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卓文的确有些本事,居然赢得了复活之战。 . 不过对于我来说,还是太弱了,若是此子实力再强一些的话,就有做我对手的资格。”

    一座恢弘的建筑物顶端,白衣青年面色平淡的瞥了远处神石广场一眼,漫不经心的道。

    “确实如此,不过此子的天赋可不弱于你,毕竟他好像才十五岁吧。”站在白衣青年身边的紫衣男子恬淡的说道,脸上带着一丝柔和的笑容。

    “我承认这小子的天赋,不过现在广场上挺热闹的,看那样子,好似王家不太认账。就连古裂伯父都有些偏袒王家,不知道卓家会如何应付呢?”

    白衣青年微微一笑,目光颇有些兴趣的投向远处的神石广场之中。

    “呵呵!古裂不是在偏袒王家,而是想要给卓家一个下马威,听说他的儿子古尚被卓文那小子给打了,想来是给自己儿子出气吧!”紫衣男子目光虚眯,笑眯眯的望着神石广场方向。

    “原来是古尚那个纨绔,真不知道古裂伯父一世英名,怎么生出来这么一个废物出来。父亲大人,古裂伯父这么做好像有违城主府的风格吧,难道您不出面调解一下?”

    紫衣男子哈哈一笑,说道:“古裂这家伙最为护短,而且对古尚这个唯一的儿子可是十分疼爱,会出现这种状况我早就有所预料。不过,现在仓木大师就在神石广场,想来古裂不会乱来,现在我们还是先看看好戏吧……”

    神石广场上,古裂颇有些忌惮的凝望着面前的仓木大师,声音低沉的说道:“仓木大师,现在小小的卓家居然也敢冒犯我们城主府的威严,不给他们一个教训恐怕难以服众,希望大师还不要阻挡古某。”

    仓木大师脸上笑眯眯,不过那双微弯的眸子却是噙着冷漠,淡淡的说道:“老夫许久没有收过徒弟了,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天赋不错的,难道你以为我会让你肆意的教训我徒弟的家族吗?”

    “仓木大师,你是真的不打算让开喽?”古裂目光微眯,声音低沉的说道。

    仓木大师不再言语,不过其身上浓郁的精神力却是犹如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隐隐透露出的精神力都是有些恐怖,若是爆发开来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古裂瞳孔微缩,虽然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昭王境,不过仓木大师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三品奥术师,其实力不弱于他。

    而且最为古裂忌惮的是,奥术师那层出不穷的手段,以及威力恐怖的各种元晶,算上这些的话,即使是他对上仓木大师,那都是够呛。

    深深凝望了仓木大师一眼,古裂咧嘴一笑说道:“既然仓木大师这么说了,那么我就给大师一个面子,不过接下来王家与卓家之间的恩怨,希望大师不要插手,不然古某可不会袖手旁观的。”

    说着,古裂拂袖重新坐回位置上,面沉如水,谁也不知道此人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

    古尚有些不甘的望了场中的那道年轻身影一眼,最后也只能灰溜溜的坐回位置上,他知道仓木大师都已经出面了,让他父亲对付卓家显然不太可能了。

    “即使父亲不出手,以王家的底蕴足以将卓家元气大伤,这样目的也一样。”古尚心中阴阴的想道。

    古月黛眉微蹙的望了古尚和古裂两人一眼,她也是知道两人是故意针对卓家的,不过她却是根本插不上话。

    虽说她乃是城主之女,不过古尚的父亲古裂在城主府的地位只在他父亲之下,即使是她求情恐怕也没多大作用,这也是为什么她从始至终都是沉默。

    广场之中,卓、王两家也发现了城主府平台上的一幕,王元兴发现古裂因为仓木大师的原因并没有出手,脸上也是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不过很快,脸庞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

    在他看来,即使没有古裂的出手,他们王家也能轻松的击败卓家一行人,毕竟他们王家阳实境武者比卓家要多出一人。

    轻轻瞥了卓向鼎三人后面的卓文一眼,王元兴对着身后靠近的一名中年男子低声说道:“等一下与卓家开战的时候,你暗中将卓文那小子给解决掉,这小子天赋实在有些恐怖,若是此时不除的话,后患无穷。”

    说完,王元兴对着卓向鼎阴阴的笑道:“卓家主,若是你真想得到那十座坊市经营权的话,那就让我们战一场,若是能够打赢我们几个,赌注还是归你们卓家。”

    卓向鼎三人脸色顿时变得愤怒无比,王元兴此人脸皮太厚了,那赌注原本就属于他们卓家的,现在反而重新当做赌注,试想这样的行为怎么不让卓家族人愤怒。

    “动手!”

