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好不要反抗,不然等下你变成白痴,可就后悔莫及了!”怪异的冷笑声,蓦然从上空传来。

    微抬头,卓文惊骇的发现,一抹犹如胶水般的血云飘然而来,在血云的中心部分,一张狰狞的血脸浮现,一双布满血色,没有瞳孔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下方的卓文。

    “该死!霸血,你到底想要干嘛?”凝望着越加接近的血云,卓文目光中的凝重也是越加的浓郁了起来。

    “想干嘛?当然是给你一个成为强者的机会,只要你接受我的所有的意识,我能在短时间内让你晋级到四尊境,只要你的实力达到四尊境,无论是柳川镇,还是藤甲城,甚至整个幕秦郡,你都是至高无上的王者。”

    “到那时候,就算你想要当幕秦郡的郡侯,成为主宰整个幕秦郡所有军队和城池的王者,那也只是你的一句话而已!只要你接受我的意识,那么一切的荣华富贵,你都唾手可得!”

    一道沙哑的声音缓缓的从血云中传来,声音之中充满了浓浓的诱惑之意。

    “接受你的意识?你的意思是想要借此磨灭我的灵魂,从而让你取而代之吧!你的目的就是想要夺舍我,却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当真令人作呕!”缓缓的后退,卓文冷笑的道。

    “嘿嘿!你小子倒也谨慎,不过即使这样,那又如何?你依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虽然现在我只是灵魂状态,但身为四尊境强者的我,灵魂力量远超过你,以你现在那弱小的灵魂,可能是我的对手吗?”

    一道猖狂的笑容,蓦然从血云中肆意的响起,旋即一只数丈大小的血爪猛地从血云中探出,冷不丁的对着下方的卓文直射而去。

    目光微凝,卓文脚掌猛地一踏地,整个人犹如燕儿一般朝后飞退而去,与此同时,体内元力猛地灌入他的双拳之中,强大的元力波动,刹那,在整个空间爆发!

    “混元龙吟拳:十龙升天!”

    无尽的龙吟声,在整个空间犹如波浪一般,朝着四周扩散开去,旋即仿若烈日一般的光芒,将卓文整个人都是映照的有些亮堂,接着一条条足有数百丈的金色巨龙,一个接一个从其躯体中,猛地窜出。

    十龙升天,肆意徘徊,相互缠绕,最终形成了龙形的光圈,一丝丝犹如毁天灭地般的波动从龙形光圈中散发出来,其中逸散而出的能量波动,甚至连整个黑暗空间,都是有些许的晃动。

    “哦?你这铠技威力不错啊,竟然能够造成如此震撼的威力,看来等级应该达到天级铠技的程度吧!不过,仅仅这种程度的话,根本就挡不住我!”

    血云中的声音传来些许的诧异,但很快就被不屑所代替,接着飞扑而下的血爪犹如充气一般,瞬间增大了无数倍,化作了数百丈的血色麟爪。

    轰隆!

    巨大的龙形光圈最终与庞大的血色麟爪,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强大的能量波动甚至让整个空间静止一般,当这种寂静达到了顶点之后,一道犹如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在整个空间都是响彻云霄。

    “小子,你的灵魂实在太弱了,即使有着天级铠技,也根本无用武之地!你可以安心的去了,你的身体我会帮你接手的,当然,为了报答你的这份恩情!我会以你的名义继续活在这世上,连你的家族,我也会代替你守护的,哈哈!”

    血云中,肆意的猖狂笑声再次响起,旋即天际巨大的血色麟爪,猛地血光一亮,接着一股更加庞大的力量从血色麟爪中传来,直接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姿态,将龙形光圈猛地轰碎。

    噗嗤!

    一口鲜血,蓦然从卓文的嘴中吐出,接着他的身形犹如凋零的落叶一般,猛地朝着后方倒飞而去,而他的气息也是瞬间萎靡了下来。

    “小子!安心的去吧!”

    轰隆!

    庞大的血色麟爪,在摧枯拉朽的碾碎龙形光圈之后,余势不减,竟然猛地朝着卓文倒飞的身影,直掠而去,其所过之处,腥风阵阵,血光乍现。

    “该死!好不容易才摆脱柳家的追杀,现在居然会遇上这种麻烦事,难道我卓文命该绝吗?”眼见上空的血色麟爪即将接近,卓文的双目充斥着不甘之色,猛地仰天嘶吼一声。

    砰!

