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犹如山岳一般的金色巨龙,一弓龙身,数百丈的龙身冲天而起,巨大的龙爪猛地对着直掠而来的三道强大的攻势,狠狠的抓去。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骤然响彻云霄,在整个洞穴之中回声不断,而整个通道也是因为这股剧烈的撞击,而不断的左右晃荡,无数的碎石从通道顶端,犹如雨点一般,狂乱的倾斜而下。

    噗!

    卓文感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顿时吐了出来,上身的衣服也是在强大的力量之下,纷纷碎裂了开来,裸露出有些精壮的身体。

    “走!龙纹刀内的龙魂只是残缺的,威力十分有限,恐怕根本就抵挡不了多久!”小黑不知何时,站在卓文的肩膀上,猛地大喝道。

    卓文也是知道现在情势危急,强行忍住体内的伤势,他猛地将身前的龙纹刀一抽,脚掌猛地一踏地,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朝着洞穴之外飞掠而去。

    砰!

    卓文前脚刚走,通道内的巨大金色龙魂,也是在柳继天三人强大的攻势之下,寸寸崩裂了开来,露出柳继天三人的身影,三人的身影略微狼狈,不过看上去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势。

    “该死!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连我们三人联手,居然还留不下他,这怎么可能呢?”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千殇,脸上终于露出惊骇的神色,他实在无法想象,一名区区阴虚境武者,居然可以挡住他们三大阳实境的联手,并且顺利逃脱。

    柳继天和柳继文两人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只见柳继天冷哼的道:“我们继续追,此子绝对不能留。此子如此年纪就有着这般的战力,那么若是让其在发展几年的话,或许我们柳家和你们佣兵联盟联手,都不一定是对手了!”

    “大哥说的很对!此次我们出手,已经彻底得罪了那小子,我可以看出那小子绝不是那种息事宁人的人,若是让其真的逃脱了的话,以后绝对会再次回来报复我们的。”柳继文附和得道。

    说完,柳继天和柳继文毫不犹豫的化作两道黑色闪电,猛地朝着洞穴之外直射而去,现在他们还有机会,毕竟洞穴外还有着数量不菲的柳家人马,他们相信有着这些人马的牵制,他们足以追上卓文。

    千殇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之色,最终还是双腿一弹,跟了上去。

    洞口近在咫尺,耀眼的光芒也是从洞口外,渗透进来,嗖的一声,卓文整个人瞬间冲出了洞口,来到了洞穴外的空地之上。

    “所有人都给我听清楚,统统给我拦住出现在洞口的少年,若是有谁最终将其拖住的话,奖励二品灵药一株,十万元币!”

    当卓文出现在洞口的刹那,柳继天雄浑的声音蓦然滚滚而来,而空地上近百的武者,原本在看见洞口忽然出现一名少年,感到有些诧异,不过柳继天忽然的传话,顿时让得这群武者双目赤红了起来。

    一道道的目光刹那间汇聚在洞口中的卓文身上,从这些目光之中,皆是泛发着贪婪的光芒。

    “哈哈!二品灵药一株和十万元币,柳家主此次还真的是大方!”

    “柳家主还真的舍得,以这般高的报酬,仅仅只是拖住这么一个小鬼!”

    “大家一起上,将这小鬼彻底拿下!”

    肆无忌惮的言论蓦然从空地上响起,旋即空地上近百的武者,仿若猛虎一般提着武器就朝着卓文飞扑而去,脸上皆是嚣张的笑容和轻蔑的不屑,在他们看来,眼前的卓文只不过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修为绝对不会多高,他们拿下绝对是轻而易举。

    “卓文!冲过去,此地不可久留,若是被后面那三人追上来的话,你想要逃跑的话,恐怕很难了!”小黑脸色肃穆的说道,它知道此刻已经到达了危难时刻,一旦被柳继天三人追上的话,卓文再想脱身就真的有些困难吧。

    “我知道!”

    微抬头,卓文冷漠的面庞上,蓦然流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与此同时,一股股冰蓝色的寒气骤然将他整个身体都是包裹了进去,最终一副冰蓝色的铠甲将其全身上下覆盖,背后九柄蓝剑猛地出鞘,在其身体周围纷飞旋转。

    “挡我者,死!”

    一声大吼,卓文猛地一踏地,森寒的冷气将其身体周围地面一丈处,凝结成了森冷的冰面,而卓文仿若离弦之箭,毫不畏惧的朝着前方近百道武者,迎了上去。

    “小子!实力不怎么样?口气倒是不小,待会儿将你擒下之后,你还能够如此嚣张吗?”

    身处在最前面的武者,脸上露出冷笑,望向直冲而来的卓文的目光,仿若在看一名死人一般。

    不过这名武者话刚说出口,蓦然感到脖颈处一丝阴寒,旋即他骇然的发现,一柄弥漫着冰蓝色寒气的长剑,不知何时,居然从他的脖颈处,一划而过,而他则是双眼一瞪,旋即整个人刹那化作了一具僵硬的冰雕。

    与这名武者待遇差不多的还有另外八名,身处于最靠前的武者,他们的下场也皆是化作了冷冰冰的冰雕。

    嘶!

