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缓缓落下,高悬的皓月洒下点点银光,让得漆黑的森林显得有些亮堂,森林深处不时传来渗人的尖锐的啸声,无数猛兽在清凉的夜间也是活络了起来。   .

    缓缓走在密林之间,望着周围越来越稀疏的树木,卓文轻吐了一口气,按照白衣青年所给的地图来看,此时他所在的应该就是湮灭森林内围与外围的交界处。

    此处相对于内围,倒是安全不少,不过卓文也不会因为这点而放松警惕,毕竟外围也是有着一定的危险,他可不会大意。

    “真没想到湮灭森林的内围如此广阔,就算我马不停蹄的赶了一日一夜,竟然也才到达内围与外围的交界处。”

    卓文的面庞依然是少年的模样,不过不再是原来的清秀模样,而是长像普通,脸色惨白的模样,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那日小黑狗擅自将卓文面貌改成猥琐大叔的模样,卓文自然不肯,所以在卓文强制的要求下,小黑也是重新对卓文面庞改动了一下,也就是现在这幅弱不禁风的少年模样。

    抬头望着已经完全黯淡下来的天色,卓文知道夜里已经不适合赶路了,无论是现在他身上因为赶路而产生的疲惫感,还是夜里的危险增加的原因,他都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才行。

    再次拐过一个小树林,卓文脚步顿了顿,目光微凝,只见前方不远处,一团篝火冉冉升起,犹如暗夜中的指明灯。

    “竟然能在这里遇上人?”卓文先是愣了愣,沉吟片刻,抬起脚就朝着篝火处走去。

    走得近了,卓文能够模糊的看见,在篝火旁,坐着三道人影,分别是两男一女,其中一名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背负着一人高的重剑,端坐在篝火面前,显得异常耀眼,另外两名则是白衣青年和红裙少女。

    望着篝火旁的三人,卓文的目光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因为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与他分别没多久的风语三人。

    “是谁?”就在卓文缓缓走近的时候,端坐在篝火面前的风语猛地抽出背后的重剑,目光直视着卓文这边,冷喝道。

    听得他的喝声,坐在另一边的白衣青年和红裙少女也是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目光警惕的望向卓文这边。

    “各位别慌!我只是路人,看见篝火,才靠近过来的。”阴暗的大树中,一名脸色苍白的瘦弱少年,微笑走出,扬了扬空空如也的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

    见卓文这幅弱不禁风的少年模样,三人也都是轻轻吁了一口气,中年男子风语稍稍打量了一下卓文,在确定卓文那瘦小的身板确实对他们没威胁之后,收回重剑,憨厚的脸上露出微笑的说道:“小兄弟怎么单身进入湮灭森林呢?此地可是很危险的。”

    “呵呵!我是一名药师,素闻湮灭森林里面药材丰富,故而才冒险进入采药,只是没想到拖延了这么久时间。”卓文从怀中掏出几株普通药材,笑眯眯的说道。.

    这番说辞,他在见到篝火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

    “哦!”听得卓文解释,再看看其手中的药材,脸上露出释然的神色,旋即对着篝火处指了指,豪爽的笑道:“小兄弟过来坐吧!湮灭森林的夜间比白天要恐怖许多,一个人在外,过于危险,不如与我们同行吧!只是不知道小兄弟目的地是否与我们相同。”

    感激的对着风语一点头,卓文轻轻坐在篝火处靠边位置,微笑道:“在下的目的地就是附近的柳川镇。”

    “我是风语,你可以叫我风语大哥,我也是不知道原来小兄弟也是柳川镇的人啊!我们是流炎佣兵团的,驻地就在柳川镇,小兄弟就与我们同行吧!”风语一挥手,大笑的道。

    “那就多谢风语大哥了!我叫萧瑟,只是一名药师。”卓文呵呵一笑道,对于面前憨厚豪爽的中年男子,他倒是颇有些好感。

    “胆子倒是挺大的,区区一名药师就敢独自一人闯入湮灭森林,今夜若不是遇见我们,或许你已经成为元兽的腹中餐了吧!”一边与白衣青年挨得很近的红裙少女,嗤笑一声,有些不屑的道。

    “小倩!别胡闹。”风语颇为不悦的冷喝一声,旋即有些歉意的对着卓文笑笑,指着红裙少女道:“她是我的侄女小倩,性格有些耿直,小兄弟不要介意啊。”