    最终,血色麟爪,狠狠的将卓文渺小的身形,完全的覆盖在了下方。

    上空的血云,骤然蠕动,最后化作了一名面庞刚毅的中年男子,而这名男子正是暗算卓文的霸血。

    “嘿嘿!看来结束了,此次我还真的是赌对了,不过此次进行夺舍之后,我也将会陷入一段的虚弱期。只要度过此次的虚弱期,我的实力就会渐渐的恢复,那么这所谓的天煞冥眼,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桩。”

    望着远处犹如小山一般的血色麟爪,霸血目光闪烁,其实此次的夺舍,在洞穴中察觉到卓文的存在时,就已经暗自谋划了起来。

    他所等待的契机,就是卓文被追杀到最为虚弱的时候,只有那个时候他才有可能趁虚而入,而这样的机会,他也确实是等到了。

    “青木,你给我等着,等此次实力彻底恢复了之后,我就会设法掌握冰炎圣符,等我彻底掌握冰炎圣符之后,我就会将你的青龙分殿闹得天翻地覆,以报我肉身被毁之仇。”

    说到这里,霸血再次将目光投向远处的血色麟爪,所在的方位,刚想说话的时候,却是忽然戛然而止,其目光之中渐渐攀升出一丝惊骇之色。

    只见远处的血色麟爪,竟然诡异的寸寸崩裂了开来,无尽的血光在这一刻,犹如潮水一般的褪去。

    蹬蹬蹬!

    与此同时,一道清脆的脚步声,缓缓的在整个黑暗空间内响起。

    隐约间,那模糊的血芒中,一道瘦削而挺拔的身影,缓缓的从无尽的血芒中走出,当踏出最后一步时,一张有些清秀的少年面庞,彻底的呈现在霸血的身前。

    望着蓦然浮现的少年身影,霸血瞳孔猛缩化作针孔般,目光中的惊愕,刹那,化作了呆滞,他实在无法想象,刚才他的全力一击,居然根本没将眼前的少年给抹去。

    “怎么可能?你一个区区的阴虚境的武者,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我刚才的一击,那一击即使是昭王境武者,都是难以抗衡的才对。”霸血脸上一副见鬼了的表情,有些不可置信的自语道。

    “如果刚才的攻击,并不是灵魂状态的话,或许我根本就无法抵抗!但偏偏,你的肉身已经毁去,只剩下灵魂状态,这种状态我根本就无所畏惧!”

    一抹带着讥讽的冷笑,从少年的脸上缓缓的浮现,旋即一尊一人高的三足玉鼎,缓缓从少年的身后浮现而出,一股让人有些凛冽的气息蓦然从玉鼎中猛地爆发开来。

    此鼎正是一直隐藏在卓文识海中的至尊龙鼎,至尊龙鼎并无实体的攻击手段,但是对于灵魂状态的东西,有着难以想象的抑制之力,这从此鼎当初可以吸收武者灵魂和铠魂就可见一斑,所以此鼎对于灵魂体乃是绝对的克星。

    “你这玉鼎到底是什么东西?”霸血目光一凝,声音中有着一丝动容,他能够感受到卓文身后的玉鼎内,所散发出让他整个灵魂都是战栗的气息。

    “一个能够克制你的东西,刚才你打的很爽吗?现在换我来了。”

    一抹森冷寒光,自卓文目光中闪烁而出,旋即他右手一拖,遥遥对着霸血一指,其身后的至尊龙鼎,顿时化作光芒朝着霸血直掠而去。

    “即使你这玉鼎有着克制灵魂的作用又如何?你我的差距实在太大,我不信,你单靠这玉鼎就能够是我的对手。”

    霸血冷冷一笑,目光中虽说有着凝重,不过更多的是不屑和轻蔑,只见他右手轻轻一挥,旋即无尽的血光猛地在其身前凝聚。

    “血煞崩裂爪!”

    一道嘶哑的低吼声从其喉咙中发出,旋即其身前的浓郁血光,再次化作了一道犹如小山一般的血爪。

    血爪再次摧枯拉朽的朝着玉鼎直掠而去,不过让得霸血惊骇的是,巨大的血爪猛地击打在玉鼎之上,竟然闪发出金铁交鸣的奇异声音,但玉鼎竟然岿然不动。

    嗷呜!

    当虚空之中,血爪与玉鼎相互僵持的时候,玉鼎之中竟然诡异的嗡鸣一声,旋即无数道惊天的龙吟声,蓦然从天际炸响,而虚空之上,一幕让得霸血目瞪口呆的情景发生了。

    只见,玉鼎顶盖猛地一掀,于是无数道重重叠叠的虚影,蓦然在玉鼎之上浮现,一眼望去,这些虚影竟然都是上古真龙的虚影。

    这些真龙虚影最小的,身躯也有数百丈高大,而最大的,竟然达到了数万丈的程度,犹如万丈山岳一般,横亘在虚空之上,而卓文与霸血两人在这只巨龙面前犹如蝼蚁一般渺小。

    “这玉鼎是怎么回事?里面居然有着这么多的上古真龙的气息,这怎么可能?”

    霸血脸上满是呆滞的神色,嘴唇蠕动一番,所说出来的话语,竟然有着一丝哆嗦的意味。

    他知道现在他所面对的不再是卓文一人,而是无数上古真龙的虚影的力量,虽然这些上古真龙虚影的力量是残缺的,不过如此数量众多的上古真龙虚影,即使是他,也犹如蝼蚁一般渺小。

    咔擦!

    当霸血处于惊骇中的时候,虚空中的无数上古真龙虚影,猛地轰击在血色麟爪之上,在这等冲击之下,犹如小山一般的血爪,在霸血猛缩的瞳孔之下,寸寸崩裂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