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走廊充斥着潮湿和发霉的臭味,一股森寒的气息在整个通道中拓展开来。 .

    “小黑!我可以感觉到识海中的涅盘魔炎的波动,这家伙好像十分渴望!你所说的那股邪恶的气息到底在哪里?”

    卓文无声的在阴冷的走廊中奔走,同时与识海中的小黑联系。

    “快到了!大概就在前面百米左右。”小黑的声音也是适时的传入卓文的耳畔。

    得到确认,卓文也不再言语,只是专心的在走廊中奔跑,同时警惕的观察四周,他可是知道这个刑法堂中好似有不少阳实境的武者!

    现在就算是三名阳实境武者联合,他都是吃不消,若再多来几位的话,他铁定要挂掉,而现在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增强涅盘魔炎的威力,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活着走出刑法堂。

    蹬蹬蹬!

    再次转过一个弯道,卓文很快就看见前方出现了一座铁门,而铁门处也是有着两名黑甲士兵守卫。

    “什么人?敢擅闯重刑犯区域,找死!”

    两名黑甲士兵也发现了突然出现的卓文,二话不说皆是手持黑戟,朝卓文要害处捅去,显然想将卓文就地击杀。

    冷哼一声,卓文脚尖轻踏,整个人犹如优雅的猎豹一般躲过两名黑甲士兵的攻击,旋即双手轻轻在两人胸口一拍,炽烈的黑炎顿时从其掌心蔓延至两人身上,两名黑甲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黑炎焚烧成了灰烬。

    击杀两名黑甲士兵之后,卓文一个箭步就来到了铁门处,右手黑炎猛地冒出,瞬间将铁门边上的锁链给烧融。

    咣当!

    刺耳的开门声响起,打开铁门,卓文一个闪掠就消失在了门口。

    铁门后面的臭味和森寒气息更加浓重,即使是卓文也是不由得轻皱眉头,粗略的扫视了四周的环境,他将目光锁定在上方。

    这里的面积很空旷,四周墙面皆是使用黑铁浇筑而成,整个室内显得阴气森森,而在室内顶部十米之上,悬挂着两人合抱粗的巨型铁索,铁索底端是一根一百八十度弯曲的铁钩,而铁钩悬挂着竟然是一座巨大的铁笼。

    铁笼体积足以媲美一座大厅,就这般悬挂在室内,显得颇为诡异。

    更令卓文惊异的是,铁笼里面居然有着许多的身影盘膝而坐,貌似在修炼一般,这样的身影在铁笼中足有数十道之多。

    卓文知道,铁笼中的这些身影应该就是关在此处的重刑犯,据说这些重刑犯在抓进来之前都是穷凶极恶的恶徒,每一个人手中都是血债累累。

    在铁笼中粗略一扫,他发现这些身影的修为基本都在魂变境巅峰左右,只有个别实力涅盘境以上,而盘膝坐在铁笼中央的一道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气息远在铁笼其他人之上,居然达到了阴虚境。

    “不是刚送过饭吗?怎么又来了?”卓文的闯入引起了这些盘膝而坐的身影注意,还有几人嘴中不时发出抱怨之声。

    不过当这些人看清进来的是一名衣服染血的少年的时候,皆是一愣。

    “哪里来的小家伙啊?居然也进入重刑犯区域?”

    “嘿嘿!看来是新人,看这小子皮肤白嫩,啧啧,都可以当女人来用了!”

    “大伙多年没碰女人了,待会这小子进来之后,人人都有份。”

    铁笼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汇聚在卓文的身上,其中有几道目光之中蕴含着一丝不怀好意,满脸戏谑的凝视着笼外的少年。

    “找死!”

    冷冷的盯着铁笼方向,卓文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弧度,只见他身形一闪,整个人都是化作了肉眼难以捕抓的残影。

    铁笼内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旋即他们惊骇的发现,方才表现最嚣张的两人已经被少年从笼外伸入的双手掐住脖颈。

    “很久没玩女人了是吧!那你们可以一起去地府慢慢玩。. ”冷漠的声音缓缓的在铁笼中响起,两名被掐着脖颈的大汉狂翻白眼,目光满是惊惧的凝视着笼外一脸冷漠的少年。

    双手轻轻一捏,两名大汉双眼一瞪,便被勒断脖颈而死。

    砰!

    双手随意一抛,两具已经断气的尸体重重的倒在地上!

    咕噜!

    现场顿时陷入了寂静之中,铁笼中看热闹的其他人皆是喉咙不由得耸动了几下,吞咽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空间显得颇为响亮。

    “阴虚境武者?”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整个铁笼中的其他人脸上的戏谑之意顿时收敛了起来,皆是悄悄后退几步,心惊胆颤的望着铁笼外神色淡漠的少年。

    要知道刚才被少年所杀的两名武者可是货真价实的涅盘境武者,仗着自身武力强大,在铁笼之中也是嚣张惯了,却是没想到现在踢到了铁板,赔了性命。

    没有理会铁笼中其他人的反应,卓文清澈的眸子直直的投向端坐在铁笼中央一动不动的那道黑色斗篷人影。

    刚才小黑已经确切的感受到那股气息就是从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虽说卓文感受到此人气息只是在阴虚境左右,但他却能够敏锐的发觉此人绝不简单。

    而且卓文能够感受到他体内的涅盘魔炎的波动已经达到了最顶峰,他知道涅盘魔炎最渴望的东西必然在那黑衣人手中。

    “交出那东西,否则死!”