    “而他是我们佣兵团的团员,冯巩!”风语又是指着白衣青年笑道。

    白衣青年见指到自己,轻轻对着卓文一点头,旋即就不再理会卓文,不过在其目光深处有着一丝轻蔑闪过,显然对于卓文的实力低下有些不屑。

    在柳川镇,药师基本都是普通人,地位颇低,只能治疗普通人的伤势和疾病而已,而武者是从来不屑于成为药师的,毕竟武者强悍的体质是不会染上疾病,即使受伤了,普通药材对于武者的效果几乎微乎其微。

    而柳川镇里面佣兵居多,药师对于武者又没有太大的作用,这也造就了药师地位低下的尴尬位置。

    对于白衣青年冯巩不理不睬的态度,卓文也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

    红裙少女对于卓文脸上一直挂着淡然的微笑,有些不太感冒,在她想来面前的少年明明是普通人,过来依附他们三人的,那么就应该有普通人应有的谦卑,而不是这种满不在乎的淡然表情。

    “既然你是过来依附我们三人的,想要得到我们的庇护,那么你就要担当应该履行的义务,先将我们的帐篷收拾一下,然后将那边的武器都给擦拭一遍。”红裙少女指着卓文,冷笑的说道。

    眉头微皱,卓文能够感觉到面前的红裙少女在故意针对自己,只是让他有些不明白的是,他好像并没有得罪此女,竟然被针对了,这让卓文心中略微有些不爽。

    “抱歉!我并没有义务为你们做那种事情,还有我并不是依附你们,而是单纯的想要与你们同行而已。”卓文脸上的笑容也是收敛了下来,反而面色平静的说道。

    “单纯的与我们同行?你有这个资格吗?你这个土包子,我告诉你,我们三人可都是武者,其中风叔实力达到了阴虚境,而冯巩大哥年纪轻轻就已是涅盘境高手,我们团长还夸过他资质上佳!我虽然不如他们两人,但也有壮腑境的实力。”

    “但是你呢?只不过是一名毫无修为的药师,一个废物而已,若不是风叔善良的话,我们甚至连依附的权力都不会给你,现在你反倒得寸进尺了?”

    红裙少女双手叉着小蛮腰,指着卓文冷笑道,话语之中丝毫不留情面。

    被红裙少女指着面骂,即使是卓文面色也是有些难看起来,锐利的目光之中闪烁出一丝冰冷的光芒。

    就在卓文忍不住动手的时候,坐在一边的风语顿时站了起来,将旁边无缘无故发火的红裙少女拉住,大喝道:“小倩,闹够了没有!相见便是缘,小兄弟是我们的客人,你怎么能够这么失礼呢?帐篷和武器我都会收拾的,你就不要为难小兄弟了。”

    红裙少女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不乐意的神色,不过在风语的直视下,还是妥协的低下头,有些赌气的坐在白衣青年身边,整个人靠在青年的身上,目光之中有着一丝撒娇之意。

    “小兄弟,你也不要介意,小倩她也只是心直口快,其实她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风语无奈的一摊手,旋即歉意的对着卓文说道。

    平息了一下怒火,卓文微微一笑的说道:“没关系!”

    不过经过这场闹剧,卓文也不再想和红裙少女几人一起待在篝火处,而是先一人进入帐篷之中,盘膝而坐,开始慢慢平复心中的情绪。

    刚才若不是风语及时出言的话,以他的脾气,他或许已经出手将红裙少女给斩杀掉了,不过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风语刚才出言的实在太及时了,刚好在他欲要爆发杀人的时候提醒。

    “果然是个废物,这样就承受不了了,我说风叔啊,我们收留这种废物干嘛,一点忙都帮不上,甚至还要拖我们的后腿。”靠在青年身上的红裙少女也注意到离开的卓文,嘿嘿冷笑的道。

    “闭嘴!你还不住口,这位少年并不如表面那般简单,刚才你出言讽刺他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他体内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的杀意,那股杀意比之许多身经百战的佣兵还要浓郁。若不是我及时出言的话,我也不知道那位少年接下来会做什么?”

    风语瞪了红裙少女一眼,冷冷的警告道。

    “风叔!你有些杞人忧天了吧,那名叫做萧瑟的少年,体内根本没有丝毫的元力波动,怎么可能会对我们造成威胁呢?就算他体内有杀意,也只能说明他以前杀过人,但普通人终究只是普通人,即使杀过人也不是一名武者的对手。”冯巩淡淡的说道。

    “对啊!那个又瘦又弱的废物,怎么可能有实力?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我只需要一指头就能够捏死他。”红裙少女有些痴迷的望着面前的白衣青年,连忙附和道,而且语气之中颇有些愤恨。

    “或许吧!”风语目光转向卓文所在的帐篷,一丝疑惑从其面庞上攀升,刚才他确切的感受到卓文身上那股强大到让他有些窒息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