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古尚默默的在前方带路,卓文则是若无其事的跟在身后,两人一言不发,气氛显得颇为诡异。

    “小子!古尚这家伙有些古怪,而且这家伙笑里藏刀,你还真的相信这家伙的话语啊?”小黑的话语在卓文脑海中响起。

    “古尚此人心性狭隘,睚眦必报,我也是知道此人绝对不会息事宁人!而且方才他表现的态度也是有些太过于热情,里面肯定有问题!不过城主府里面我根本不熟悉,也只能让古尚带路!”

    “而且此次乃是城主府的府主,藤甲城一城之主古越天接见我,我想古尚还不至于做出出格的事情,不然的话,古越天的怒火可不是那般好承受的。”

    卓文心念暗暗的与小黑交流,目光却是颇为警惕的凝望着面前的古尚,虽说他自信在城主府中古尚不会乱来,不过依然还是小心为上。

    绕过一处假山之后,一座黑色的建筑顿时呈现在眼前,建筑物类似宫殿,不过外表并不像宫殿那般富丽堂皇,反而黝黑无比,显得颇为诡异。

    而且建筑物面前的大门居然是黑铁所筑的,站立在大门的守卫皆是穿戴着鬼面的面具,手持黑色大戟,一丝不苟的站在门前。

    卓文能够感受到这两名守卫比城主府大门面前的守卫气息还要强大,想来在阴虚境之中也是颇为强大的存在。

    “卓文兄弟,这里面就是城主大人平常见人的地方,我们进去吧!”古尚偏头,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容说道。

    “那就多谢古尚公子带路了!”

    卓文淡淡的一拱手,眉头却是微微皱起,他在这栋建筑之中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就在卓文打量着面前的建筑的时候,一股渴望的波动顿时从识海中传来,眉头一凝,卓文感受到这股波动竟然是从玉鼎内传来,更确切的说,是玉鼎中的涅盘魔炎所传递过来的信息。.

    “小黑!涅盘魔炎怎么忽然变得骚动起来了?”带着一丝迷惑,卓文顿时询问世海中的小黑。

    “本龙爷可以感受到这建筑里面中蕴藏着邪恶的气息,这股气息对于涅盘魔炎可是不小的诱惑。若是能够让涅盘魔炎吞噬这股邪恶的气息的话,恢复的速度绝对会大大的增加,甚至威力比以前还要强大。”

    “不过这地方怎么看都像是监狱,恐怕这古尚没安什么好心,想要对你不利吧!你小子还要进去,不如直接撤了得了!”

    小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凝重之色。

    “能够让涅盘魔炎威力大增?”卓文目光中猛地爆发出精光,涅盘魔炎现在是他手中最大的底牌,有着涅盘魔炎的存在,他的实力在阴虚境内已是无敌,即使是阳实境武者,也能斗上一斗。

    所以对于能够早些恢复涅盘魔炎的机会,他很难拒绝。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打算进去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真不知道你这是勇敢还是鲁莽。”小黑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满。

    “想要收获自然要经历风险!现在虽说已经确定古尚目的不纯,不过想来他也不敢做的太过,而且这里面还有着能够增加涅盘魔炎威力的气息,那么我就更应该闯一闯了。”

    咧了咧嘴,卓文望向面前的大门,目光中露出一丝期待之色。

    古尚与门前的两名黑甲守卫交谈了几句,两名黑甲守卫撇了撇卓文这边,旋即点点头,然后古尚就带着卓文一步踏入大门之中。

    大门里面是一个颇为幽深的通道,通道有一人多高,半人多宽,两侧皆是用黑铁浇筑而成,显得阴森而幽暗。

    大约一刻钟左右,两人也是走到了尽头,尽头处有着一扇铁门,古尚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麻利的打开铁门。

    咣当!

    铁门打开,呈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处颇为宽敞的类似大厅的地方,里面很是空旷,只有中央摆放着石桌和石凳,整个大厅显得颇为清冷,而大厅另外三侧也存在着三扇与先前类似的铁门,不知道铁门后面通向何处。

    来到大厅之中,卓文能够感受到识海中的涅盘魔炎的波动越加的剧烈,仿若饥饿的人一下子闻到香飘飘的菜肴一般,蠢蠢欲动。

    咣当!

    对面一扇铁门蓦然打开,一名身穿黑色甲胄,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从铁门内缓缓走出,在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一队全副武装的黑甲士兵。

    卓文能够感觉到黑甲士兵的修为皆是在阴虚境以上,而站在士兵前方的身穿黑色甲胄的中年男子气息最是强大,身上隐隐透露的一丝炽烈的气息,显然这是阳实境武者身上特有的阳元之气。

    而且中年男子所透露出来的气息与那日和卓文对战的王硕相差不大,显然也是一名刚刚踏入阳实境没多久的武者。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私闯刑法堂,拿下这两人,先扣压起来!”

