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当!

    左右两侧的厚重铁门顿时大开,重铁踏地的声音也是清晰的在大厅中响起。

    只见身着同样黑色甲胄的两名中年男子皆是分别带着一队黑甲士兵闯了进来,目光凝视着厅内剩下的三个人。

    其中一名两鬓花白的男子瞥了严姓男子一眼,有些不悦的说道:“严杰,你到底在搞什么?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有这两个家伙是谁,怎么闯到刑法堂中来了?”

    严姓男子见又有两队黑甲士兵到来,凝重的脸上顿时露出狂喜的神色,右手一抬指着卓文说道:“林耀,你们来得正好,快点把这小子拿下,我手下的十名黑甲士兵都被这小子杀了,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为足以将其碎尸万段了!”

    名为林耀的两鬓花白的男子神色惊异的望着卓文,有些惊疑的说道:“这乳臭味干的小子能够击杀黑甲士兵,严杰,你是不是老糊涂了,黑甲士兵个个都是阴虚境武者的精锐,这小子的气息也只不过是初入阴虚境的样子,怎么杀的了十名黑甲士兵?”

    “你们不要不信!这小子很诡异,体内居然有着涅盘魔炎存在,地上那些灰烬就是我手下的尸体,我们必须联手擒下此子才行!”严姓男子指着角落的灰烬,略有些急促的说道。

    林耀目光一突,他也是瞧见了角落的灰烬,依他的观察力自然能够感觉到这些灰烬上,确实有着黑甲士兵特有的气息,也就是说,严杰所说的很可能是真实的。

    “娘的!这小子什么来头?居然体内有着涅盘魔炎,而且还不受丝毫影响!不过我们刑法堂的尊严不容侵犯,既然杀了人,那么这小子也别想活着出来了!林克,我们一起上,将这小子给抓住再说!”

    林耀目光浮现一丝恼怒,想来也是暴脾气,体内元力猛地一催发,强大的罡风在周身环绕,双腿一弹当先朝着卓文直掠而去。

    林耀身后一直沉默不言的名为林克的男子也是暗暗催动元力,跟在林耀身后,欲要一起夹击场中的卓文。

    见两人同时出手,严杰眼角也是浮现出阴狠,同样展开强大的攻势朝着卓文飞身掠去,三大强大的阳实境同时联手,大厅之中也是升起犹如烈日一般的光芒。

    他知道既然已经彻底得罪了卓文,那么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丝毫迂回的余地,况且卓文的天赋和手段已经让他隐隐发寒,一旦卓文继续成长下去的话,后患无穷,所以卓文必须死。

    身处在包围中心的卓文,眼角微微一抽搐,虽然这三名武者都是初入阳实境的程度,不过三人联手,就连阳实一重境武者都是难以抵抗吧!

    “小子!不要和这三个家伙硬碰硬,现在即使你有着涅盘魔炎在手,也很难是这三个家伙的对手!我能够在你身后的大门深处感受到一股阴寒的邪气,这股邪气刚好就是涅盘魔炎的大补之物。”

    “撑下这一招,你直接进入身后铁门之内,找机会先让涅盘魔炎恢复过来再说,一旦涅盘魔炎恢复过来,虽说不一定能够击败三名阳实境武者的联手,但轻松离开此地倒也完全办得到。”

    小黑凝重的声音也是在卓文脑海中响起,它也是知道此时卓文的处境十分不妙。

    斜睨了一眼身后,果然发现一扇铁门大开,原本他进入此地的目的就是找寻那股让得涅盘魔炎骚动的气息,一旦找到,他的目的自然也是达到了。

    轰隆隆!

    三道风声划破空间,犹如三道光华一般猛地直射向卓文的周身四处,将其任何逃跑的路线尽数封锁。

    深吸一口气,卓文知道若要进入身后的铁门的话,必须挡下这一击才行。

    目光微凝,卓文毫不畏惧的一拳轰出,无数的龙吟声在其体内呼啸而出,而强大的气魄也是让得他周身的肌肉劈里啪啦不断地额脆响。

    “混元龙吟拳:九龙吟!”

    九条金光灿灿的五爪金龙猛地一跃而出,巨大的龙爪毫不客气的朝着严杰三人撕裂而去。

    “不自量力的小子!”

    林耀当先一步踏出,拳势带着浓郁的元力轰隆的轰在九条金龙之上,暴戾的力量也是瞬间爆发开来,九条金龙在林耀这一拳之下顿时寸寸崩裂开来,而其身后严杰两人则是当先跃出,强大的拳力朝着卓文胸膛猛地轰然而出。

    冷哼一声,脚尖猛一踏地,卓文整个人犹如漂浮一般朝后猛退,而三人的拳势则是紧追不舍,强大的力量余波让得卓文胸口有些发堵。

    右脚往后一柱,卓文身形顿时止住,双拳朝前一推,其拳头之上的黑炎顿时汹涌而出,一瞬间卓文的两只臂膀也是被黑炎所覆盖。

    轰!

