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裂,你不要做的太过分了!”仓木大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目光冷冷的盯着古裂说道。

    嘴角一撇,古裂同样不甘示弱的直视着仓木大师,淡淡的说道:“若是大师擅自出手的话,古某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旁边原本一声不吭的古月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古裂针对卓家的行为实在太过分了,而且看见场中那道颇为狼狈的年轻身影,她的内心不知道为何居然有些不忍。

    “古裂伯父,卓文的潜力你也是看出来了,只要让其发展下去,以后必然是绝世强者。这样的未来强者,我们城主府向来都是拉拢。”

    “而且为了区区坊市之争的事情而得罪这种年轻强者实在不值,况且这名年轻强者还是一名天赋不错的奥术师。这样的人才足以得到我们城主府的重视。”

    古裂淡淡的瞥了一眼旁边的古月,微微一笑的道:“话虽如此说,不过此子心狠手辣,即使我们城主府好意对待此子,或许以后也会心生背叛之意。如此不稳定的因素,还不如直接处理掉算了,省得以后祸害我们城主府。”

    古月一听,俏脸上顿时浮现出怒气,古裂这话已经很明显了,他是打算直接将卓文除掉,她也是没想到卓文当日只是教训了古尚一下而已,为了出口气,古裂居然想要除掉卓文。

    “你……古裂伯父,今日的事情我会如实的禀报父王的,我们藤甲城好不容易出现了这么一名人才,你居然打算打压遏制。”古月气的全身都是发抖了起来。

    “月儿,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父亲根本就没有打压卓家,真正打压卓家的是卓家的对头王家,我们城主府可没有出手,若是卓文那小子死在王家人手里的话,怪也怪不到我们城主府头上啊!”古裂身后的古尚阴阳怪气的说道,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古月原本还想说话,不过一只枯瘦的手轻拍了下自己的肩膀,仓木大师颇为佝偻的身躯缓缓的横在自己的面前。

    “古裂,既然你不仁,那么也就不要怪我不义。若是此次卓文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么你们城主府就别想得到我仓木的任何资助,还有我也将离开藤甲城,直接回奥术公会。”

    仓木大师此话一出,古裂脸色顿时一变,要知道一位奥术师对于一座城池的作用十分巨大,正是有奥术师坐镇,其他城池根本就不敢招惹藤甲城,而这也是藤甲城有着仓木大师的坐镇,藤甲城仅仅只是小城池却能十分繁华。

    古月俏脸也是剧变,藤甲城中许多防御元阵可都是出自仓木大师之手,正是有了这些防御元阵,藤甲城才会固若金汤,若是仓木大师真的一走了之的话,那么藤甲城的防御必然要下降一个层次,到时候很可能会被其他虎视眈眈的城池趁虚而入。

    “古裂伯父,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卓文的精神力天赋十分强大,就连仓木大师也是十分看重,这样的人才若是我们城主府极力拉拢的话,那么未来我们藤甲城又会多出一位强大的奥术师,那时候我们藤甲城完全可以发展成为中级城池。”

    古月此时也是有些着急,连忙对着古裂劝解道。

    此时古裂面色十分阴沉,原本在他看来卓文只不过是仓木大师随意所收的弟子,根本不受重视,所以对于卓文倒也不在意。

    不过现在受到仓木大师如此强烈的反弹,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仓木大师对于藤甲城的重要性他比谁都清楚,故而现在他倒是有些犹豫了。

    就在古裂踌躇不定的时候,古尚脸上却是有些着急,今日他决心要将卓文弄死,所以在古裂身后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父亲!卓文此子必须除掉。刚才您的所作所为此子肯定看在眼中。若是让其发展起来,以此子心狠手辣的手段,恐怕不会轻易原谅我们,到时候我们可就要遭殃了。”

    古裂一怔,随即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对着仓木大师一拱手说道:“仓木大师,毕竟这是卓、王两家的事情,我们外人最好不要掺和。若是你决意掺和的话,古某也只好得罪了。”

    古月一怔,随即愤怒的说道:“古裂伯父,你会后悔的。”

    “古裂,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短见。仅仅为了你儿子出一口恶气,你就要杀掉卓文,既然有你的阻挡,我肯定无法出手。不过我想你会后悔的。”

    仓木大师,面色极其阴寒的望了古裂一眼,随即那双充斥着寒意的目光缓缓的汇聚在其身后的古尚身上,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

    古裂的修为早已经进入昭王境,两人若是拼斗的话,一时之间很难分出胜负,而且仓木大师可是知道卓文有些底牌的,比如上次他所赠送的那枚二品元晶玄龟遁甲,所以他可不想信卓文会这么容易死掉。

