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继天三人皆是没想到,洞穴之内,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居然还有另外一人跟进来。

    望着空空如也的地面,以及那急速逃窜的身影,柳继天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大喝道:“混蛋,居然敢抢我们柳家的东西,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

    说完,柳继天脚掌猛地一踏地,体内无尽的元力犹如汪洋大海一般,倾泻而出,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朝着洞穴入口处直射而去。

    而柳继天的大喝声,也是将依然沉溺于愕然中的柳继文和千殇唤醒,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了森森的杀意。

    他们三人可是代表着整个柳川镇最强的武力,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在他们眼皮底下抢东西,这种被人抢夺的感觉让两人十分不爽!

    “看来柳家和佣兵联盟的威望还不够啊,居然有人胆敢在我们三人手中抢东西,这还是我多年来第一次遇到的!”千殇阴冷的笑道。

    “那么也该展现一下柳家和佣兵联盟的威望的时候了,此人必须死!”

    柳继文声音中充满了杀意,两人微微一点头,同样化作两道黑色闪电,猛地跟随着柳继天,直掠而去。

    洞穴之内,瞬间变得冷清了许多,只留下霸血孤零零的坐在干草堆上。

    “咳咳,那小子身上有着一股很奇特的灵魂波动,反正我也即将逝去,索性我就最后赌一把,或许我能够寻觅到一次重生的机会!”

    再次剧烈的咳嗽一番,霸血脸色变得越加的难堪了起来,只见他右手猛地一拍胸膛,顿时一股浓郁的血光从他的左胸心脏处,冉冉升起,旋即嗖的一声,化作一道血光朝着洞穴外面直掠而去。

    随着血光的掠出,霸血体内的气息逐渐消散,最终霸血的身躯化作了无数的血色光点,消失在了原地。

    幽深的洞穴通道,卓文脚下步伐连动,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不过身后越加接近的破风声告诉他,怒气冲天的柳继天正在一点点的接近他。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们眼皮底下抢东西!”

    一声爆喝蓦然从卓文身后不远处传来,旋即一股极其凌厉的掌风,猛地从身后直掠而来,那等撕裂空气的刺耳声音,即使是卓文听了也是有些头皮发麻。

    “小子!这一掌你根本无法躲避,此次只能硬抗了!没想到这柳家家主的实力,居然如此深厚,看这威势,修为应该是达到了阳实三重境了!”站在卓文肩膀上的小黑,小眼睛中满是凝重之色。

    卓文也能感觉到身后越加凌厉的掌风,猛地一咬牙,全身上下瞬间覆盖着冰蓝色的铠甲,而铠甲背后的九柄蓝剑瞬间出鞘,在其身体周围化作剑之壁垒。

    与此同时,卓文猛地一转身,体内无数的血线猛地爆发开来,一道巨大的猿猴虚影蓦然在其身后浮现。

    “暴走二重天!”

    低沉的嘶吼声缓缓的从其喉咙间响起,旋即卓文右拳猛地轰出,强大的元力猛地交织而出,而猿猴虚影硕大的拳头也是跟随着卓文,猛地轰出。

    “哦?阴虚一重境的小鬼?”

    此时卓文猛地一转身,柳继天也是看清身前人影的真面目,只是让得他诧异的是,呈现在他面前的居然是一名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而且从少年体内散发出来的气息,居然仅仅只是阴虚一重境。

    想到从自己手中抢夺东西的,竟然仅仅只是一名阴虚一重境的武者,而且最后还被其得手了,柳继天心中的怒火也就更盛了!

    “小鬼!你真的很有种啊,凭借着这么一点实力就敢抢夺我们柳家的东西,今日我就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什么东西能抢,什么东西不能抢!不过这个教训的代价,却是你的生命。. ”

    柳继天面庞上,浮现出一丝狰狞之色,无尽的杀意伴随着澎湃的元力,猛地从其体内暴涌而出,最终在其身前化作了一张巨大的元力手掌。

    碰!

    手掌猛地撞击在猿猴虚影之上,在卓文惊骇的目光之中,猿猴虚影仿若纸糊一般,瞬间被手掌捏爆,碎成无数的血色碎块。

    接着巨大的元力手掌,摧枯拉朽的将卓文瘦削的身影猛地笼罩进去,只听一声剧烈的响声凭空炸起,元力手掌最终狠狠的击打在了卓文铠甲外的剑之壁垒之中。

    只见剑之壁垒,瞬间化作巨大的蓝色旋风,狠狠的将元力手掌笼罩进去,一团耀眼的光芒暴起,九柄蓝剑所化的蓝色旋风竟然在元力手掌的重击下,寸寸崩裂了开来,而九柄锋锐的蓝剑气息也是变得萎靡了下来。

    噗!

