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光一闪而过,轻微的破风声几乎微不可觉,若是不仔细听得话,根本就听不到丝毫的声响。   .

    就在寒光即将接近卓文的时候,卓文腰身一扭,最终以一种颇为诡异的角度,躲过了寒光的攻击。

    铿!

    一枚巴掌大的首,蓦然钉入卓文身后的墙壁上。

    凝望着墙壁上的首,卓文停下了脚步,目光虚眯了起来,淡淡的道:“是谁在装神弄鬼?难道还不敢现身吗?”

    “哈哈!卓文,看来两个月不见,你的修为倒是增长的挺迅速的吗?现在居然已经达到了阴虚八重境!”

    一道颇为阴冷的笑声,蓦然从院子外面传来,旋即一道道犹如蝗虫一般的密密麻麻的人影,蓦然出现在周围,将整个柳家大院都是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这般密密麻麻的人影最前面,一道修长而壮硕的中年男子,缓缓的走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卓文。

    “千殇?我还没去找你,你反而还送上门来了?不过今日我赶时间,你最好不要惹我,不然你们佣兵联盟也将会步柳家的后尘。”卓文目光聚焦在千殇身上,神色冷淡的说道。

    “柳家现在只有柳继文那个废物坐镇,被你攻破并没什么了不起的,难道你以为你能击杀柳继文,就以为自己彻底端掉了柳家了?恐怕,到时候柳继天回来的话,你的下场或许会变得很凄惨的。”

    “其实我放你离开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将那日抢走的乾坤袋交给我,那么我以佣兵联盟首领的名义对你发誓,绝不会动你一根寒毛。”

    千殇双手抱胸的站在前面,脸上满是胜券在握的神态,在他看来,即使卓文能够击杀柳继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毕竟柳继文的实力仅仅只是阳实一重境,而他的修为却是比柳继文高上不少。

    除此以外,他还将佣兵联盟中的人手都是带了过来,所以在他看来,此次卓文算是插翅难飞了,而那位至强者的宝物也将会属于他。

    想到卓文依靠着那等宝物,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力竟然大涨了这么多,千殇的脸上便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抹贪婪的神色。

    卓文眉头微皱,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现在他正担心藤甲城卓家的事情,根本没工夫和千殇在这里耗费时间。

    “既然你们找死的话,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卓文脸上的不耐烦之色,越加的浓郁,旋即还未等千殇再次开口的时候,卓文脚掌猛地一踏地,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朝着千殇直掠而去。

    “好个狂妄的小子,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自己不知道把握的话,那你就去死吧!”

    千殇也是被卓文不耐烦的态度给气乐了,右手猛地朝着虚空一握,一张数十丈的巨大手掌,从虚空之中撕裂而出,旋即狠狠的朝着卓文猛拍而去,强大的元力波动甚至让得周围的武者都是不由得连连后退了十几步。

    面对着犹如山岳一般的手掌,卓文凛然不惧,只见他右手轻轻一握,其手背处的冰蓝色符纹蓦然亮起,旋即一道狂暴的寒气流从符纹中席卷而出。

    这道寒气流正是卓文自天煞冥眼中所吸收而来的,同样的寒气流,在冰之符纹之中,有着成百上千道之多。

    轰隆!

    寒气流仿若一杆欲要捅破天的擎天柱一般,猛地掠向虚空中的元力大手,随后两者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仿若烈日一般的光芒,蓦然从虚空中冉冉升起,而整个柳川镇也是在这般碰撞之下,剧烈的震动了几番。

    这般剧烈的声响,刹那引起了柳川镇所有武者的注意,当这些武者望向那虚空中的巨大光团时,脸上皆是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好强大的力量啊!这种能量到底是哪位强者造成的?”

    “那个方向好像是柳家所在,看来柳家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走!我们过去看看,柳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弄出如此大的动静!”

    在一片喧哗声过后,柳川镇的所有武者,犹如蝗虫一般,密密麻麻的朝着柳家所在的地方直掠而去。

    轰!

    当虚空中的光芒逐渐敛去之后,所有人惊骇的发现,那张数十丈巨大的元力巨手,竟然在一道犹如飓风一般的寒气流的攻击下,瞬间崩溃,寸寸崩裂了开来。

    噗!