    冷漠的盯着铁笼中央的黑衣人,卓文右手一摊,淡淡的说道。

    卓文的问话好似也引起了黑衣人的注意,只见他微抬头,笼罩在斗篷中的脸上,散发出两道锐利的绿光,右手轻扬,露出一只犹如枯枝般的手臂,苍老而沙哑的声音缓缓的在整个空间散发开来。

    “你所说的东西是这个吗?”

    眼角一撇,卓文顿时瞧见一枚墨黑色的珠子,安静的躺在黑衣人的掌心。

    而黑色珠子一出现在视线,卓文体内的涅盘魔炎顿时变得疯狂起来,他知道涅盘魔炎需求的就是这颗黑珠,强行压抑住涅盘魔炎的骚动,卓文声音低沉的说道:“就是它,把它给我。”

    “老夫所料不错的话,你是一人独闯进入这重刑犯区域的吧!虽然老夫不知道你一个区区阴虚境武者是如何突破进来的,不过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着一股莫名的强大的气息,想来你就是凭借那道气息硬闯进来的吧!”

    黑衣人话音刚落,铁笼中其他人皆是目光不可思议的将卓文给看着,他们可是知道刑法堂中有着十名阳实境武者坐镇,其中刑法堂的堂主更是阳实境巅峰,可以说整个刑法堂就是固若金汤,一名阴虚境武者居然能够闯进来。

    这一刻,铁笼中其他人看向卓文的目光由一开始的畏惧变成了敬畏,他们没想到眼前仅仅只是一名十五岁左右的少年,居然能够独闯刑法堂,最后还闯到了重刑犯区。

    “其实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先打开笼子,放我出去,然后我就将这枚恶煞魔珠给你。”黑衣人右手一卷,将黑珠卷入袖中,一双绿油油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卓文。

    “你应该还不知道打开笼子的办法吧!其实……”

    黑袍人话还未说完,顿时目瞪口呆的望着蓦然出现在面前的少年,后面的话愣是憋不出来。

    而他悄然往前方一撇,顿时注意到了,铁笼不知何时居然破开了一人多高的大洞,一丝冷汗蓦然从黑袍人背后悄然冒出。

    制作铁笼的材料可不是凡铁,而是取自天外陨石,经过千锤百炼锻造成的天陨玄铁,坚硬程度即使是阴虚境巅峰武者也根本无法破开,但眼前这少年竟然漫不经心的就破开了铁笼,这不得不让黑袍人心中发寒。

    虽说铁笼材料不凡,不过卓文体内毕竟有着涅盘魔炎这等奇异的火焰,即使是所谓的天陨玄铁都不可能在涅盘魔炎之下有所幸免。

    原本黑袍人也是想借助卓文之手将自己放出来,到时候他在亲自将眼前这少年给斩杀掉,虽然他惊异于眼前年纪轻轻的少年能够闯入重刑犯区域,不过在他看来眼前少年年纪比较小,实力绝对不高,故而他觉得自己能够轻松解决。

    但有的时候现实是残酷的……

    再次瞥了一眼铁笼缺口处,黑袍人不由得喉咙耸动一番,铁笼可是连他都是无法破开了,但少年居然破开了,那么也就只有一个解释,少年的实力肯定比他还要强。

    当这番想法浮现在脑海中时,黑袍人再次喉咙耸动了一下,心中却是充满了惊骇之色。

    “铁笼打开了,将那黑珠给我!”卓文的神色自始至终都显得平淡,一摊手,目光直勾勾的凝视着黑袍人。

    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顿时在室外响起,卓文脸色顿时一变,他知道刑法堂的救援快来了。

    “快交给我!不然死!”

    卓文现在没有时间和黑袍人墨迹,右手一翻,炽烈的黑炎顿时布满手上,冷冷的凝视着黑袍人。

    “天哪!涅盘魔炎,这位大人我这就交出来,您可不要乱来啊!”

    见到卓文手中的黑炎,黑袍人脸色终于大变,连忙从怀中掏出黑珠交给卓文。

    接过黑珠,卓文顿时感受到体内的涅盘魔炎传来欢快的嘶鸣,神色一动,卓文麻利的取出眉心处的玉鼎铠魂,而涅盘魔炎本体从玉鼎底端喷发而出,瞬间将黑珠包裹了进去,同时还不时发出欢愉的嘶鸣声,仿佛在享受一般。

    而黑袍人在见到涅盘魔炎本体之后,苍白的脸色刹那变得更加惨白,原本身上营造的高大上的神秘感顿时崩塌,一屁股坐在地上,哆嗦的说道:“这位大人,我可以离开了吗?”

    “滚吧!”

    “好的,我这就滚!”黑袍人如释重负的连滚带爬的窜出铁笼,而黑袍人一跑,笼子中其他犯人也都是纷纷跟着跑了出去。

    砰!

    黑袍人好不容易跑到铁门处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将其面前的铁门撞飞,而黑袍人很不幸的被铁门打了个正着。

    “卓文,你逃不掉的!”

    铁门之外陆陆续续的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刚才围剿卓文的严杰、林耀和林克三大阳实境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