落。

    而其中心情最复杂的莫过于陈婷了,美眸直直盯着场中那道挺拔身影,她也是没想到,当初修为并没有比她高多少的少年,此时竟然可以正面击败被誉为陈家第一天才的她的姐姐陈彤儿。

    “陈彤儿最后果然输了!”王猛瞳孔微缩,目光略微有些凝重的望着石台上的那道身影。

    “嘿嘿!这样也正合了我们的意,待会儿就是我们王家对阵卓家了,猛儿你完全有机会将卓文那小子给彻底解决掉。虽然那小子能够正面击败陈彤儿的血蟒冰魄掌让我有些吃惊,不过以你现在阴虚一重境巅峰的境界,解决这小子应该不难。”

    王元兴有些漫不经心的望了场中的那道身影一眼,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放心吧,父亲!我会让卓文这杂种付出代价的。”

    城主府平台上,古月颇有些意味深长的望了卓文一眼,随即娇笑的道:“看来大师的眼光一如既往的毒辣啊,能够收到这样的徒弟,大师应该也是十分满意吧。”

    仓木大师一捋白须,欣慰的笑道:“确实如此,不然当初我也不会收这小子为弟子的啊。”

    卓文有着这般惹眼的表现,身为师父的仓木大师自然脸上有光,笑容满面。

    回到平台上,卓文顿时感到不少热切的目光将自己给盯着,甚至卓家的一些妙龄少女更是不断的偷瞄着卓文,这让得卓文微微有些苦笑,看来这场胜利对于卓家来说还真的十分的重要啊。

    “卓文!好样的,你这次可真的是为我们卓家长脸了,陈胜那老匹夫心眼小,此次我们卓家胜过他们陈家,不知道他是否要气疯了呢?”

    卓向鼎脸上满是开怀的笑容,一双有些粗糙的大手激动的拍了拍卓文的肩膀,目光深处有着深切的激动。

    听得此言,卓文也是不由自主的瞥了陈家平台一眼,正好看见陈胜大发雷霆的砸桌子,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微摇了摇头,正想坐在位置上休息,一阵香风扑鼻而来,只见卓香儿美眸中蕴含着关切的神色说道:“你没事吧!”

    卓文耸耸肩,一摊手的说道:“多谢关心,不过并无大碍!”

    “很快就要进行第二轮了,你们五个都好好的休息恢复一下,其实此次打败陈家,我们卓家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

    “待会儿对战王家的时候,你们只要尽力而为就行了,不必太过于勉强,毕竟王家的底蕴比我们卓家要高上不少。”

    卓向鼎来到卓文等人面前,脸色颇为的慎重的说道。

    “爷爷,王家小辈的实力怎么样?”坐在卓文身边的卓香儿有些疑惑卓向鼎脸上的慎重神色,微有些好奇的问道。

    而卓香儿这么一提问,也顿时引起了其他几位的兴趣,就连卓文也是好奇的侧耳倾听,他知道既然卓向鼎如此慎重对待的话,恐怕王家此次所派出的小辈很不简单。

    “据我所知,王家此次所派出的小辈实力基本都在涅盘境以上,而实力最强的王猛更是达到了阴虚一重境巅峰,他们整体实力比我们卓家要高上一层次。”

    卓向鼎脸色越发的苦涩,略微有些无奈的说道。

    嘶!

    卓文几人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就连卓文脸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他也是没想到王家的小辈居然全是涅盘境以上。

    现在他们卓家在涅盘境以上的也就只有卓文、卓香儿和卓天,剩下的卓魅雪和卓荣都只是魂变境的程度,那么若是五五对阵的话,岂不是有两局是必输无疑了。

    一时之间,整个卓家平台上显得有些沉闷,显然王家此次的阵容确实有些恐怖了点。

    “你们也不用沮丧,此次就算输给王家,我们卓家也并不亏,往年坊市之争的第二名的家族所付出的代价要少很多,对于我们卓家来说基本不亏。”

    卓向鼎轻轻一捋胡须,有些安慰的笑道。

    众人一听,也都是轻轻吁了一口气,若是真的如此的话,那他们就算输给王家也不亏。

    只是卓文眉头却是紧蹙了起来,依他对王猛的了解,显然他们王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才对。

    “坊市之争第二轮即将开始,请卓家和王家参赛的弟子都到广场上来。”

    城主府的老者再次来到广场上,雄浑的声音经过元力的增幅,在整个广场上显得洪亮无比。

    “走吧!这次对战我们尽力而为就行了。”

    卓文嗖的第一个站了起来,其余几人也都是目光各异的望着这个刚刚为卓家赢得胜利的身影,甚至一直不服卓文的卓天也是出奇的沉默没有说话。

    很快两家参赛的小辈在各自长辈的带领下都是进入了广场之上,原本卓文与陈彤儿两人战斗所造成的废墟此时也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场中依然是五座坚硬的巨大石台。

    城主府不愧是藤甲城的第一势力,效率十分不错,前一刻还满是废墟的广场,现在变得焕然一新了。

    两家小辈遥遥相对,目光之中皆是蕴含着不善,其中王猛和王铮的目光之中都是有些阴寒的望着卓家这一边的卓文。

    “卓文,此次你们卓家可没那般好运了,坊市之争你们卓家也就到此为止了。”王猛咧嘴一笑,阴阳怪气的说道。

    王猛的这等语气也是让得卓香儿等人有些恼怒,不过王家的实力确实比他们卓家强,故而他们也没有争辩什么,毕竟就算此次输了,他们卓家也没有多大的亏损。

    就在这时,一直端坐在平台上的王元兴忽然俯视着广场上的众人,开口道:“诸位,能否先听王某一句。”

    王元兴此话一出,也是牵动了所有人的注意,在见到是王家家主开口的时候,不少人脸上皆是露出敬畏的神色,王家身为三大家族之首,藤甲城的第二大势力,其家主在整个藤甲城中的话语权都是不小的。

    王元兴满意的望了一眼安静下来的广场,随即朗声说道:“大家也都知道坊市之争的规矩了吧,不过此次这场王家对决卓家,我们王家想要使用强制博弈,不知道卓家主意下如何呢?”

    此话一出,广场顿时一片哗然,显然对于强制博弈不少人都是有所了解,而卓向鼎在听得此话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