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陷入一片的死寂,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广场中,而在广场中卓向鼎和王元兴遥遥相对,两人体内都是隐隐散发着恐怖的气息,这等气息已经远远超过了在场所有人。

    两人身为三大家族中的两大家主,算得上是藤甲城顶尖强者一列,两人的针锋相对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嗖嗖嗖!

    又是几道破风声响起,卓家平台上的卓悲天和卓鼎天皆是直掠向场中,目光警惕的望着不远处的王元兴,而王家平台上也是掠来了三名中年男子,站在王元兴身后,虎视眈眈的望着卓向鼎这边。

    平台上的陈胜目光闪烁的望了场中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主持老者望着遥遥相对的两家人,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正要上前阻止两人的时候,一道传音蓦然传入他的耳畔,旋即目光顿时转向城主府平台上。

    平台上,一道身着蓝色华服,两鬓花白的中年男子缓缓的站起来,目光淡淡的瞥了老者一眼。

    主持老者面色迟疑一番,旋即对其一鞠躬,便身形一闪回到平台上,站在此人身后一言不发。

    而主持老者的动作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当所有人望着老者面色恭敬的站在一名蓝衣男子身后时,目光之中都是露出一丝诧异。

    卓向鼎也是目光汇聚在那蓝衣男子身上,先是面色一怔,旋即脸上露出一丝敬畏之色。

    卓文也察觉到身前卓向鼎的异状,目光也是凝聚在那蓝衣男子身上,他知道能够让卓向鼎露出这般神色的,此人在城主府的身份绝对不低。

    中年男子面色颇为威严,额前有着一丝皱纹展开,面庞成熟而俊朗,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名俊朗公子。

    不过让得卓文皱眉的是,中年男子身旁有着一道不善的目光投射在自己身上,目光转向,卓文顿时发现古尚不知何时站在中年男子身边,面露狰狞的望着自己。

    内心一沉,卓文知道这个身份不低的中年男子与古尚关系不浅,以古尚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卓家的。

    “父亲!上次就是卓文那个杂种重伤于我,若不是及时医治的话,我的右手很可能会废掉,父亲,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古尚望着场中的卓文,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知为何,每次见到卓文那副平淡若水的表情,他就十分不爽,再加上上次在卓文手中吃了大亏,他对卓文的恨意更加的浓郁。

    虽说此次卓文挑战复活之战成功让他有些惊诧,不过此次坊市之争的负责人可是他的父亲,即使卓文挑战复活之战成功又如何?最后的决定可是掌握在他父亲手中。

    “赢得胜利又如何?有的时候,个人实力根本没用,只有拥有强大的势力才能决定一切,卓文,既然得罪我古尚,那么你也别想好过。”古尚目光阴冷的扫视卓文一眼,心中暗暗道。

    中年男子斜睨了古尚一眼,旋即目光颇有些审视的凝望了一眼,广场中的那道年轻身影,略有些磁性的声音也是缓缓的在整个广场中扩散。

    “我是此次坊市之争的负责人古裂,你们两家现在也不必争执,待会儿我自会定夺。”

    古裂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一片的哗然,从言语中古裂这话倒说的很是客气,不过此次坊市之争明显就是卓家胜利了,古裂却说待会儿定夺,此话明显是在偏袒王家。

    卓向鼎面色微沉,他也是没想到这古裂非但没有宣布他们卓家是此次的胜利者,反而有些拖延时间。.

    此时站在卓向鼎身前的王元兴面色恭敬的对着古裂一拱手,说道:“此次虽说卓家卓文赢得了复活之战,但此子心性狠毒,手段毒辣,招招出手就是要害部位,这等心狠手辣之人若是成为坊市之争的冠军的话,恐怕有违坊市之争的宗旨,希望古裂大人能够明察秋毫。”

    王元兴此言一出,顿时让得卓家族人一片嘘声,不少人都是目光恼怒的将其给盯着,他们也是没想到身为王家家主的王元兴的作为如此让人作呕,比斗原本有所损伤,在王元兴嘴中反倒成了心狠手辣。

    不过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古裂居然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语气颇为严肃的说道:“王家主此话说的在理,虽说卓文赢得了坊市之争,不过手段过于狠辣!”

    “这样吧!坊市之争的规矩不能废,既然卓文能够赢得复活之战,那么卓家自然就是此次的冠军,不过由于卓文手段过于恶劣,故而两家的赌注不作数,这样的处理应该没有人异议吧!”

    古裂面色颇为平淡,脸上满是漫不经心。

    咔擦!