    一口鲜血顿时从卓文的口中吐出,卓文整个身体都是由于重击而猛地抛飞而去。

    不过虽说蓝色旋风被破,但在蓝色旋风的寒气侵蚀下,柳继天所化的元力手掌,也是瞬间崩溃,化作片片的光点。

    一抹惊愕之色,蓦然从柳继天的目光之中缓缓的攀升,原本他脸上的不以为意的神色,也是顷刻之间溃散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丝怪异和慎重的神色。

    他的修为达到了阳实三重境,但眼前的少年渐渐只是阴虚一重境,两人的境界几乎相差了一个大境界,原本在柳继天看来,方才的那番碰撞应该是他的元力手掌,摧古拉朽的将少年的抵挡破开,并且将其一招击杀才对。

    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出乎意料,少年非但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那般,瞬间被击杀,反而只是受伤而已,更重要的是他的攻势居然也被少年所破开。

    与此同时,洞穴中,紧随其后的柳继文和千殇,也纷纷来到了柳继天的身边,望着柳继天所凝聚的元力手掌,居然被一名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给破开,两人的表情也变得十分丰富了起来。

    “这小子好诡异!明明修为只有阴虚一重境而已,居然能够破开阳实三重境武者的攻势,这等远超阴虚境的实力,实在太古怪了!”

    柳继文和千殇两人望着眼前的少年,目光之中也是浮现出了一丝凝重,他们很清楚刚才柳继天所释放的元力手掌的威力,那等威力即使是他们应付起来,也是有些麻烦,但眼前这少年居然彻底的挡了下来,这不得不让两人惊骇莫名。

    “二弟,千殇,你们两个来的正好,现在我们一起出手,将这小子解决掉再说!”柳继天也是瞧见了赶来的柳继文和千殇,面色阴沉的说道。

    望着柳继天身后的柳继文和千殇,卓文的面色一变,刚才他应付柳继天都有些艰难了,现在一下子又是多了两名阳实境武者,即使是他也是不可能是眼前三人的对手。

    “动手!马上将这小子就地击杀,以免多生事端!”

    柳继天目光充斥着森寒杀意,手掌猛地一挥,双手结出繁复的手印,随后一枚光印从其掌心飞掠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了一座巨大的山岳。

    “撼山印!”

    身后的柳继文和千殇,皆是震撼的凝望着半空中的巨大山岳,他们没想到为了对付一名阴虚一重境的小子,柳继天居然会使出这一招。

    不过两人也知道眼前的少年有些古怪,当下也不敢怠慢,两人也皆是拿出了自己的拿手铠技,猛地对着眼前的少年施展过去。

    “寂灭元手!”

    “裂地印!”

    两道低吼也是从两人喉咙间发出,旋即一张数十丈的巨大手掌,仿若撕裂虚空一般猛地从半空中伸出,对着不远处的少年狠狠的镇压而去。

    随着巨大手掌的出现,一道光印射入地面,地面瞬间寸寸崩裂开来,一股强大的力量狠狠的将地面撕开,旋即无数的尖锐土刺从地面裂缝中,爆射而出。

    凝望着眼前三道,几乎有着毁天灭地般的攻势,卓文脸上的神色阴沉到了极点,这三道攻势中的每一道让他应付,都是极其的艰难,若是三道合在一起的话,即使是他也根本无法抵挡得住。

    “看来只能拼一把了!”

    卓文一拍储物袋,从里面唰的抽出巨大的龙纹刀,接着体内无尽的五爪金龙的龙气猛地汹涌而入。

    他知道龙纹刀之中有着龙压的存在,在几次的使用过程中,他也是发现,其中的龙压的威力是由输入龙气的量所决定的。

    他一直都没试过,若是将龙纹刀内的龙压催发到极限的话,那最终所形成的龙压威力,即使是他也是有些难以想象。

    此次他也算是孤注一掷了,现在他的身上的涅盘魔炎和小黑的本源之力这两大底牌皆是无法动用,前者陷入了沉睡之中,而后者则是本源之力还没恢复过来,所以此时卓文只能依靠手中的这把神秘的龙纹刀了。

    呲!

    无数的金黄色龙气,犹如汇入大海的江河一般,源源不断的灌入龙纹刀之中,随着龙气的不断灌入,龙纹刀的表面逐渐散发出炽烈的金色光芒,而且光芒越来越炽烈,最终变得仿若太阳一般耀眼。

    当这股光芒攀升到最顶点的时候,一股仿佛来自远古的龙啸之声,刹那冲天而起,与此同时,一道巨大无比的金色巨龙猛地从龙纹刀中窜了出来。

    “这是……龙魂?龙纹刀之中居然会有残留的龙魂?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望着冲天而起的金色巨龙,小黑顿时惊骇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