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大哥,不要被此子迷惑了!我绝对是没有这等想法的,而且就算您现在放了此子,也是晚了,毕竟让人私闯刑法堂内部可是重罪,我们两人现在其实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

    古尚瞧见严姓男子脸上的犹豫,不由得有些着急的叫道。

    严姓男子一怔,旋即深深看了古尚一眼,再次一挥手,喝道:“就地击杀此子,不要让此子逃离此地。”

    语毕,十名黑甲士兵毫无顾忌的释放出体内的元力,一时之间,整个大厅都是笼罩在元力的波动之下。

    卓文步伐连动,躲过十名黑甲士兵的攻击,目光也是变得阴沉许多。

    “这可是你逼我的!”

    狠狠撂下这句话,卓文右手一点眉心,顿时召唤出玉鼎,右手轻拍玉鼎底部,一道人脸大小的黑炎缓缓浮现。

    黑炎一出现,大厅温度顿时急剧上升,原本很是阴冷的大厅此时居然仿若火炉一般炽热无比,一丝丝热气不断的从地面冉冉而生。

    “这是……涅盘魔炎?天哪,这家伙居然有这等邪物,而且看上去还能控制?”严姓男子瞳孔突出眼眶,一丝丝不可置信的神色在其目光中攀升,嘴巴更是不由得大张,惊声叫道。

    严姓男子话音刚落,卓文嘴角顿时露出阴狠的笑容,泥丸宫精神力一出,黑炎顿时缓缓遍布在卓文的双拳表面,仿佛拳头带上了一双拳套一般,只是这双拳套却是纯由诡异的黑炎组成。

    十名黑甲士兵也感受到面前少年手中诡异黑炎中的强大气息,脸上虽然露出一丝奇异之色,不过并没有停止前冲的身形。

    铿!

    一道寒光闪过,一柄黑戟冷不丁对着卓文眉心刺去,微抬手,卓文不躲反进,右手仿若灵蛇一般猛地探出,竟然空手将黑戟握在掌心。

    持戟的士兵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下来,因为他见到黑戟居然在面前少年的手中化作了虚无,更准确的说,被少年手中的黑炎给吞噬干净了。

    “怎么可能?”这名士兵心中一寒,旋即看见那只裹着黑炎的手掌居然猛地朝自己轰来。

    一丝冷汗缓缓的自额前流下,这名士兵猛地迸发出体内的元力,森寒的冷气顿时遍布在其周身,化作寒气森森的虚铠,而手掌也是在虚铠形成的刹那落在了前者的胸前。

    一幕惊呆所有人的景象出现了,阴虚境武者特有的坚固异常的虚铠在这只诡异的黑手之下,仿若纸糊一般咔擦破碎,炽烈的黑炎穿透虚铠,落入了士兵的身上。

    刺啦!

    一声惨叫声响起,这名拥有着阴虚境修为的士兵,瞬间被黑炎包裹,惨叫声戛然而止,士兵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堆灰烬。

    满场顿时寂静了下来,仿佛时间静止一般,其余九名士兵以及严姓男子和古尚都有些怔怔的望着残留在地面上的一堆灰烬,现场变得安静的可怕。

    所有人都是没想到一名阴虚境强者居然被一名只有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一招击杀,而且下场还是死无全尸。

    凝望着不远处面色平淡的少年,现场所有人心中都是攀升一丝丝的寒意。

    “你杀了阿丘,我要让你为阿丘偿命!”

    其余九名黑甲士兵双目顿时变得赤红无比,他们十名黑甲已经从事了超过十年了,感情几乎犹如亲兄弟一般,现在看见其中一人死去,其余九名黑甲心中皆满是悲愤,望着卓文的目光也都是变得怨毒和仇恨了起来。

    嗖嗖嗖!

    九名黑甲体内猛地爆发出强大的元力,旋即九人很是默契的挥动黑戟,猛地对着卓文直掠而去,杀气腾腾,一往无前。

    卓文站在原地,挺直脊梁,脸上毫无畏惧,躯体肌肉紧绷起来,无数血线在其体表交错而出。

    嗷呜!

    无尽的血光周身爆裂开来,庞大的猿猴虚影在其身后缓缓的凝聚,旋即猿猴右拳捏得哔哩啪啦脆响,猛地一拳轰出。.

    轰隆!

    强大的元力在整个大厅之中猛地横扫而过,厅内仅剩的石桌和石凳在这股力量的余波之下化作了齑粉。

    围攻的九人在这一拳之下顿时纷纷吐血,不过九人倒也硬气,强忍着身上的伤势,不要命的催动体内的元力,一柄巨大的黑戟虚影在他们的面前凝聚而成。

    “破甲戟!”

    九人齐声呐喊,巨大的黑戟划破虚空,化作一道剧烈的黑光猛地朝着卓文直掠而去。

    轰隆!