    望着冲在最前面的九名武者,瞬间就化作九具冷冰冰的冰雕,剩下的武者刹那呆愣了住,一声声连续的倒吸声此起彼伏。

    冲在最前面的九名武者,乃是他们这群人中,实力最强的九名,修为皆是达到了阴虚五重境以上,但这样的修为,居然在眨眼间就被杀死,这种诡异而恐怖的手段,顿时让得剩下的武者看的心中发寒。

    不过现场的寂静只是持续了片刻,一道声音蓦然打破的寂静:“大家不要害怕,我们人数如此多,而他仅仅只有一人,我们根本就不用怕!只要将其拖到柳家主等人出来,我们都会获得相应的奖励的。”

    此话一出,现场再次喧闹了起来,原本众人目光的畏惧之色,刹那被一抹贪婪所代替。

    “对!他只有一人,我就不信,我们一起上,他一个人难道还能瞬间将我们全部杀掉。”

    “杀了他!没有风险就没有回报!”

    嗖嗖嗖!

    原本停留在原地的剩余武者,神情个个变得亢奋异常,旋即皆是目光炽热的化作无数道黑影,将卓文笼罩在了包围圈中,显然他们想要利用人海战术,将卓文彻底的围杀掉。

    “真的以为人多,就能够拦得住我吗?”

    一道淡漠而清越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卓文静静凝视着上空,无数道再次朝自己掠来的武者身影,目光之中露出一丝无情之色。

    “剑之壁垒!”

    右手一挥,九柄蓝剑瞬间在其身体周围,急速的旋转纷飞了起来,瞬间在其身体周围三丈之内,化作了一道蓝色的旋风。

    碰!

    上空中,无数道武者撞在蓝色旋风之上,瞬间就被旋风之中所蕴含的寒气,冻成了冰蓝色的冰雕,而冰雕在旋风的撕扯之下,刹那化作了无数冰屑,无数冰屑从空中降落,仿若下雪天一般,只是这降下的雪却是血红色的。

    蓝色旋风瞬间解决了几乎大半的武者,剩下的武者皆是呆愣的凝望着,原地忽然降落的血色大雪,他们知道这些都是活生生的武者的血肉。

    蹬蹬蹬!

    一道瘦削而挺拔的身影,缓缓的从血色大雪中步出,轻盈的脚步声此刻在剩下的武者心中,仿若催命符了一般,让得他们胆战心惊。

    他们实在无法想象,面前的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怎么可能有着这么恐怖的力量,现场中几乎近百的阴虚境武者,居然紧紧只是几个呼吸间,就被屠杀殆尽,最终只剩下十多名存活。

    轰!

    卓文猛地将扛在肩上的龙纹刀一驻地,强大的力量将地面都是崩裂了开来,淡漠的声音缓缓的从原地传开。

    “你们……还要挡我的路吗?”

    剩下的十几名武者,神色中混杂着复杂和敬畏的凝望着面前的少年,皆是一低头,在中间分开了一条大路出来。

    “小子!你给我死来。”一声大吼蓦然从洞穴之中呼啸而出,旋即卓文能够感觉到身后凌厉的掌风,猛地轰向他的后心之处。

    面色一变,卓文双手倒握龙纹刀,身体猛地旋转半圈,整个人带着龙纹刀,朝着后面,狠狠的横扫而去,强大的元力伴随着劲风,在原地都是席卷出强大的旋风。

    身后一张足有数十丈的元力手掌,仿若山岳一般,狠狠的在卓文的头顶上方笼罩进去。

    轰隆!

    龙纹刀狠狠的与元力手掌撞在一起,一团犹如烈日一般的光芒爆开,旋即空地方圆十里内的地面,迅速弥漫出犹如蛛网一般的裂痕,而当光芒最终爆开的刹那,一半的空地几乎凹陷了下来,直接形成了一个巨坑。

    周围一些实力较差的武者,在这般剧烈碰撞的余波下,也是不由得闷哼后退十几步,口中不由得吐出一口鲜血。

    一道闷哼声响起,旋即一道身影嗖的一声化作一道黑影,朝着湮灭森林深处直掠而去。

    “柳继天,柳家还有佣兵联盟,今日之仇,我卓文记住了,若是此次未死,你们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这道身影消失在湮灭森林的刹那,一道满含恨意的声音也是在空地上不断回荡开来。

    “报复!我想你是没有机会而了,今日我就会将你斩杀掉。”

    柳继天不甘示弱,也是身形一闪,紧随着卓文朝着湮灭森林直掠而去,而在柳继天之后,柳继文和千殇也都是紧紧跟随着。

    望着追逐卓文的柳继天三人,空地上剩余的十几名武者,瞬间陷入了惊骇之中,而他们再次望着空地上巨大的坑洞时,脸上的惊骇,刹那,化作了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