    卓向鼎双拳捏得咯吱脆响,双目血红的望着平台上的古裂,这话任谁都是知道在偏向王家。

    他们卓家在坊市之争拼死拼活可不是为了区区一个头衔而已,明明王家手中的十座坊市作为赌注已经输给他们卓家了,现在古裂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要将这十座坊市的赌注给取消,这种事情谁听了都会怒极攻心。

    站在卓向鼎身后的卓文微眯着双目,紧紧盯着平台上古裂的身影,他知道这次古裂的刁难很可能是因为古尚的原因。

    他也是没想到城主府的作风如此霸道,仅仅一句话就要剥夺他们卓家所应得的坊市经营权。

    王元兴面色戏谑的凝望着卓家众人,最后将目光凝聚在最后面的卓文身上,双手抱胸淡淡的说道:“其实,那十座坊市经营权转让给你们卓家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条件需要让那卓文当面跪下来向猛儿他们道歉,并且自断一臂就行。”

    “只要跪下来道歉,并且自断一臂,我们王家立马将那十座坊市经营权交给你们卓家!”说到这里,王元兴目光饶有深意的瞥了一眼站在卓向鼎身后的年轻身影。

    卓向鼎怒目而视,冷冽的喝道:“王元兴,你这个老匹夫,你们王家真是好样的,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抵赖,不愧是藤甲城第一家族。老夫告诉你,想让卓文道歉,你想都别想,既然你不打算给的话,我们卓家就硬抢了。”

    卓向鼎说着,体内顿时爆发出浓郁的元力波动,这股波动犹如汪洋大海一般,弥漫扩散到整个的广场,不少人在这股波动之下,都是瑟瑟发抖,站立不稳。

    随着卓向鼎的爆发,其身后的卓悲天和卓鼎天也同样爆发出浓郁的元力出来,而且两人身上还有着炽烈的阳刚之气飘散开来,这是阳实境武者特有的气势。

    “阳实境?没想到你们卓家又是多了一位阳实境武者,怪不得如此敢嚣张的说硬抢。”王元兴瞳孔微缩的望了卓鼎天一眼,旋即冷笑的说道。

    “不过你以为只有你们卓家在发展吗?我们王家也在发展,所拥有的阳实境比你们卓家只多不少。”

    说着,王元兴不甘示弱的爆发出不弱于卓向鼎的气势,而他身后的三个人也都是爆发出不弱于阳实境武者的气息,显然这三人也是阳实境武者。

    卓向鼎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以前王家之所以位列三大家族之首,主要是因为王家阳实境的武者比其他两家都要多一个,共有三名。

    原本卓向鼎以为,卓鼎天的晋升让他们卓家多出了一名阳实境武者,所以有些理所当然的认为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怕王家,却是没想到王家居然也是出了一名阳实境武者,这让的卓向鼎面色越发的阴沉了下来。

    王家比他们卓家多出一名阳实境武者,若是打起来的话,无疑他们卓家要吃亏很多。

    而两家的动静也是吸引了广场上所有人的目光,望着蓄势待发的两家,所有人目光之中都是充斥着火热,藤甲城顶尖两大势力的碰撞,那可是难得一见的。

    城主府平台上,古裂神色不悦的望着卓家一方,冷淡的说道:“你们卓家胆子倒是挺大的,没有得到我们城主府的允许,居然敢硬抢,看来是不把我们城主府放在眼里。”

    说着古裂体内顿时爆发出一股压迫全场的气息,两股红白交融的气息从其体内冉冉而生,在其身后化作了一轮红白交替的烈日,强大的气魄甚至让得所有人都是不敢随意出声。

    “阴阳交融之力,居然是昭王境的武者,这位大人居然已经晋级到昭王境了!”

    广场上顿时掀起一片的哗然,所有人都是目光惊骇的望着静静站立在平台上的蓝色身影,要知道即使是三大家族的家主都没有晋级到昭王境,顶多只是半步昭王境而已。

    城主府派出的一位负责人居然就是远超三大家主的昭王境强者,这让所有人都是深刻的感受到城主府的底蕴深厚。

    就在古裂欲要出手打压卓家的时候,在其平台上另一股同样强大的气息爆发开来,这股气息犹如柔和的水流一般弥漫在整个广场之上,一下子就将古裂所产生的压力给抵消。

    “古裂兄,你做的有些过了,卓文乃是我的弟子,希望你能给我个面子,放过卓家。”

    一道平和的声音缓缓响起,古裂一偏头,顿时看见神色恬淡的仓木大师,安静的凝望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