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偏头,卓文顿时见到身后站着一位面带微笑的青年,见卓文望来,青年脸上的笑意越加的浓郁了起来。 .

    “卓文兄弟,想来是见城主大人的吧!”青年风度翩翩的笑道。

    卓文目光微凝的望着面前笑眯眯的青年,淡淡的说道:“卓某也是没想到会在门口碰到古尚公子,不知道古尚公子这么大清早不在府里待着,反而跑来门口所为何事?”

    望着面前一脸笑容的古尚,卓文心中暗暗升起一丝警惕,昨日坊市之争的时候,他可是清楚的看见古尚目光中的仇恨,而且不惜让其父亲古裂在坊市之争中动些手脚,若不是城主古越天的出手的话,恐怕事情不可能善了。

    现在古尚反而一脸微笑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这让的卓文感觉颇为反常。

    “其实我是被城主大人派过来专门接待你的,我也知道你信不过我,但是我们两之间的矛盾毕竟只是小矛盾!后来我也是被城主大人和父亲都是教训了一番,所以为了弥补我所做下的错事,今日城主大人才让我出来亲自接待兄弟你的。”

    “说起来我也是为了戴罪立功,此次也是给你赔个不是,这东西就权当赔礼吧!”古尚脸上陪着笑脸,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递给卓文。

    “四品灵药?”微微打开锦盒,卓文顿时感受到里面浓郁的药力,这股药力比人面婴参也是不遑多让了。

    深深望了古尚一眼,卓文并没有客气的将其收入乾坤袋中,淡笑的说道:“既然古尚公子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卓某自然不会强人所难,我们之间的事情自然也就一笔勾销。”

    “卓文兄弟果然快人快语,我就喜欢兄弟你这样的性格,现在我们还是先进入府内再说吧,不要让城主大人久等了!”

    古尚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气,旋即颇为欣喜的拍了拍卓文的肩膀,就带着卓文进入了府内。

    只不过古尚在转身的那一刻,目光之中射出森冷的寒光,寒光只是一闪而过,古尚脸上很快就浮现出温和的笑容。

    两人进入城主府没多久,从府内又是出现一道娇艳的倩影,倩影身着淡黄色罗衣裙,如瀑布般的青丝束于脑后盘成云髻,一股清雅夹杂着雍容的气质从女子身上散发开来,而最让人称道的还是女子那双完美无瑕,比例匀称的浑圆双腿。

    此女正是城主之女古月,古月站在门口颇为疑惑的左右扫视了一番,脸上的疑惑之色变的越加的浓郁。

    “古月小姐!”门口守卫恭敬的对着古月一行礼。

    “刚才你们有没有见到一名大约十五岁的少年来到城主府?”古月皱眉想着门口守卫询问道。

    她明明已经与卓文约定今日辰时来城主府的,现在辰时已过,没想到卓文还没来,这让她有些不悦。

    “古月小姐找的那位少年名字可是叫做卓文?”其中一名守卫有些讨好的笑道。

    “对!就是卓文,难道他来过了?”古月一点头期盼的说道。

    “那位卓文确实来过,不过后来被古尚少爷带走了,好像是带去见城主大人……”

    守卫话还未说完,古月面色顿时大变,身影一闪,朝着府内飞奔而去。

    “父亲大人只是指定我去接待卓文,根本就没提到古尚。古尚胆子实在太大了,若是卓文有什么不利的话,他就等着父亲的怒火吧!”

    若说一开始古越天仅仅只是欣赏卓文的话,但昨日她告知古越天卓文有着三生铠魂的事实之后,古越天已经开始重视卓文。

    毕竟身怀三生铠魂,又有着极强的精神力天赋,这样的天才以后成长起来绝对是恐怖的强者,而且卓文又是属于藤甲城,现在与卓文打好关系的话,等以后后者成为绝世强者之后,他们城主府也会大大受益。

    一边想着,古月脚下的速度也是越快,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古香古色的阁楼面前。

    一把推开房门,一股恬淡的熏香缓缓传来,房内有两道身影,其中一道端坐在檀木桌前的紫衣男子正是藤甲城城主古越天,而另一道身影则是站在古越天面前,竟然是古尚的父亲古裂。

    两人好似在交谈着什么,由于古月剧烈的开门声,两人不约而同的扭头望向门口,眉头皆是微微皱起。

    发现闯入者是古月的时候,古越天眉头缓和,脸上再次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月儿啊!你不是去接卓文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现在卓文人呢?”

    古月俏脸有些阴沉,冷漠的凝视了站在一边神色平静的古裂之后,沉声道:“父亲大人,古尚假传您的命令带走了卓文,至于到底带去了哪里,我也是不知道。”

    “哦?古尚带走了卓文?”古越天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一丝森冷的光芒从其目光中弥漫开来。

    偏头望着神色自若的古裂,冷冷的说道:“二弟,卓文今早要到来的消息是你泄露给古尚的吧。说吧,将卓文带到哪里了?”