    炽烈的黑炎与三道强大的攻势猛地碰撞在一起,旋即大厅又是剧烈震动了起来,无数碎石在大厅的顶层倾斜下来,仿佛大厅在这一刻要塌陷了一般。

    噗!

    一口鲜血从卓文口中吐出,闷哼一声卓文连连后退,直到身体整个顶到墙上才止住后退的趋势,此时卓文也是变得颇为狼狈,双臂的衣袖在强大的力量之下已经寸寸粉碎开来。

    而卓文这等拼命的攻势之下,那三人的包围圈也是瞬间破开,严杰三个人也都是微倾身体,露出一大块的缺口。

    目光中精芒闪过,强忍着身体中的伤势,卓文脚尖猛地一踏,在缺口出现的一霎那,整个人犹如轻灵的鸟儿一般直掠而出,几个闪掠就进入了最靠近的一处铁门之内。

    现场瞬间变得寂静无比,无论是后退的严杰三人还是他们带来的黑甲士兵亦或是蹲在角落的古尚,这一霎那都是陷入了一丝诡异的安静之中。

    因为他们亲眼看见一名只是初入阴虚境的少年,居然在三大阳实境武者的围剿之下,最后硬撼三人攻击,从而突围而出。

    “他娘的!这个少年到底什么谁?怎么这么变态?就算城主大人的公子古心少爷在初入阴虚境的时候,也不太可能在我们三人包围之下突破吧!”林耀最先从震撼中清醒过来,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而林克和严杰则是陷入了沉默,其中最过于震惊的非严杰莫属,望着已经消失无影的那道身影,他心中隐隐的觉得当时帮助古尚对付卓文是他平生做的最大的傻事!

    “我们必须要进去将那小子抓到,而且他刚才所去的那个铁门可是整个刑法堂的重刑区,里面关押了多年以来穷凶极恶的武者,若是这小子稍微捣乱将这些重刑犯放出来的话,刑法堂必然会大乱。”严杰神色阴翳的说道。

    他已经感觉到事情变得越来越严重了,若是最后会变成这样的话,他就不应该答应古尚的要求才对!

    “该死!这家伙到底是谁带进来的?这次刑法堂真的大乱的话,那家伙真的要担当所有的罪责。”林耀目光赤红,很快将目光锁定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古尚身上。

    “是你这个家伙吧!你最好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我们马上就带你去面见堂主大人!”

    林耀猛地一踏步来到古尚面前,一手直接提起他的衣领,目光冷冽的说道。

    “别别!我是古裂之子,你们不能将我定罪,我父亲在城主府权势很大!”

    古尚也是隐隐感觉到此事真的有些闹大了,此时他的脑海中犹如一桶浆糊一般,完全没思绪,不过他还是牢记着他的父亲是古裂,他知道他的父亲在城主府权势多大,他相信只要搬出他父亲的话,这些人绝对不敢动他。

    “古裂之子?真没想到你这么一个孬种居然会是古裂的儿子,不过你以为你搬出古裂大人,你就能逃脱一切的干系!老子告诉你,刑法堂乃是城主大人呕心沥血建立的,是大人最看重的一块地方!”

    “事情牵扯到城主大人,即使是古裂大人,也不好为你出头了!哼,你这种废物除了会给自己父亲添麻烦以外,还能干嘛?连刚才那捣乱的小子都比你好上千万倍,来人,先将他扣押起来!等会堂主大人过来之后,再做定夺。”

    林耀根本不鸟古尚,随手一甩,将其抛到身后的黑甲士兵那里,黑甲士兵动作也十分麻利,抓住古尚就使用锁链将其扣起来。

    “你们怎么敢这么对我?我可是古裂之子,若是让我父亲知道的话,你们都得死!”古尚有些不甘心,虽然内心十分惶恐,不过依然有些底气。

    啪!

    清脆响声响起,林耀狠狠给了古尚一个巴掌,冷漠的说道:“再给我叫嚷的话,马上杀了你,告诉你,刑法堂只听命于城主大人,即使是古裂大人也没资格抓拿我们!也就是说,即使我们杀了你,只要城主大人没命令,古裂也拿我们没办法!”

    脸庞上火辣辣的痛楚顿时惊醒了古尚,望着林耀脸上的冷冷杀意,他知道此人绝对是说到做到,顿时低下头不敢有丝毫的言语。

    望着手脚上面的锁链,古尚内心乱成一团,一丝丝悔意顿时在心中缓缓的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