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城主府,卓文并没有着急的回卓家,而是悠然的在街上闲逛。

    望着街道上熙熙囔囔的人群,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慨然之色,自从穿越以来,卓文就一直拼命的修炼,不断的变强,一开始的目的很纯粹,只是不甘受压迫。

    当他最终在家族中得到高位之后,甚至现在他的地位已经媲美族长的地步,他的目光也就不再放在小小的家族之中,而不断变强的目的也不再像当初那般纯粹,反而变得有些强制性和习惯性。

    不过他知道这个大陆很大,想要真正领略整个大陆的风采的话,只有攀登巅峰,才能看的更远。

    “既然已经踏上武者的道路,那么便再也没有退出的可能!只有不断前进,才不会被时间埋没,世界很大,但我终究是要闯一闯的。”

    少年单手伸出,虚握天空中璀璨的太阳,一股豪情从心底中冉冉升起,他知道既然上天给了他重生一次的机会,那么他必然把握这次机会,让人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小子!就算你想退出,本龙爷还不愿意呢!你小子还需要替本龙爷寻找恢复灵魂的灵药呢?以后出去闯的时候,足够让你折腾了!不过那元气塔也是一次机会,里面天材地宝数不胜数,或许能够找到本龙爷所需要的东西呢?”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蓦然从卓文脑海中响起,卓文翻了翻白眼,平静的道:“元气塔虽说机遇很大,不过风险也不小,你的事情我自然会尽力办的。”

    “嘿嘿!那就好,不枉本龙爷给你诸多好处。不过你那涅盘魔炎自从吸收了恶煞魔珠的怨气之后,好像躲在恶煞魔珠之中沉睡过去!”

    卓文面色一怔,拐到僻静的角落,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枚黑黝黝的珠子,正是从刑法堂内的黑袍人手中得到的恶煞魔珠。

    恶煞魔珠表面不再散发出邪恶的怨气,反而沉寂了许多,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一般,不过仔细观察的话,就能够看见,珠子深处有着一丝流动的火焰,火焰只有拇指大小,这缕火焰正是涅盘魔炎的真身。

    “想来这涅盘魔炎吸收了恶煞魔珠之中全部的怨气,应该在打算沉睡下来好好消化一下吧!”小黑的的声音再次响起。

    “涅盘魔炎大概什么时候会觉醒?毕竟现在我的实力之所以能够媲美阳实境武者,主要还是依靠涅盘魔炎,若是没有涅盘魔炎的话,我的实力顶多也就相当于阴虚一重境左右。”

    卓文颇有些为难的望着手中的黑珠,脸上露出一丝担忧。

    “嘿嘿!涅盘魔炎沉睡时间可不是固定的,不过你小子可不要完全依赖涅盘魔炎,现在你本身修为确实有些低了!本龙爷看你距离阴虚一重境也不远了,等你晋级到阴虚一重境,在利用冰煞寒珠来凝聚虚铠,到时候实力在整个阴虚境都是数一数二的。”

    小黑的声音之中略微有些不满,显然对于卓文依赖涅盘魔炎不太感冒。

    “好吧!我知道了,这也要等我晋级阴虚一重境再说啊!毕竟我刚刚晋级阴虚境没多久,距离一重境也还是有些距离的,而且涅盘魔炎我也是将其当做一种底牌而已。”

    卓文挠挠头,颇有些尴尬的道。

    “还有刚才在城主府,你为什么让我选择那柄残破的大刀,无论怎么看,那柄大刀的气息要弱于另外两件灵宝吧!”卓文好似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

    “你也感觉到那大刀上有着龙的气息,想必来历绝对不凡,而且你体内又有着龙气的存在,配合这柄大刀,可以说是相得益彰吧!威力应该能强过一般的低级灵宝!而且我能够感觉到那柄龙纹刀的不凡之处,或许以后会给你带来难掩的好处也说不定。”

    卓文一听,心中也是释然,他在拿到那柄大刀的刹那也能感觉到体内龙气的沸腾,或许真的如同小黑所说,这柄大刀在自己手中,能够发挥出不一样的威力。

    轰隆!

    一块足有数十丈巨大的岩石忽然从天而降,带着空气摩擦带出的零星火芒,猛地轰入街道中央,无形的波动仿佛涟漪一般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街道上,原本密密麻麻的人群在岩石落下的一霎那,皆是化作的肉酱,无数艳红的血液染满了青石板的地面,随后无数的惊声惨叫蓦然扩散,犹如凄厉的鬼哭狼嚎。

    一瞬间,原本祥和宁静的街道,刹那间变成了修罗地狱,鲜血和惨叫混合成一片,冲天的火光在弥漫的黑烟之中,显得分外刺眼。

    距离岩石所造成的巨大坑洞不远处,一处僻静的巷口,卓文目光呆愣的凝望着已然化作修罗地狱般的街道,一丝丝惊异之色从他的眼底缓缓的攀升。

    “这是怎么回事?”

    嘶!

