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解决那名柳家领头人,卓文并没有就此罢手,步伐连动,整个人犹如鬼魅一般,闪掠到那已经变得呆滞的剩余柳家人马。   .

    凄厉的惨叫声,在整个空地此起彼伏,响亮无比,只是眨眼间空地上的柳家人马,皆是被眼前忽然出现的少年屠戮殆尽。

    凝望了四周有些胆战心惊的武者,少年目光闪烁一番,旋即纵身一跃,化作了一道虚影,朝着密林深处直掠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此子到底是谁?年纪轻轻居然有着如此恐怖的修为,就连半步阳实境的武者,都是瞬间秒杀,而且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小子竟然是从天煞冥眼中出来的?”

    望着逐渐远去的少年背影,空地上的武者皆是吁了一口气,旋即也是引起了一阵的哗然,不少武者皆是好奇,刚才那少年到底是何人?能够秒杀半步阳实境的人绝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

    “我想起来了,此子应该就是近几日来,在柳川镇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位传奇少年卓文,我认得此子的大刀,曾经他依靠这柄大刀,在洞穴中脱离了柳继天三大高手的围攻。”

    忽然一道恍然大悟的声音,蓦然在整个空地上响起,旋即空地上刹那变得有些寂静了下来。

    寂静的气氛只是持续了一会儿,一阵更加热烈的喧哗声,在整个空地上响起。

    “他就是那个硬抗柳继天、柳继文和千殇三大高手的围攻,并且最终夺得奇宝的那个卓文?”

    “天哪!这家伙也太变态了吧,两个月前他不是被逼的跳入天煞冥眼中了吗?现在居然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从里面再次出来?这到底需要怎样的实力才行啊?”

    “看来此次柳家和佣兵联盟真的惹到了不该惹的对手了,我可以感觉到,现在的卓文实力变得有些恐怖,这次柳家和佣兵联盟真的要倒霉了!”

    空地上,所有的武者皆是目光复杂的投向密林深处,他们知道少年所去的地方必然是柳川镇,而目标应该是柳家和佣兵联盟……

    柳家大厅中,柳继文身形端正的坐在首位,目光微眯,显得有些悠闲自得。

    “报告二爷,我们已经将流炎佣兵团的余孽都是抓到了,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些余孽?”一道黑影猛地窜入大厅,单膝跪地,恭敬的对着柳继文说道。

    “哦?花费了两个月才抓到,看来这流炎佣兵团余孽倒是挺会躲的,将他们都带上来吧!我要亲自审问这些人,毕竟我三弟可是因为这些家伙而残废的。”柳继文嘴角流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淡漠的道。

    “是!”

    黑衣人恭敬的一垂头,旋即轻轻退出大厅,不一会儿就是领着数人进入大厅之中,这些人身上皆是带着沉重的枷锁,走路的过程中,还不时的发出咣当咣当刺耳的声音。

    这群人不是别人,正是韩雪等人,里面除了韩雪和韩雨两姐妹以外,就连憨厚的风语大叔、红裙少女以及白衣青年冯巩也在内。

    “柳继文,你凭什么抓我们流炎佣兵团?”大厅中,韩雪美眸含煞,娇喝的道。

    “凭什么?要不是你们的原因,我三弟又怎么会被废掉呢?现在还没杀掉你们,我已经够仁慈了,你居然还想问我为什么?”

    柳继文嘿嘿冷笑,右手猛地一挥,一股澎湃的元力顿时倾泻而出,俏脸上满是倔强之色的韩雪,在这股元力之下,面色顿时发白,双膝一弯,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大厅之中。

    “既然你已经是阶下囚了,那么就应该有阶下囚的样子,若是把我惹急了,我可不介意先来一番杀鸡儆猴。”

    韩雪面色一滞,双眼蓦然泛红了起来,但终究没有在说什么,他知道柳继文说到做到,若她还敢像方才那般的话,恐怕她真的要被柳继文当做杀鸡儆猴的牺牲品了。

    而柳继文的这番话,也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不仅是韩雪,连带着其他人也是不敢有丝毫的言语。

    “都怪那卓文,死了还要连累我们,要不是他将柳家三当家给废掉的话,我们流炎佣兵团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一直跟在最后面的白衣青年冯巩,忽然低声埋怨道。

    “若不是那日卓文大哥的出手相救的话,恐怕我们流炎佣兵团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你倒好,居然开始埋怨起卓文大哥了,冯巩,枉我以前以为你是真男人,但却是没想到那都是你的伪装,你骨子里根本就是个小人。”

    红裙少女有些厌恶的瞥了一眼身后的白衣青年,语气淡漠的说道。

    白衣青年一听少女的讥讽话语,顿时变得面红耳赤,想出口辩解,却是发现无言以对,最终只有冷哼一声,陷入了沉默之中。

    柳继文目光颇为诡异的审视着大厅中的众人,正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一阵的骚动。

    “怎么回事?怎么外面闹哄哄的?”柳继文眉头微皱,语气不悦的说道。

    砰!