    王元兴也能看出仓木大师有着古裂的牵制不可能出手对付他们王家,所以此时也是有恃无恐,冷喝一声,当先一人迸发出浓郁的元力,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猛地朝着卓向鼎飞掠而去。

    碰!

    强大的元力波动犹如巨浪滔天的大海一般,弥漫在整个广场之中,不少实力弱的武者在这股波动之下都是不由得连连后退。

    轰隆!

    王元兴与卓向鼎最终犹如两者磁铁一般撞在一起,拳掌交触之处顿时爆发出剧烈的爆炸,地上的碎石在这种爆炸性的冲撞之下都是化作了粉末飘散而去。

    卓向鼎与王元兴交手的同时,卓鼎天和卓悲天也是与王家的另外两个中年男子交手,澎湃的元气不断的扩散开来,造成的破坏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卓文和王猛两人的程度。

    若不是有城主府的强者一直维持着整个广场的防御措施的话,恐怕广场上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死伤。

    卓文也是惊骇的望着广场上不断爆炸的三处战场,这可是他第一次看见阳实境以上的武者的战斗,不过他也是有着自知之明,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卓文,小心身后!”就在卓文欲要离开广场的时候,小黑的声音顿时在脑海中响起。

    而一股不祥的预感也是在其心头升起,随后卓文想都不想,猛地朝后一拳轰出。

    “暴走二重天!”

    “混元龙吟拳:九龙吟!”

    低喝声迅速从口中发出,随后他的躯体肌肉顿时笼罩在一片红光之中,其背后的猿猴虚影再次浮现在他的身后。

    而在猿猴虚影浮现的刹那,九条巨型的五爪金龙猛地从其体内汹涌而出,朝着身后轰然而出。

    轰!

    卓文只感到一丝巨力在自己身后传来,随后他惊愕的发现巨大的猿猴虚影顿时被一只拳头打穿,猿猴虚影只是悲鸣一声顿时消散开来。

    轰隆隆!

    拳头毫不停滞,挟裹着压迫性的力量再次狠狠的轰在了九条五爪金龙之上,只见耀眼的光芒猛地爆裂开来,卓文惊骇的发现,以往强大的五爪金龙在这只拳头之下,居然犹如纸糊的一般寸寸崩裂开来。

    唯有第九只巨龙稍微阻挡了一下这只拳头,不过也只是阻挡一会儿就哀鸣一声消失在原地上。

    噗!

    一口鲜血顿时吐出,卓文整个人都是由于这股巨力而倒飞而出,在地面上翻滚了十几米之后,脚尖轻点,双脚猛地注入地面,直到再次划出十几米的凹陷之后,才堪堪抵挡住那等巨力的余波。

    右手轻轻捂着胸口,现在卓文只感到胸口火辣辣的疼,而且每一次呼吸都有一丝疼痛,显然他的肺部受到了一些损伤。

    “咦?居然能够挡住我这一击,不愧是能够挑战复活之战成功的家伙!”

    一道颇为阴冷的声音缓缓的传入卓文的耳中,抬头望去,一位神色阴冷的中年男子站在十几米开外,冷冷的望着自己。

    卓文认出,这位中年男子就是刚才站在王元兴身后的三名阳实境武者之一,想到这里,卓文的心顿时阴沉了下来。

    现在他的实力也才刚刚晋级阴虚境,面对一名阳实境武者,那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毫无胜算可言。

    而卓文这边的战斗顿时引起了广场上其他人的注意,当他们看见卓文面对的对手居然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阳实境之后,广场上顿时一片哗然。

    “刚才我亲眼见到那王家的阳实境武者打算偷袭卓文,不过没有得手,甚至卓文还与此人硬撼了一招。”

    “什么?卓文居然此那阳实境武者硬撼了一招,他才阴虚境啊,居然可以硬撼阳实境武者。”

    “确实如此,不过那一招显然不太好受,卓文此时已经受伤了,状态十分不好。”

    广场的哗然声也是越来越大,不少人都是有些义愤填膺,开始咒骂王家卑鄙无耻,居然以阳实境武者欺负一名刚刚晋级阴虚境的武者。

    平台上,望着场中受伤而连连后退的那道年轻身影,仓木大师再也无法保持平静,猛地一拍茶几,就欲要到场中救下卓文。

    不过就在仓木大师起身的一霎那,一股强大的气息顿时从不远处传来,随即一道蓝色的身影横在了仓木大师的面前。

    微微抬头,仓木大师顿时看见古裂正一脸戏谑的说道:“大师且慢,现在场中是卓家和王家之间的纷争,我们两个外人可不好插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