    中年男子目光冷漠的盯着大厅中的古尚和卓文,冷冽的声音犹如腊月寒雪一般冰冷。

    “严大哥,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古尚啊!”

    见中年男子说动手就动手,古尚脸色也是剧变,连忙大声道。

    “古尚?可是古裂大人之子的古尚?”中年男子一怔,旋即右手轻挥阻止了欲要逮捕两人的一众士兵。

    “对对!就是我,原来严大哥还记得我啊!”古尚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轻轻的来到中年男子身边,笑道。

    “多年不见,没想到你小子居然长这么大了,自从你严大哥我十年前进入这刑法堂以后,就几乎没踏出过外面,想来现在都已经物是人非了吧!不过刑法堂可是府内禁地啊,你小子怎么进入这里面啊?若是被城主大人发现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中年男子冷冽的面庞上罕见的露出一丝笑容,旋即又是恢复严肃,告诫道。

    “没事儿,小时候严大哥可是最爱护我的,现在十多年没见也是怪想念的,所以顺道来看看您!”古尚嘿嘿一笑的道。

    “你小子有心了,你大哥我听得心暖暖的,就冲你这句话,你也要在这里陪我喝几杯再走!还有这位兄弟是谁?难道是你的朋友?”

    中年男子脸上的冷冽表情已经消散不见,脸上满是笑眯眯的凝望着一边一言不发的卓文。

    “抱歉,严大哥!此人可不是我的朋友,我压根就不认识此人。”古尚此时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弧度,目光戏谑的凝望着不远处一言不发的卓文。

    “哦?此人不是你的朋友吗?”中年男子脸上的笑容缓缓的收敛,一丝丝残忍的寒光自其目光中缓缓释放出来。

    “既然不是你的朋友,那么擅闯刑法堂可是重罪,来人,将此人给我拿下。”

    “是!”中年男子身后的一队黑甲士兵恭敬的应一声,旋即将卓文团团围住。

    “古尚!你果然不安好心,难道你不知道我可是城主大人亲自邀请见面的人,现在你反而将我带到这种地方,若是让城主大人知道了,你不怕城主大人怪罪下来。”卓文目光微凝,望着古尚的目光中有着一丝杀意浮现。

    虽说他心中也是料到古尚目的不纯,不过由于涅盘魔炎的关系,卓文是自愿的进入这所谓的刑法堂。

    不过对于古尚这种小动作却是让卓文十分不爽,原本在他看来他和古尚之间只是小矛盾而已,但古尚这般处处针对他的行为也是让得卓文对其的容忍度缓缓的降低了。

    古尚也是感受到卓文目光中的森森寒意,内心不由得一凛,旋即讥笑的说道:“你可知道刑法堂之中蕴藏着多少高手吗?里面单单阳实境武者就有五位,而且掌管刑法堂的堂主更是半步昭王境,难道你敢在此地胡来不成。”

    “嘿嘿!带我进入刑法堂的可是你古尚,要论责任的话,那也是你的责任。况且城主大人已经将元气塔名额留给我一个了,你还看不出城主大人对我的重视,若是我死了的话,你们就要承受城主大人的怒火。”卓文反唇相讥的道。

    中年男子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目光转向古尚,脸上露出征询的神色,如果卓文所说的是真的话,他们还真的不太好对卓文动手。

    “严大哥,你尽管放心!现在我父亲可是城主府仅有的两名昭王境武者之一,权力只在城主之下,现在只要将这小子杀掉的话,那么以我父亲的实力和权力,城主大人不会贸然动我们的,毕竟没有人会为一个死人拼死拼活的。”

    “而只要您能够解决掉此人,那么我会让父亲大人将你调出刑法堂,给你一个更高的职位和更大的权力,只要杀了此人,你以后的生活和前途都将会大大的改善。”

    古尚也是发觉中年男子脸上的犹豫之色,连忙许诺道。

    “好!若是古尚老弟真的有把握的话,今日我就赌一赌。”说着,中年男子目光冰冷的望着面前的少年,一挥手说道:“擒下此人,就地正法。”

    十名黑甲士兵一得到命令,顿时手持黑戟,猛地对着中间的少年捅去,显然不想留下活口。

    冷哼一声,卓文脚尖轻点躲过刺来的黑戟,目光冰冷的凝望着不远处的中年男子,冷冷的道:“真希望你到最后不会后悔,杀了我,你会被古尚当做替罪羔羊,难道你还没认清状况?”

    中年男子一听,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和踌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