    卓文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威压顿时凭空降临,威压仿佛万丈大山一般沉重的压在所有人的身上,即使是卓文也是不由得在这股威压之下,猛地单膝跪地。

    砰!

    膝盖之下的青石板顿时变得粉碎,一丝樱红的鲜血从脚下静静的流淌开来。

    这股威压一降临,街道上的惨叫声蓦然戛然而止,抬头望去,卓文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原本还生还的普通人,居然在这股威压下,都是爆裂了开来,仿佛人肉炸弹一般,鲜血和残肢散落一地。

    唯有个别有些修为的武者勉强支撑住,但依然全身崩裂,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暴走二重天!”

    一声嘶吼从喉咙间响起,体表无数的血线顿时爆裂开来,旋即体内顿时充盈了无比强大的力量,而身上那股威压也是在这一刻,被力量所抵消了开来。

    纵身一跃,卓文顿时攀升到距离他最近的一座高楼之上,站在楼顶上,极目远眺,一幕极具震撼性的画面顿时浮现在他的面前。

    只见极远处,两道黑点以一种眼花缭乱的速度,猛地朝着藤甲城之处急速掠来,而且两个黑点所过之处,皆是瞬间化作了虚无,无论是山丘还是林地,统统变成了荒芜。

    随着两个黑点的不断接近,藤甲城之中的威压越来越恐怖,甚至一些普通的房屋居然开始崩裂,一些碎石也是开始往上悬浮,剧烈的威压波动弥漫在整个藤甲城。

    此时,藤甲城内所有的强者皆是攀登到高位处,目光惊骇的凝望着急速掠来的两个小黑点,他们可以感受到这两个小黑点之中所蕴含着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好强大的力量,那两个人也是武者吗?没想到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距离那么远,所产生的威压都能够造成这么大的破坏!”

    卓文目光凝视着天际的黑点,随着黑点的接近,他也是看清了两个小黑点的真面目,居然是两名武者。

    “小子!你要小心点,这两个家伙力量已经超过了皇极境,可能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四尊境的强大境界!这等强者,随意的一击就能将你们藤甲城给灭掉。真是该死,你们这个小地方怎么会出现这种强者呢?”

    小黑的声音蓦然响起,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气急败坏和恐慌。

    “四尊境?”卓文的脸上终于露出浓浓的惊骇之色。

    他知道昭王境之上就是皇极境,而在皇极境之上就是四尊境,要知道四尊境武者在整个青玄皇朝之中都是稀有无比的,即使是青帝对这等强者也都是也不敢有所怠慢的,毕竟四尊境之后就是帝权境,迈过了四尊境这道坎,就能够达到青帝那等程度了。

    在青玄皇朝皇极境能够达到封侯,那么四尊境武者地位更上一层楼,达到太尉这一至高无上的称号和权力,而太尉地位只在青帝之下,可见四尊境武者地位有多么的崇高。

    藤甲城高耸入云的城墙底部,无数城主府强者皆是站在上面,脸色带着恐惧和忧虑的凝望着上空的两大强者,而城主古越天赫然站在此列,而古越天身后则是跟着先前一起的蓝衣老者邢育森。

    虚空中的两位强者的其中一位强者身穿血色铠甲,铠甲表面拥有许多狰狞的尖刺,同时铠甲的表面偶尔会泛起一丝诡异的血光,一股霸道的气势顿时从这位强者身上流露而出。

    另一位强者则是身穿青色铠甲,淡淡的青光遍布铠甲的四周犹如完美的防护罩一般,一股不弱于血色铠甲强者的气势同样从这位强者身上流露而出!

    “这两位无上强者为何会来到我们小小的藤甲城这里呢?”古越天望着不远处遥遥而对的两位四尊境级别的强者,蓦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冷汗。

    “你们两人快点去请仓木大师,恐怕此次必须要请仓木大师布置护城元阵!这两位四尊境强者很可能会在我们藤甲城附近进行对决,以四尊境铠士级别的强大实力足以毁掉我们整个藤甲城!”古越天有些撕心裂肺的朝着身旁的两位手下吩咐道。

    两名手下也是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应了一声就立即跑去藤甲城内的交易会所,邀请仓木大师前来。

    “希望还来得及!”古越天忧心忡忡的望着不远处的两个绝世强者,他很清楚四尊境这种无上强者的实力,人家只需要挥一挥手,就能将整个藤甲城化作废墟。

    在古越天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时候,刚才离去的两名手下终于匆匆赶来,在两名手下身后正是身穿长袍,面色红润的仓木大师。

    此时仓木大师目光也是颇为凝重的望着不远处静静悬浮在虚空中的两大强者,不知为何,这两大强者忽然在距离藤甲城附近的一处小山丘上空停了下来,遥遥相对。

    “马上启动护城元阵,古兄,你需要召集城主府所有的武者前来维持元阵的消耗!”

    仓木大师也颇为果断,右手一挥,双手顿时结出复杂的手印,随后,手臂一甩,在其袖口内射出十几枚晶莹剔透的元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