    千殇猛地后退十几步,一口鲜血从其口中吐出,凝望着不远处面色平淡的少年,他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想的太简单了,看来卓文并不是他所预想的那般简单。

    而千殇武者胸口倒退的同时,柳川镇无数的武者皆是赶到了柳家院子外围,而千殇重伤倒退的情景,刹那在他们眼前浮现而出。

    望着武者胸口不断咳血的千殇,这些刚刚赶到的武者,脸上皆是露出一抹古怪以及一丝震撼。

    顺着千殇的视线,这些武者也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那另一边面色平淡之极的少年身上。

    “他是……卓文?”

    “对,此子就是卓文,听说两个月前,此子修为低下,在佣兵联盟首领千殇、柳家家主柳继天和二当家柳继文三人的联手,只能狼狈逃窜,现在却是可以将千殇给击伤。”

    “没想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此子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即使是千殇也不是此子的对手了,此子还真的是恐怖啊!”

    一道道议论声蓦然响起,旋即颇为冷清的柳家院子,刹那变得热闹无比,无数没有势力背景的武者,皆是将目光汇聚在卓文的身上。

    千殇也是听见了周围的议论之声,脸色顿时变得颇为的难看,望向卓文的目光也是充斥着阴寒和杀意。

    “卓文!这可是你逼我的,你身上的宝物只有我才有资格拥有,给你只会是浪费!弟兄们,都给我上,将此子拿下!若是谁能够拿下此子,奖励三品灵药。卓文,即使你的实力再强又如何?毕竟你仅仅只是一人,而我有着成百上千的手下。”

    千殇狞笑一声,旋即一挥手,说道:“上!杀了他。”

    而得到了千殇的命令,其身后的数量足有数百的佣兵,提着手中的武器,皆是悍不畏死的朝着卓文冲去。

    “哼!人海战术吗?不过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没用!”

    卓文冷哼一声,其右手的冰之符纹的光芒越加的亮堂了起来,旋即成百上千道无尽的寒气流,蓦然从符纹之中席卷而出,在整片空间内化作了巨大的寒流。

    啊!

    只听一声惨叫声响起,离得最近的近百名佣兵顿时被寒流卷了进去,而这近百名的佣兵,在寒流极其强大的碾压之下,瞬间粉碎,无数的血沫混合着残余的内脏从寒流之中纷纷落下。

    刹那间,整片空间都是下起了诡异的血雨,显得妖异而刺眼。

    近百名的佣兵瞬间被秒杀,顿时让得剩余的佣兵看的胆战心惊,心中蓦然充斥着恐惧,他们纷纷停下了脚步,想要改变方向逃跑。

    望着欲要逃跑的佣兵,卓文嘴角流露出阴寒的笑容,旋即巨大的寒气流,再次分化成数百道的小型寒气流,寒气流犹如雨点一般,朝着那些逃窜的佣兵直掠而去。

    又是凄厉的惨叫声纷纷响起,剩余的佣兵竟然在无尽的寒气流之下,整个身体都纷纷崩裂粉碎了开来,刹那间,整个院子中化作了修罗血场一般,血液几乎将整块地面都是覆盖了住。

    强烈的血腥味几乎将整个院子遍布!

    刹那间,院子变得寂静无比,无论是身处在院子中的韩雪五人,还是不远处笑容已经凝固了的千殇,亦或是院子外围因为战斗而吸引过来围观的其他武者,皆是在这一刻默契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当这股安静到几乎死寂的时候,一声声有些颤抖的倒吸声,在整片院子中,纷纷响起,甚至一些承受能力差的家伙,还当场吐了出来。

    这一刻,所有人望向那血雨中的身影的目光,皆是变得敬畏和恐惧了起来,他们没想到眼前这年纪轻轻的少年,手段居然如此狠辣,数百名佣兵仅仅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全部尸骨无存了。

    “不!这可是我们佣兵联盟所有的实力,你居然将他们杀光了!卓文,你这个杂种,今日我要杀了你!”

    一道有些癫狂的声音蓦然传来,旋即千殇双目赤红的朝着卓文直掠而去,体内的元力更是不要命的催动的,仿佛要将自己给榨干了一般。

    “借用你刚才所说的话,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但是你自己却是没有把握住而已,那么这一切又能够怨得了谁呢?”

    卓文微一摇头,旋即右手手背处的冰之符纹,再次一亮,接着出现在上空的寒气流,顿时化作了一只冰蓝色的拳头,狠狠的朝着千殇击打而去。

    轰!

    千殇在冰蓝色拳头的攻击之下,一刻钟都挡不住,最终口吐鲜血,整个人犹如凋零的枯叶一般,朝着后方倒飞而去,最终落在数百米之外,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巨坑。