    只不过心中的那口恶气让得仓木十分不爽,毕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子被人打,任谁也不会好受,现在他只等城主古越天的到来,此次坊市之争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古越天肯定知道,到时候他出面的话,即使是古裂也翻不出什么风浪。

    场中,卓文颇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此时他的全身都已经布满了狰狞的伤口,一滴滴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涌出,显得异常的恐怖。

    而卓向鼎等人虽然很是担心卓文,不过他们三人都已经被王家的人缠住了,根本就腾不出手来帮助卓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卓文被那名中年男子打压。

    轻吁了一口气,卓文手段麻利的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枚聚元丹抛入嘴中咽下,感受到慢慢恢复的元力,心中才缓缓的平静下来,不过眼睛却是异常警惕的将前方不远处的那名中年男子给盯着。

    这次是他第五次被那名中年男子给打飞了,若不是有着暴血兽体锻体效果和聚元丹的补给再加上魂技不死精元的辅助的话,他早就已经坚持不住了。

    而且中年男子好像也不着急杀死卓文,每次攻击卓文都只是随意的一拳就将卓文酝酿好的招式给蛮横的破解,脸上一直挂着戏谑的笑容。

    微微苦笑一声,他终于知道了阴虚境与阳实境巨大的差距,而且他还从小黑的嘴中得知面前的中年男子仅仅只是一名刚刚晋入阳实境武者。

    仅仅只是这种程度,卓文就完全不是对手,这一刻,他也是发觉自己的力量实在太过于弱小了。

    “小黑,现在该怎么办?要不你再借用一次你的龙气给我?”卓文此时也有些慌神,连连征询小黑的意见。

    “小子,本龙爷的龙气那么珍贵,怎么可能说给你就给你,你体内的至尊龙鼎不是已经炼化了涅盘魔炎吗?涅盘魔炎的威力可是很可观的,若是将至尊龙鼎内的涅盘魔炎全都释放出来,即使是阳实境也是要重伤。”小黑懒洋洋的声音缓缓的传来。

    卓文一听,双目顿时暴露出精光,不过很快就否决道:“涅盘魔炎虽说威力很不错,不过这东西魔性太重,我根本就不敢触碰太久。而且平时炼制丹药的时候,我都只是使用一小部分的魔炎,根本不敢全都将其放出来。”

    “若是将其全部释放出来的话,恐怕我都很难控制啊!而且释放涅盘魔炎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行,你觉得面前这家伙会给我时间慢慢施展涅盘魔炎吗?恐怕到时候他感到不妙,就直接使出全力打断我,到那时我岂不是完蛋了。”

    “嘿嘿!只要挡住他的话,你乾坤袋里不是正好有一物吗?那东西足够阻挡阳实境武者的攻击。”小黑嘿嘿一笑的道。

    “玄龟遁甲?”卓文目光骤然一亮,旋即从乾坤袋内摸出一块墨绿色的晶体。

    “好了!小子,我也是玩腻了,现在该是解决掉你的时候了。”站在卓文身前不远处的中年男子颇为不屑的望着前方好似陷入呆滞的少年。

    “看来是打傻掉了,不过这样也好,对我来说能够亲手看见一名天才葬送在自己手里,那种感觉或许很美妙吧!”

    说着,中年男子双腿猛地一弹,强大的力量顿时将地面都是崩碎开来,剧烈的破风声犹如风箱一般扩散开来。

    只见中年男子双手交缠在一起,强大的元力在他的身体周围都是形成了汹涌的波浪,嗖的一声男子瞬间来到卓文的身前,右拳挟裹着强大的元力迸发,猛地对着卓文眉心就是狠狠一拳。

    “去死吧,小子!烈风掌!”

    而卓文与中年男子这边的战况顿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但众人看见中年男子此次全力出手之后,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遗憾的神色,他们知道一名冉冉而生的天才马上就要在他们面前陨落了。

    “真是可惜了,卓文能够挑战复活之战成功,那就已经说明了此子无论是资质还是心性都是上佳之选,可惜要陨落在此了。”

    “对啊!毕竟他面对的是一名阳实境武者,以他刚刚进入阴虚境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对手啊!”

    就在众人默默惋惜的时候,中年男子的掌风已经狠狠的劈向眼前的少年,甚至男子脸上都是出现了一丝嗜血疯狂的神色。

    轰!

    只听一声巨响,当所有人目光汇聚在声源处的时候,想象中的那道身影并没有倒飞而出,而是依然安静的站在原地,在身影眉心处两尺之上,有着一道绿色的龟甲盾牌护住,而中年男子的掌风则是劈在龟甲之上,却毫无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