    黑戟居然瞬间穿透猿猴的虚影,旋即在九人惊喜的目光之中朝着卓文眉心掠去,强大的速度将空间都是撕裂了一般,发出轰隆隆刺耳的声音。

    黑戟之下,少年轻扬头,丝丝发梢在劲风之下四处飞扬,一丝弧度在其嘴角绽放开来,只见少年双手连动,布满黑炎的拳头猛地朝上挥出,强大的元力和黑炎不断交汇,一时之间竟然显得绚烂多彩。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下,少年一拳猛地挥出,在接触巨大黑戟的刹那,并没有惊天动地的绚烂能量爆发,也没有震天动地的声音响起,唯有那诡异的黑炎不断燃烧的刺啦声音幽幽传来。

    而燃烧的对象就是巨大无比的黑戟,只见半空中威风凛凛的黑戟,在黑炎的灼烧下,仿若六月冰雪一般缓缓消融,最终化作虚无。

    九名黑甲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凝固了下来,一丝丝惊骇的神色在其脸上慢慢的弥漫,破甲戟是他们九人联合的铠技,也是他们最强的招式,这一招即使是阴虚九重境的武者都难以抵挡。

    但现在却是被一名仅仅只是初入阴虚境的少年轻飘飘的挡了下来,这种巨大的反差让得九名身经百战的黑甲士兵都有些难以置信。

    “打爽了吧!既然打爽了,那么现在就该换我了吧!”

    轻飘飘的话语在大厅中缓缓响起,旋即站在不远处的少年顿时在众人面前化作了微不可觉的虚影。

    腰身一矮,卓文犹如矫健的猎豹一般来到最近的一名士兵面前,布满黑炎的右手轻轻探出,穿透前者的心脏,右手拔出之后,留在地上的又是一堆灰烬。

    这一刻,卓文仿若化作了无尽地狱中踏出的死神,每一步踏出,都有一名鲜活的生命在消逝。

    涅盘魔炎炽烈的温度,十分克制阴虚境武者的虚铠,虽说此时卓文手中的涅盘魔炎威力不如当初,但对付阴虚境武者几乎绰绰有余,所以这也导致同为阴虚境武者的卓文能够瞬杀境界比他还要高的九名黑甲。

    “啊!”

    当最后一声惨叫响起,场中的九名黑甲统统化作了一堆灰烬,而场中只剩下了脸色苍白的古尚和脸色难看的严姓男子。

    咕噜!

    古尚喉咙艰难的耸动了一下,望着场中那几堆灰烬,他的脸色变得愈加的苍白无比。

    坊市之争的时候,他站在平台之上,居高临下,对于卓文击杀王硕倒也没太多的感觉,现在如此近距离的看见十名实力强大的黑甲士兵,在瞬间就化作一堆灰烬,这对于没经历过血腥场景的古尚来说,绝对仿若噩梦一般。

    “卓文!你完了,竟然私自杀死刑法堂的黑甲士兵,你已经触犯了城主府的最大底线,你将会成为城主府的罪人。”

    古尚声音有些哆嗦,不过还是有些中气十足,毕竟这里是刑法堂,高手无数,恐怕这里的动静应该已经引起了隐藏在堂内的其他高手注意了。

    而一旦这些高手出手,无论卓文多么的深不可测,他都是死定了,而卓文一死,他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这可是你逼得,今日就算是死,也得拉上你来垫背,古尚,你可以去死了!”

    卓文双目猩红,冷冷的盯着古尚一眼,旋即双腿一弹,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猛地朝着古尚直掠而去,手中黑炎也是炽烈了许多。

    望着瞳孔中越来越近的身影,古尚脸色又是苍白了几分,一个野驴打滚,颇为狼狈的躲在了严姓男子身后。

    严姓男子颇为凝重的望着直掠而来的卓文,猛地一步踏出,强大的气魄在其躯体内汹涌而出,一拳猛地轰然而出。

    “卓文,即使先前你没错,但是现在你杀了十名黑甲士兵,那么你就逃脱不了我们刑法堂的追杀!我们刑法堂的尊严不容侵犯,现在速速就擒,不然你死定了!”

    卓文冷冷一笑,并没有理会严姓男子的话语,双拳猛地递出,拳头表面的黑炎顿时汹涌而出,变得越加的剧烈了起来。

    碰!

    两人拳头猛地相触,旋即强烈的劲风在两人之中刮起,澎湃的能量将整个大厅都是笼罩在了里面,只听咔擦一声,大厅地面仿佛承受不住两人的能量一般开始出现丝丝裂痕,最后猛地崩碎了开来,而大厅也是在两人的撞击下猛地震动了起来。

    蹬蹬蹬!

    严姓男子瞳孔猛缩,在黑炎的强大灼烧力之下,闷哼一声,接连后退三步,目光有些惊讶的凝望着不远处同样后退几步的少年。

    眼前的少年明明才十五岁,表面修为明明才阴虚境,但是少年的实力竟然已经不弱于他了,虽说他知道少年的实力都是借助于那诡异的涅盘魔炎之上,但是能够控制涅盘魔炎就已经是实力的一部分。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城主大人要将元气塔名额给眼前这少年一个了,因为这个少年实在太过于妖孽了,就连城主大人也都是十分重视。

    望了一眼身后瑟瑟发抖的古尚,严姓男子微微摇摇头,一丝悔意在其目光之中攀升。

    为了一个纨绔无能的古尚得罪一名天赋和实力皆是变态的少年,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后退几步的卓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严姓男子的实力跟当日的王硕差不多,现在卓文体内的涅盘魔炎根本没有恢复过来,对上严姓男子实在讨不得好。

    当两人在大厅中对峙的时候,一丝嘈杂的声音顿时从其他几扇铁门传来,旋即脚步声也是越加的变得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