    一道沉闷的声音传来,旋即一道黑影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猛地朝着大厅首位的柳继文直射而去。

    柳继文瞳孔猛缩,右手猛地一挥,强大的元力蓦然化作一张元力手掌,狠狠的击打在掠来的黑影之上。

    只听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而柳继文也是终于看清了朝自己直射而来的黑影的真面目,竟是一名武者,更确切的说就是刚才向他通报消息的那名黑衣人。

    此时黑衣人双眼瞪得滚圆,直勾勾的盯着柳继文,鲜血混着内脏碎块,从其口中吐出,最终他艰难的吐出了一句话之后,便是两眼一闭,彻底失去了气息。

    “那个卓文……已经回来了,他……并没有死!”

    当柳继文听见黑衣人最后的话语的时候,瞳孔再次一缩,平静的目光中顿时被惊骇所取代。

    “卓文?怎么可能?那个小子已经进入了天煞冥眼那等绝地,要知道那等绝地就算是阳实境武者进入,那也是必死无疑,更不用说那小子仅仅只是阴虚境而已。”柳继文目光顿时变得有些惊疑不定,他能够看出黑衣人话语很可能是确切的,只是他并不愿相信而已。

    天煞冥眼可是湮灭森林中,有名的绝地,以卓文那等微弱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活着从里面走出来呢?

    蹬蹬蹬!

    沉稳而有规律的脚步声,渐渐的在整个大厅中响起,旋即一道有些瘦削但十分挺拔的身影,逐渐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而清晰的脚步声,也是引起了大厅中所有人的注意,随着声源处,戴着枷锁的韩雪五人以及坐在首位上的柳继文,也是不由自主的将全部目光投向大门处。

    啪嗒!

    终于,当这道身影的脚步踏入大厅的那一刻,大厅的气氛仿佛瞬间就变得有些凝固了起来。

    无论是韩雪或是韩雨,或者是其他三人,甚至坐在主位上高高在上的柳继文,皆是目光呆滞的望着刚刚出现在大厅中的挺拔身影。

    柳继文使劲了揉了揉双眼,直到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之后,其目光中的呆滞才稍微有些松动,只不过在呆滞之中,呈现更多的却是不可思议和惊骇之极。

    因为出现在大厅中的,居然正是那两个月前,被他们柳家和佣兵联盟逼入天煞冥眼中的那名倔强少年卓文。

    “卓文?他没有死!”韩雪也是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凝望着出现在大厅中的少年,她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起来。

    而韩雨、风语以及红裙少女三人,则皆是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嘴角也是露出欣慰的笑容,唯有那白衣青年,面色却是变得有些阴沉了下来。

    “柳继文,今日你们柳家的命,我卓文一个人全包下了!”少年静静的伫立在大厅中央,不算壮硕的躯体中,隐隐散发出一股犹如野兽般的强大气息。

    “真的没想到你这杂种居然没死?想来你能从天煞冥眼中走出来,应该是依靠那位强者乾坤袋中的某件宝物吧!嘿嘿,那等宝物在你身上根本就是浪费,只有交给我们柳家,才能物尽其用。”

    柳继文脸上的呆滞静静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狰狞的笑容,以及目光中蕴含着一丝贪婪。

    他能够感受到卓文现在体内的气息达到了阴虚八重境的程度,他记得两个月前,卓文的修为也才阴虚一重境左右,这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修为竟然能够如此的突飞猛进,那么其中的功劳必然是那位强者所留的乾坤袋的功劳。

    而且卓文能够从天煞冥眼中逃出来,那么乾坤袋中一定有着一件可以不惧天煞冥眼中的寒气流的宝物。

    想到乾坤袋中有着种种难掩的好处,柳继文目光中的贪婪之色越加的浓郁了起来。

    “小子!即使依靠着乾坤袋中的种种好处,让得你修为突飞猛进,但现在你的修为也仅仅只是阴虚八重境而已,而我已是阳实一重境,现在的你,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以卵击石一般。若是不想多受皮肉之苦的话,还是乖乖交出那乾坤袋吧!”

    柳继文猛地一踏步,其体内犹如海洋般浩瀚的元力猛地倾泻而出,而脸上的狰狞之色也是越加的浓郁了起来。

    “若是你要的话,那就主动来取吧!”猛地将肩膀上的龙纹刀一驻地,卓文一挑眉,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