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耀和林克两人脸上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嘴巴大张的凝望着一步步前来的卓文,想要说话,却是发现无话可说。

    “卓文!真没想到你还隐藏着这般强的实力,刚才我们两人联手一击居然也无法奈何你,我们甘拜下风。”林耀嘴角露出一丝苦涩,无奈的望着走来的少年说道。

    “那你们还要拦我吗?其实我可以坦白的说吧,我与古尚之间有了一些小矛盾,但古尚却一直怀恨在心,故而想要借助你们刑法堂之手除掉我。而那严杰就是在古尚的利益诱惑下,联合对付我,我才无意击杀了他的黑甲士兵。”卓文耸了耸肩,有些无所谓的说道。

    “至于你们信不信就不关我的事情!”

    其实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这里是城主府的地盘,先前他已经失手杀掉了十名黑甲士兵,这事情可大可小,完全看城主古越天的态度。

    但若是卓文不知好歹,击杀阳实境的黑甲统领的话,那么即使古越天脾气再好,也不太可能会轻易原谅他,毕竟阳实境武者对于势力的重要性,卓文比谁都清楚,这也是他刚才击伤严杰却并没有乘胜追击的原因。

    林耀和林克相视一眼,皆是苦涩一笑,他们知道即使卓文不向他们解释,他们也拦不住眼前这个年纪比他们小上不少的少年。

    “既然我们都输了,那么自然不会,也没有能力拦你。”

    林耀和林克苦笑一声,最先让开了道路,而有了两人领头,其身后的两队黑甲士兵也都是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出来。

    卓文深深望了两人一眼,旋即身形一闪,顿时从前方的铁门处,一窜而过,几下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望着铁门处,消失的身影,林耀拍了拍额头,无奈的说道:“难道是我们老了吗?没想到这么一个小辈居然都能够击败我们!不过卓文这个名字倒是有些熟悉,林克,你有听过这个名字吗?”

    林克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也是不清楚,旋即又是板着脸一言不发。.

    “林耀,你们居然私自放走这小子,若是堂主大人知道的话,你们就接受大人的怒火吧!”一道颇为阴沉的声音蓦然在这个空间响起。

    扭头看去,林耀眉头微皱的望着被人扶住脸色苍白的严杰,淡淡的说道:“严杰,我们还没问你,你倒是先质问起我们来了!”

    “这位少年明明与我们刑法堂没有矛盾,而且看他对我们并没有恶意,但他为何会杀掉你的手下呢?莫不是你滥用权力,欲要私自对那位小兄弟下死手。好像这事情还与古尚那纨绔有些关系,我可是听说你以前与这古尚有些关系……”

    说到这里,林耀脸上露出一丝饶有深意的笑容,旋即笑而不语。

    “你……林耀,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卓文那小子可是亲手杀掉了十名黑甲士兵,难道我们刑法堂的人就这么白白死掉吗?”严杰略有些不甘的说道。

    “嘿嘿!若你想要送死的话,刚才那小兄弟走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拦住,现在等他走了,却来责问我了!我告诉,这小兄弟能够一招击破我与林克的联手一击,那么他就有能力击杀我们三人,刚才他已经手下留情了。”

    林耀双手抱胸,对于严杰的质问,他心中略感不舒服,冷冷的回应道。

    “大人!这个卓文很可能就是最近在藤甲城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卓家卓文,听说此子在前几日的坊市之争大出风头,不仅挑战复活之战成功,而且更是独立一人斩杀掉王家的一名初入阳实境的武者。. ”

    这时,林耀身后的一名黑甲,恭敬的来到其身边,神色郑重的说道。

    “原来是那家伙,我也是略有耳闻,若是刚才那小兄弟真的是那传闻中的卓文的话,那么此次他前来城主府很可能是受城主大人邀请。毕竟这卓文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能够凭借阴虚境的境界击杀阳实境,即使是城主大人也是无法忽略了。”

    “还好刚才我明智的没有与其真正撕破脸皮,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只是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闯进刑法堂内?”