    古裂依然神色自若,虽说对于古越天的质问有些疑惑,毕竟在他看来卓文只不过是小小的卓家的子弟而已,根本没必要放在眼里。

    “大哥!我知道你今日让那卓文前来是打算给他一个争夺元气塔的名额,不过他毕竟不是我们城主府的人,就这样给一个外人,恐怕有所不妥。所以,我就自作主张让尚儿带卓文前往刑法堂,那里才是那个杂种该去的地方。”古裂的语气很平淡。

    “古裂,你实在太过分了,卓文与古尚的矛盾根本就微不足道,而你们却处处想要置其于死地,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话,以后会给我们城主府带来难以想象的敌人的。”古月终于忍不住娇喝了起来,香肩更是气得发抖。

    古裂一怔,旋即脸色变得阴沉下来,古月身为晚辈居然敢这般质问他,这让他脸面有些挂不住,冷哼的说道:“就凭那个杂种能够对我们城主府造成什么威胁?还有大哥你也要管教一下古月了,这样以下犯上实在太没有礼貌了。”

    “你对卓文根本不了解,他能够赢得复活之战,甚至凭借阴虚境击杀阳实境武者,这些可都不是偶然,若是你再执意与卓文作对下去,你真的会后悔的。”此时恼怒已经充斥了古月的大脑,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么愤怒,但一听到卓文进入刑法堂,她心中就没来由的愤怒不已。

    刑法堂算得上是城主府最神秘的地方,里面关着穷凶极恶的犯人,这些犯人根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猛兽,一旦有人进入了里面,那么基本就别想活着出来了。

    “此次卓文前往刑法堂已经是必死无疑了,死人绝对不会对我们城主府造成任何的威胁的,现在木已成舟了,想来大哥你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这空出来的元气塔的名额吧!”古裂没有在理会古月,而是目光望向一直沉默不言的古越天。

    不过当古裂看见古越天脸上那种平静到可怕的表情的时候,心中顿时一咯噔,他很清楚古越天一旦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代表着平时温和待人的古越天是真正的发怒了。

    “难道是因为卓文而发怒?不太可能吧!”古裂心中不由得嘀咕了起来。

    “古裂,你是不是太不把你大哥我放在眼里了?今日我明确的告诉你,若是卓文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儿子古尚也活不成。”

    一道平静中夹带着森寒的声音从古越天嘴中传来,顿时让得古裂脑海一空,旋即怒声道:“大哥,你是糊涂了吗?卓文只不过是外人而已,古尚可是我的亲儿子,你的亲侄子,难道你就为了一个外人就要杀了亲侄子吗?”

    “闭嘴!你根本就不了解卓文的状况,现在我就告诉你,卓文可是天生的三生铠魂,资质甚至比他的父亲卓晓天还要优秀!当年的卓晓天你还记得吧,那家伙可是以二十五岁的年纪就达到了皇极境,后来被青帝亲自封侯,若不是他刚封侯就失踪了的话,我们藤甲城早就有资格提升成为中级城池了,甚至还有可能成为高级城池。”

    “而现在我们藤甲城更是出现了一位资质比卓晓天还要优秀的天才,这是我们藤甲城又一个提升的机会,但是你却要把这丝希望给断绝掉。理由竟然只是一点小小的矛盾,古裂啊古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糊涂了?”

    古越天的神色依然十分平静,不过话语之中的阴寒之意却是更甚。

    “三生铠魂?那个杂种居然是三生铠魂?不过就算他是三生铠魂也不一定能够达到卓晓天的程度吧!毕竟武道成就可不仅仅靠着铠魂的……”

    古裂声音有了一丝颤音,望着古越天目光中的森寒,他的脊背也是不由得汗毛直竖。

    “即使他的武道成就无法达到卓晓天的程度,但是你知道仓木大师为何要收此子为徒吗?你以为他的精神力强度只有合格吗?”

    “你又错了,他的精神力强度测试结果是高等,这是仅次于超等的资质!而精神力高等所意味着什么,不用我说你也能够知道了,此子以后精神力修为至少也是四品奥术师的程度,若是略有突破的话,甚至能够达到五品奥术师。”

    “五品奥术师啊,那可是地位与皇朝侯爵一般的存在,到时候只要此子随便一提点,我们藤甲城就能扩大封地,品阶提高了,无穷的好处就会落在我们身上!但若是此子死了的话,我们藤甲城再也没机会提升了,甚至仓木大师也要离开藤甲城,到时候其他虎视眈眈的城池很可能会攻击我们,你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吗?”

    古裂一听,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他没想到卓文的武道天赋和精神力天赋都如此惊人,这一刻,他的目光之中也是逐渐有着悔意攀升。

    “哼!我先去刑法堂看看,若是卓文真的不幸丧生了的话,你儿子古尚也别想活,我说到做到。”

    说完,古越天顿时一拂袖,整个人消失在了房间中,只留下古裂愣愣的呆在原地,不知道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