    林耀略微思索了一番,脸色颇为疑惑的自语道。

    虽说他的话语并不响亮,但现场中其他人也都能听见他的话语内容,其他人除了惊叹和疑惑以外,也没什么感觉,只是严杰却是脸色大变。

    他没想到这个卓文来头竟然不小,而且更不知道居然是城主大人亲自邀请而来的客人,此时他已经在心中将古尚骂了个遍,他没想到古尚居然一点也没有告诉他关于卓文任何的信息。

    “完了!”嘴唇微微哆嗦,严杰轻轻自语着,他知道能够被古越天亲自邀请的人,说明此人在古越天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低……

    一座古香古色的房间内,两名身形挺拔的身影静静的站在中央,而在这两道身影面前有着一道清晰的影像浮现,而影像的画面所显示的内容居然是刑法堂内的每个角落的场景。

    “古大人,看来您的眼光一如既往的毒辣!卓文这小家伙,天赋有些恐怖啊!居然能够以阴虚境的修为越级击败三名阳实境武者,特别是此子的心性,坚韧不拔,仿若坚石。只要让此子继续成长下去,前途不可限量。”

    身穿深蓝色,脸上满是褶皱的白发老者,脸上笑眯眯的看向一边紫色华服,面色俊朗的中年男子。

    紫衣男子正是从书房赶来刑法堂的古越天,此时他脸上也挂着一丝微笑,说道:“原本我还担心这小家伙进入刑法堂之后,处境会有所不妙呢?现在看来完全是我多虑了。不过这小家伙倒也头脑清醒,杀掉十名黑甲士兵之后,再也没造杀戮了。”

    “若是他将黑甲统领级别的武者也杀掉了的话,恐怕你这老家伙就不会和我这般平静的坐在一起了吧!”古越天磁性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戏谑。

    站在古越天身边的蓝衣老者乃是刑法堂的堂主邢育森,别看他慈眉善目的样子,其实他的脾气比谁都要火爆,属于那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人物。

    “对啊!这小家伙确实挺伶俐的,不过这事情好像都是因古尚而起的吧,不知道古大人会怎么安排呢?毕竟古尚这小家伙好像是你的侄儿。”邢育森慈眉善目,笑眯眯的说道。

    “哼!我也是没想到古尚居然敢假传我的命令,偷偷陷害卓文,看来我的这个侄儿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这次即使是古裂出面,我也不会再给面子了。”古越天面色颇为阴沉的说道。

    “古尚确实是目光短浅,不过身为你的侄儿,你可不好下杀手!不如你将古尚调到偏僻的地方,让他任地方职务吧,这样也能眼不见心不烦!”邢育森淡淡的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古尚仗着他父亲古裂之名,开始有些肆无忌惮,目中无人了!是时候让他知道,城主府到底是谁在做主了。不说他了,我们也该去好好迎接卓文那小子了,我可以感觉此次给他一个元气塔名额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古越天哈哈一笑,一步踏出,就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或许吧!我们藤甲城主城可是很久没有夺得好名次了,希望这小子真的能够为我们主城争光吧!”邢育森摇摇头,淡笑一声,也是一步跨出就消失在了房间内……

    走廊中,一道矫健的身影仿若鬼魅一般一闪而逝,速度快到肉眼都难以捕捉的程度。

    “小黑!你没觉得通道忽然变得冷清了许多?按理说,刑法堂被我大闹了一番之后,总该会加强戒备才是,怎么反而变得空无一人了?”

    注意到走廊冷清清的气氛,卓文眉头微凝,脑海中与小黑交流了起来。

    “我也觉得奇怪,根据本龙爷的查探,四周好像没有一个人影!算了,你也不用想那么多,先出去再说吧!”小黑的声音也是适时传来,同样带着一丝疑惑。

    微点头,卓文也不再言语,只是专心的赶路,不一会儿,刑法堂入口的大门顿时呈现在他的面前。

    面露微喜之色,卓文的脚步再次加快,几次闪掠就出现在了门外,刺眼的白光让得他的双眼不由得虚眯了起来,适应了一会儿,才缓缓的睁开双目。

    环顾了下四周,他惊愕的发现刑法堂门口空空如也,原本存在的两名守卫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不过前面的两道人影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当他看见领头处站着的紫衣男子的时候,面色一怔,旋即快步来到紫衣男子面前,一拱手恭敬的说道:“卓文参见城主大人!其实我并无意进入刑法堂……”

    “不必担心,我都知道!你先站在我身边,等一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古越天轻轻拍了拍卓文的肩头,淡笑的说道。

    卓文一愣,再次望了古越天一眼,他知道恐怕刑法堂所发生的事情,古越天应该是已经知道了,不然不可能如此姿态,再次一拱手,多看了一眼古越天身后的蓝衣老者一眼,卓文就站在旁边沉默不语。

    他能够感受到无论是古越天还是蓝衣老者,给他的压迫感都是仿若泰山压在身上一般,有些难以喘息,显然两人修为皆是远超过他,才能造成这种压迫感。

    而在这般等待之下,刑法堂内又是出现了几道身影,卓文瞪眼一看,顿时在这几道身影中发现了熟悉的身影,那就是古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